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普通话陷阱


□ 普 玄

  普玄,原名陈闯,男,1968年生于湖北省谷城县,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后读北师大作家班,曾做过教师、秘书、公司经理,现任香港大公报湖北记者站记者。在《收获》、《当代》、《钟山》、《清明》、《长江文艺》、《芳草》等杂志发表小说数篇,小说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作品与争鸣》等刊物多次选载。
  
  第一部分
  
  一
  左顾右盼必有故事发生。譬如我碰到马小蝉。我开车从武昌到汉口,经过东湖一段密集的树林。本来已经开过去了,我却突然刹住车,往回倒。
  我几乎倒了上千米路,就是想回头看清那个隐藏在树林中的小茶社的招牌。我慢慢倒着,仔细回避着前后来往的汽车。过往的司机纷纷降下车窗,惊奇地看我这么长距离地倒车。这条偏僻的小路,风景优美,司机们能边开车边欣赏东湖,所以车流很大。我慢慢把车倒到小茶社前面,侧头去看招牌。我看清了,这个茶社居然叫这个名字——普通话。
  我张张口,想念一下这几个字,但是没念出来,有什么东西把我堵了一下。我的嘴张了一下,还没有合上,马小蝉已经从茶社门口走过来了。
  愣什么愣?不认识了吗?她说。
  我从车窗里探出头,说,你是马小蝉吗?
  就这样,二十年后,我们又见面了。
  
  我和马小蝉是高中同学,她是班上最漂亮的女生,我是全班成绩最好的男生,按照郎才女貌的理论,同学们都认为,我们之间该有一点什么故事发生。但是没有。从高二她从外地转到我们班的那天,一直到高考结束毕业分手,我们始终没有发生什么故事。
  想不到的是,高中三年级下半学期,眼看高考,同学们焦头烂额复习冲刺的时候,马小蝉却突然公开谈起了恋爱。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和她谈恋爱的,是我们班,甚至全校最有名的混混儿——袁啸勇。
  马小蝉最终没有嫁给袁啸勇。高中毕业后,同学们都作鸟兽散了,各奔前程。我考到省城武汉。大学毕业,研究生又毕业,分配工作,娶妻生子。我慢慢地融入到这个中部地区有着八百七十万人口的特大城市,被浓浓的汉话汉腔包围,被各种异化了的南腔北调包围。家乡的事,同学的事,渐渐的淡了、远了,只偶尔有一些碎片传来。譬如我们的班主任肖文化当上政教主任了,又当上校长了;譬如袁啸勇和马小蝉一毕业就分手了,譬如马小蝉嫁给了谁了,马小蝉离婚了,等等。
  我到处找你,马小蝉一边把我朝茶社里请一边说。
  我也到处找你,我说。
  找我有什么事?我们同时问。
  我们又同时哈哈大笑。
  我们笑着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来,窗外是一望无际的浩浩东湖,远处是墨绿的磨山,近处是一个荷花池,无数枝如盖的荷叶竞相撑绿。
  茶社不到一百平方,但是设计精致,四周开了很多小窗,每个窗都能看见东湖,仿佛是东湖中间的城堡,空间一下子显得大了一些。厅堂正中央一只香炉,燃了三枝香。
  我说,我接了总部的一个项目,要买原来你们那个襄江轴承厂,我去考察了几次,到处打听你,很多人都不知道你。打听了一个知道的,说你很多年前就离开那个厂,没有联系了。
  是,我离开那里好多年了,马小蝉要服务员上了两杯碧螺春,说,这件事我听说了,我们整个厂都在打听是哪一家公司来买我们,没想到是你。
  我哪里有那个实力?我的天!我说,买你们那片土地厂房,几十个亿,我几辈子都买不起,我只是替我们公司去买。
  你们公司有那个实力吗?她问。
  应该不成问题,我说。
  那就好,她说,前几年一个上市公司的大老板去买我们厂,市委市政府专门下了一系列文件,上万名职工天天盼着,几年下来,谁知是个骗局。他把东家的钱西家的钱挪来挪去,不停地在全国买厂,结果自己坐了牢,把我们厂也害了。
  这件事我早听说了。你找我不是为这事吧?我说。
  不是,她说,我早离开厂了,我父母也搬出来跟我住了,那个厂和我关系不大了。我找你是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我问。
  马小蝉从随身小包里往外掏,掏了半天,掏出一包烟来,很熟练地抖一棵出来,说,抽不抽?
  我摇摇头。
  她把烟叼在嘴上,让服务员送火来。这种烟很细很长,纯白的过滤嘴是普通烟的两倍。她点烟的姿势很美,她比二十年前更漂亮了,脖子很长,像一只白鹅那样。虽然抽烟,牙齿还是那样雪白雪白。
  我们相互看着,又都将目光移向窗外,很久没有说话。两杯茶异样地立在桌上,不知所以。
  找我什么事?我说。
  她长长地吐一口烟。
  袁啸勇……袁啸勇这个人,你还记得吗?她说。
分享:
 
摘自:当代 2008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