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文学批评的五大症候


□ 朱中原

当今的文学创作要反思,文学机制要反思,文学期刊要反思,文学批评更要反思。唯有反思才能清醒地意识到我们的文学还处于什么地位,我们还需要做什么。

商业化的时代衍生了商业化的文学,而商业化的文学也衍生了商业化的文学批评。可以说,我们的文学审美价值观在很大程度上已经由过去的追求宏大的崇高的审美价值和社会价值变成了追求个体价值的彰显。于是,在这种审美观的导引下,出现了私人化写作、下半身写作、美女作家、新生代作家、80后写作等等概念化的写作模式。这些文学价值观和文学流派可以说已经构成了当代文坛以及当代文学批评的基本主题。
从总体上看,我认为当下中国的文学批评呈现出一种驳杂的态势,口红式批评、谩骂式批评、学院式批评、媒体式批评、后殖民批评和广告式批评等等,应有尽有,五花八门。

1.口红式批评
当今文坛盛产“口红式”作家,也盛产“口红式”批评家。“口红式”批评的实质是吹捧式批评。顾名思义,“口红式批评”即是通过“批评”来给作家作品涂抹口红,不断进行渲染和哄炒,以提高市场关注率。文坛批评的弱化与缺席已是一种整体性的现象。批评的弱化意味着对当下中国文学的审美走向缺乏整体性把握与宏观审视。没有批评就意味着文学失去了理性的监督。在很多所谓的文学批评中,我们已经看不到批评的影子,所谓的批评不过是给作品不断地“涂抹口红”。文学批评已经弱化到作家送红包的地步。还有就是各式各样的作品研讨会。其实内行人都知道,所谓的作品研讨会和新闻发布会其实就是一种表彰会和吹捧会。千篇一律的发言和祝福般的捧场,唯一目的就是要通过研讨会和发布会增加作品的市场销售量。文学的走俏如果说只能靠这种低级的方式来占有读者市场的话,真是一种悲哀。而当今的文学批评如果说也沦落到靠为别人“涂抹口红”来讨生活的地步的话,更是一种悲哀。作品研讨会的批评功能和学术意义已经大大削弱了,在很大程度上变质为一种形式和过场。可以说,利用批评家的笔为自己的作品“抹口红”或是筹备召开作品“研讨会”已经成了一些人荣登作协或跻身“名作家”行列的不二法门。这种批评实质上是一种蕴涵着较多功利因素的包装式、吹捧式“批评”。在当代文坛,有很多批评家不是在看作家的作品,而是盯住了作家兜里的钱,谁钱多,谁地位高,谁名头响,谁来头大,就向谁看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评论文章),已经成了文坛一条秘而不宣的定律。

2.谩骂式批评
谩骂式批评也即我们常说的酷评。当代文坛盛产酷评家。酷评家一出来,能把活人骂死,把死人吹活。酷评家实质上仍然是一种商业化包装下的文学批评,是以专门对名作家进行人身攻击和人格诋毁为目的的批评范式。从文艺批评学角度看,文学批评应是一种从审美的角度对文学作品以及围绕文学本身所进行的理性审视。而这种批评决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上所说的诋毁、谩骂和攻击。但是实质上,在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文学批评就是要谩骂,要攻击,要挑刺,甚至将文学批评变质为一种人身攻击。这在当今文坛上并不少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