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布衣巷,布衣巷


□ 杨 邪

这些天脑子里总是出现那条巷子,那条坑坑洼洼破破烂烂的巷子,它的每一间老房子每一个拐弯抹角甚至脚下拼凑的每一块褐石板,以及走在其中不断进出鼻孔的每一缕气息都是那样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巷子。
那条巷子,约莫已有不下百年的历史了。据说巷子的得名,是由于晚清的一位做过不大不小的官子的老人。那老人告老还乡不到三个月,就一个性急,命赴黄泉。那老人姓汝名亮,字布衣。不过有一点叫人疑惑:那条巷子,说是巷,实则是街,一条曲了几曲的狭窄的单街。人迹渐稀而绝了店肆,恐是晚近数十年间的事。那么何以百年之前,便以巷相称?
记忆里的巷子,总是少不了一对形影不离的老人的。
这对老人就和我家同住在巷子边上的大杂院里,我家住东厢,他俩住西厢。似乎从我记事起,他俩就已经是一对老人了。夏天,他俩常常坐在门槛上打盹;冬天,他俩常常坐到院子里晒太阳。当然大多时候,一看到我们几个小孩子走近,便喜笑颜开,逗我们玩,有时也到屋子里拿出糖呀、饼干呀、炒豆呀什么的。但印象最深的却不是这些。这对老人,他俩让我印象最深的镜头,总是和巷子联系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他俩几乎每天都要到巷子里走走,老头子在前老婆子在后,或是老婆子在前老头子在后,一高一矮跟得很紧。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俩这样一前一后地走,大人们往往都要指指戳戳地嘻笑一番,然后说一些我们几个小孩子当时不大懂的话。
多年后,我们几个孩子都长大了,这对老人已经拄起了拐杖,除了更见衰老,似乎什么都没有变。夏天,他俩还是常常坐在门槛上打盹;冬天,他俩还是常常坐到院子里晒太阳。我们还是常常看到他俩拄着拐杖,一前一后跟得很紧地在巷子里走。当然啦,我们都已经长大,看到我们,他俩不再拿出什么吃的东西,但总还是痴痴地很快乐地笑笑。而我们随着年齿的渐长,也终于知道了关于他俩的许多事情。
譬如我们知道,这老婆子年轻的当儿,居然是城里青楼中的妓女,且还是个出了名的红妓女,百里地外的客人都慕名而来。而那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只是城里一个拉人力车的。按理说,红妓女和拉人力车的是搭不着界的,可他俩偏搭了界。“解放”那阵子,红妓女就从良嫁给了这个经常拉客到青楼门前的人力车夫。从此,红妓女就再也不是妓女,人力车夫就再也不是车夫,他俩离开城里到了这个小镇,双双住进了我们这布衣巷。
譬如我们又知道,老头子人高马大、身板硬朗的,但却隔三差五要闹腰痛,这正是从前拉车落下的病根子。而老婆子身材娇小,人老珠黄了仍然把身子收拾得齐整齐整,正是从前培养起来的习惯。对了,有一点可想而知,他俩这一生之所以没有得个一女半子,也许问题就出在老婆子身上。
后来我女友第一次来到我的老家,刚进了巷子,就与这对拄着拐杖的颤巍巍的老人迎面相遇了。此时,这对老人大约已经老眼昏花,认不得人了。当他俩手挽着手,像一对瞎子一样用两支拐杖支撑着走过去,女友看着他俩的背影愣愣站了好久。多么相亲相爱、多么幸福的一对老人!女友感叹。于是我就忍不住和她说起了这对老人的从前,并且,还有两则轶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