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哈密瓜情缘


□ 曾 珊

朋友、熟人或同事只要听说我曾在新疆哈密工作过,马上就会很自然地联想起哈密瓜,“哈密啊,好地方哦,呵呵,那可是产哈密瓜的地方!” 瓜以地名,地以瓜闻,的确如此,哈密早就因出产哈密瓜而闻名遐迩。

我对哈密的最初了解,也是从哈密瓜开始的。记得上中学时,语文课本里有一篇文章叫《哈密瓜的故乡》,写的就是关于哈密瓜的故事。文中描写了哈密瓜名称的由来、哈密瓜故乡的争议、哈密瓜栽培技术、哈密瓜的种类以及品尝哈密瓜的美妙口感哈密当地少数民族风土人情。这使我很早就向往那神秘的地方和那神秘的瓜。后来我毅然远赴大西北新疆哈密当兵,多少受了这篇文章的影响。

记得我刚参军那会儿还是初春,离哈密瓜上市的日子还早。每当老兵们提起吃哈密瓜,那眉飞色舞的表情,都会让我们新兵更加对哈密瓜朝思暮想,垂涎三尺。真盼望夏天早些来临。

我第一次尝哈密瓜,是在入夏的一天晚饭后。连队通知我们到食堂去领哈密瓜,新兵们欢呼雀跃,三蹦两跳地就往食堂奔去——哈哈,每个人都分到了五六个哈密瓜。注目细看,那哈密瓜外表黄绿相间,中间大两头小,看上去像个橄榄球,瓜的皮表癞了巴几的,横一道纹竖一道纹,皱皱得像个乌龟壳。老兵们说,这是“炮弹瓜”,是哈密瓜的一种。这种瓜,皮越不好看越好吃!大家都忙不迭地把自己的瓜切开,一会儿就摆满了一大桌子,黄瓤的、橙瓤的、绿瓤的,吃起来脆生生、甜丝丝的,还略带一点甘草味,口感很爽也很特别。一时间,你吃吃我的,我尝尝你的,就像是在开一场盛大的哈密瓜宴。呵呵,在哈密第一次吃上了哈密瓜,终于遂了我的心愿,我乐不可支。

要想真正体验到哈密瓜的甜蜜和美妙,那就得尝一口被老哈密人称为“蜜极甘”的哈密瓜。“蜜极甘”个头没有“炮弹瓜”大,表皮黄中带青,光滑且色泽鲜亮,一刀划下去,粘粘的瓜汁便顺着刀刃流淌下来,那瓜瓤是翠绿色的,肉质嫩嫩的,还没进口就已让人垂涎欲滴。一口咬下去,感觉柔柔的,瞬间蜜糖般的瓜汁就糊满了你的嘴。那个甜真是没法形容,我平生从没吃过这么甜的瓜。

在哈密工作的那些年,我每年都会把哈密瓜吃个够,以致到后来我都被哈密瓜甜“怕”了。

离别哈密,我回南方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吃过哈密瓜。近些年来,由于市场经济的发展和交通的便利,哈密瓜在我们南方的水果摊和酒楼的餐桌上已司空见惯,人们在茶余饭后吃上几片哈密瓜,已不再是什么稀罕事。我却始终没能再找到在哈密吃哈密瓜的那种甜蜜感。我盼望能有机会重温当年那些个甜蜜的旧梦!

前些年夏天,我终于得到一个去新疆的差事。重回哈密的那天晚上,我就近下榻在火车站附近的宾馆,安顿停当后,我就急不可耐地匆匆奔向街头。火车站周边路口上有许多维族小摊贩正套着毛驴小板车在兜售哈密瓜。

在哈密工作那些年,我多少也学会了一点维族方言,如“哟勒达喜”,大意是“同志”或“老乡”;称小男孩为“巴郎子”;表示“不高兴”或“生气了”,就说“肚子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