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孕


□ 王保忠

  厂里组织义务献血这天,小余和秋红一大早又吵了一回。最近他们总是闹别扭,一见面就吵,吵得两个人都有点心灰意冷。说到底还是因为秋红怀孕的事。秋红认为既然她怀了孕,小余就该负责,主动买房子跟她结婚。小余也不是不想为这事负责,问题是他拿不出买房子的钱,他父母也一时拿不出,想来想去,他只能让秋红把胎打了。秋红不同意,理由是第一次打了,以后可能会习惯性流产,再说她也丢不起这个脸,婚都没结就跑到医院做人流,这让她怎么面对家人和朋友?小余说,那我们先租套房子吧,等将来有了钱再买也不迟。秋红还是不同意,说同学结婚都有楼房住,她怎么能没有呢?
  小余就真的犯了愁,他现在最怕听别人提房子的事,晚上一做梦就是楼房,一栋连着一栋的楼房。昨天夜里,小余又做了个梦,梦见秋红生了,一个虎腾腾的男孩,他们把儿子接回了家。想不到的是,他们家竟然是一套新楼房,似乎还没住几天。秋红高兴得不知怎么才好,说,小余你真行呀,偷偷给我和儿子买下了房子?即便在梦里,小余也没敢撒谎,但又不愿让秋红小瞧了,就那么红着脸,一会儿摇摇头,一会儿又点点头,谁也弄不清他究竟什么意思。秋红不再问了,笑着催他赶快给儿子起个名字,他说就叫余小鱼吧。秋红说,这名字好,有诗意。可是刚刚把名字起下了,新楼房一眨眼就变成了寒碜的宿舍,又小又窄,站着都显得挤。秋红就抹起了眼泪,余小鱼也哇哇哇地哭闹起来,在他怀里踢着胖乎乎的小腿说了话,爸爸你怎么不让我们住新楼房?小余一急就醒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宿舍的床上,搂着个枕头,哪有什么儿子呀。
  小余这一醒就再睡不着了,好不容易挨到天亮,爬起来出了厂子。厂子在开发区,生产一种叫葵二酸的产品,占的就是他们村的地。小余一开始很不想进这个厂子,觉得这等于在家门口工作,很没意思。可现在像他这样的大学生太多了,大家都在找工作,好像又都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能就业就不错了。秋红跟他的情况差不多,但她爸在开发区上班,在家属区有一套楼房。小余和秋红在一个车间,又都是技术员,一来二去就有了感情,又自然而然有了那事。可就是这仅有的一次却出了问题。秋红最初说她那个有一个月没来了时,小余吓了一跳,说不会吧,我们才一次呀。秋红打了他一下,你还要几次,还要几次?小余还是不相信,说再等几天看看,也许明天就会来。结果几个明天过去了,等来的依然是坏消息。秋红说,我都吐几次了,你还不信?和他在一起时,秋红也吐过,秋红说,这下你看到了吧,都是让你害的。
  不知为什么,小余出了厂子,竟然身不由己地往那片玉米地走去。结果,他在路边的一块玉米地前看到了秋红。小余一怔,说,你怎么来了?我们好像没约会吧?秋红反问他怎么来了。小余笑笑,可能是心有灵犀吧。秋红没笑,说她昨晚又给折磨坏了,想吐又不敢,怕爸妈看出来。小余说,要不趁着问题还不严重,打了吧。秋红眼睛睁得多大,都这么多天了,你还这个主意?好好,我这会儿就去医院。说着就要走,小余赶紧拉住了她,说你以为我就不想要孩子吗?夜里我都梦见我们的儿子出生了,我还给他起了个名字。秋红脸上这下有了笑意,说,起了个什么名字?小余说,余小鱼。秋红说,这名字好,有诗意。小余却又摇摇头,可我还是觉得这孩子来得不是时候,上哪儿找那么多钱买房子?秋红说,你是不是觉得这事很烦?小余没吭声。秋红说,你让我有了,你自己倒先烦了?你以为我心里好过吗?他们说话时,有晨练的人朝这边看,探头探脑的。小余就压低了声音,说,我们到那边去说话。就硬拉着秋红往那边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