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孩子啊孩子


□ 王娇华

一、出生

2000年12月2日凌晨,我的肚子开始隐隐作痛。天亮时分,见红。到大田县医院做了检查,说可过两三天再来,但其间要是肚子疼得厉害或是羊水破了,要速送医院。怀着既兴奋又紧张的心情回到了家。孩子,我总算要见到你了!傍晚,感觉肚子痛得更厉害了些,担心夜里会突然临盆,便决定住院。距医院百米时,我感到一股暖流喷涌而出,据说是羊水破了。医生听了胎心后便安排我进了病房,说两个小时后会再来检查。虽然我心里纳闷,为什么非要两个小时后才来检查呢?但我已顾不了那么多了,阵痛越来越剧烈,我开始鬼哭狼嚎地扯起床单来。身下的棉垫浸透了一叠又一叠。我担心孩子窒息,因为做B超时,说我羊水不多,就叫老公去反映,老公很快回来了,医生说没关系。又过了一阵,我又催老公再问,老公很快又回来了,医生说真的没关系。亲友们反复去催促了n次,医生才进来,说没那么快的,还不到两个小时嘛!她俯下身来把耳朵贴在我的肚子上,立即惊叫起来,天哪,怎么这么快!她呆了一下,又俯下身来,又惊叫道,天啊,太快了!
我这才被推进了产房,手上推着针,鼻子里插进一根管子。随着机器上的胎心跳动显示,围在我身边的白大褂们不断地惊呼。有人问,会不会脐带绕颈啊?做过B超,正常。老公的声音好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说,会不会是氧气没通过。转身问我,有感到一股风吗?我说没有。有人从我的鼻孔拔出氧气管,真的没有,快换根管子。过了一会儿,管子又回到我的鼻孔。后来不知什么时候便没了惊叫声,任凭我又哀嚎了好一阵,才有人说,要不就剖宫产吧!听见家人说,你们医生决定吧!听见医生叫老公签字。又听见有人说,头发已露出来了,剖宫来不及了!白大褂们就使劲摁我的肚子,摁得那么狠,频率又那么快,我简直透不过气来。不知道折腾了多久,也不知怎么的,因为我并没用劲,孩子就落地了,时值22:07。我等着你那悦耳的“哇哇”声,然而没有!但医生不是立即抢救,而是先称孩子的重量,而后才是“啪啪”的拍屁股声。在我做好近一个小时的缝合手术离开产房时,孩子,我始终没听见你的哭声。当晚,我也没看见你——因为你在儿科抢救。
迷迷糊糊地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孩子,我一见到你,泪就涌上来了:你的额头上插着针,鼻孔里插着氧气管,看起来疲惫极了。可当你的眼睛正要合上的时候,却又突然受惊吓似的睁开,喉咙里发出沉重的呼吸声——如此反复,你始终没睡着。你的小嘴发出吧咂吧咂声,但却滴水不能进,因为你患了吸入性肺炎。那天飘着雨,阴冷。但医院没有保温箱,在那间透着风的病房里,虽然裹着你的衣被一层又一层,但你的额头仍是冰凉的。后来家人带来了取暖器,又给你垫上电热毯,你的额头才有了点暖意。医生交待,过一个小时要量一次体温,体温稍高了,要减被,体温稍低了,复盖被。家人就这样轮流守护着你又熬了一天一夜。
4日晨,家人一手拿着赫然写着“出生正常”的出生证明,一手拿着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的CT片,将你转到三明市第一医院。在那里,家人虽然已打理了有关医务人员,虽然得知你已在保温箱里沉沉地睡了,但是,孩子,一念到你一来到这世上就遭受这样的苦痛与折磨,一念到你一来到这世上就孤零零地身处异地,我怎能不牵肠挂肚!虽然你在医院得到的是全程护理,但你的老爸仍时时守在医院,隔着玻璃窗深情地凝望着你。然后不时挂电话回来,向我详尽地描述你的每一个睡姿每一个翻身每一个呵欠——语气里充满了浓浓的爱意。而我每天第一句话就问:孩子还吊瓶吗?可以吃东西了吗?孩子,扎着你的肉,疼着娘的心啊!当得知你可以进食时,我和你老爸又担心你喝的牛奶是否是劣质的。从此,每天晚上,我不再挤掉乳汁,任由胸部胀痛得难以入睡。这样,第二天早晨我就可以挤满一小温水瓶的乳汁,然后四处托人捎车穿越一百多公里寄到你老爸的手里,然后你老爸再送到医院。而你的老爸不知什么时候也变得絮絮叨叨起来:怎么可以喂那么大口,很容易呛着,要是允许家属自己喂就好了……小屁屁垫着尿不湿,不知道宝宝会不会不舒服……
你这一入院,就是半个月。我每天掐着指头,总算熬到你出院的那天,但不曾想另一种煎熬的日子也开始了。

二、炼狱般的日子

你回到家的那一天,我第一次听见了你的哭声,可我无法体会到喜悦,那是怎样的哭呵!饿了,哭,吃饱了,还哭;想睡了,哭,醒来了,又哭;要便,哭,便时便完仍哭。那是怎样的哭呵!孩子!你已哭得声嘶力竭,还力竭声嘶地哭。孩子,你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痛呢?你那滂沱的泪水怎么流不尽呢?有人说你是百日哭,我就盼啊盼,盼到了一百天,你仍大哭;又说是一百二十日哭,我又掰着手指算啊算,过了一百二十天,你仍大哭……那是一种怎样的期盼与失望啊,孩子!记得你哭得时间最长的一次是从晚上八点多一直哭到第二天清晨六点多,整整十个小时啊,孩子!任凭我和你爸手足无措地抱着你摇啊、哄啊,你仍肠绞痛似的大哭、声嘶力竭地干嚎。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朝你发了火:把你紧紧匝了几下,吼道,别哭了!你被我吓了一跳,更加放声大哭……我多后悔我的举动呀,孩子!你有什么过错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