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教坊“致语”考述


□ 张国强

  “致语”,又名“乐语”,明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云:“按乐语者,优伶献伎之词,亦名致语……宋制,正旦、春秋、兴龙、坤成诸节,皆设大宴,仍用声伎,于是命词臣撰致语以畀教坊,习而诵之,而吏民宴会,虽无杂戏,亦有首章,皆谓之乐语。”刘毓盘《词史》亦云:“每大宴必有乐语,一教坊致语,二口号,三勾合曲,四勾小儿队,五队名,六问小儿,七小儿致语,八勾杂剧,九放小儿队,此春宴也。若秋宴则加以十勾女弟子队,十一队名,十二问女弟子,十三女弟子致语,十四勾杂剧,十五放女弟子队。”
  “致语”一词,在《宋史》中亦屡有出现,其意义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致语是指代乐语,包括教坊致语、口号、勾合曲等十五项内容;狭义的致语则是指大宴每一盏中乐工所颂念的内容。例如,《宋史·礼志》云:“(元祜)三年六月,罢春宴。八月,罢秋宴,以魏王出殡,翰林学士苏轼不进教坊致语故也。”这里就是广义的“致语”。该书又载徽宗大观三年(1109)议礼局所上“集英殿春秋大宴仪”中,亦有致语:“酒初行,群官(扌晋)笏受酒,先宰相,次百官,皆作乐。皇帝再举酒,并殿中监、少监进。群臣俱立席后,乐作,饮讫,赞各就坐。复行群臣酒,饮讫。皇帝三举酒,皆如第一之仪。尚食典、奉御进食,太官设群臣食,乐作。赐祗应臣僚酒食,赞谢拜讫,复位。皇帝四举酒,并典御进酒。乐工致语,群官皆立席后,致语讫,赞百官再拜,就坐,乐作。皇帝五举酒,乐工奏乐,庭下舞队致词,乐作,舞队出。东上阁门奏再坐时刻。俟放队讫,内侍举御茶床,皇帝降坐,鸣鞭,群臣退。赐花,再坐。前二刻,御史台、东上阁门催班,群官戴花北向立,内侍进班齐牌,皇帝诣集英殿,百官谢花再拜,又再拜就坐。内侍进御茶床,皇帝举酒,殿上奏乐,庭下作乐。皇帝再举酒,殿上奏乐,庭下舞队前致语,乐作,出。”此处的“致语”所指就是狭义的致语。
  《东坡全集》卷115载有六套以“教坊词”为名的“乐语”,张世宏先生将“教坊词”界定为:“乃文人专门为教坊撰写的供教坊乐人在具体的演出活动中颂祝德美、沟通观演双方以及调遣乐工、组织相应表演活动的一种特殊制作,由各种致语、口号以及勾队词、问队词、放队词等组成,次第分明,连缀成套。教坊词是仪式性、应用性的。”黄竹三先生也认为,教坊致语“不可能出之于文化程度较低的伶人乐工之手,应为文人学士所代撰。”但在笔者看来,此种观点似可商榷,从文献中保留下来的各种教坊致语看,其作者均为当时著名的文人或大臣,然而,“教坊词”并非全由文人专门为教坊撰写。
  其实,文人撰写教坊优词的传统在宋以前即已有之。《宋史》卷269《高锡列传》云:五代时,后周“世宗尝令翰林学士及两省官分撰俳优词,付教坊肄习,以奉游宴”。但是,教坊致语也好,教坊词也好,它们的撰写并不仅限于“词臣”或“文人”。据《宋会要辑稿》第72册《职官二二》记载,北宋初年的教坊人员组成中,有“掌撰文字一人”:南宋教坊存在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其人员组成中也有“制撰文字、同制撰文字各一人”。根据字面意义的理解,“掌撰文字”、“制撰文字”、“同制撰文字”的职责应该是一样的,那就是专门撰写教坊优词。可见,在教坊机构中,有专门负责撰写教坊优词的乐人。
  当然,文人撰写教坊优词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教坊乐人所撰词语不合体例,为了更好地与教坊致语的应用场合相适应。真宗大中祥符三年(1010),曾下令由教坊使、副使与掌撰文字人共同修订教坊乐语。另据《宋会要辑稿》礼四十五“宴享”条载:“(真宗)天禧三年十二月十四日,翰林学士钱惟演上言:‘伏见每赐契丹、高丽使御筵,其乐人白语多涉浅俗,请自今赐外国使宴,其乐人词语教坊即令舍人院撰,京府衙前令馆阁官撰。’从之。既而知制诰晏殊等上章援典故求免拱撰,遂仍旧,令教坊撰讫诣舍人院呈本。”此两条文献可证:第一,真宗天禧三年以前宫廷宴乐演出时,教坊乐工是自撰教坊词的,因此才会有翰林学士钱惟演上言说“乐人自语多涉浅俗”,请令舍人院或馆阁官撰写,以改其浅俗,从而更符合仪式性的要求。第二,真宗天禧三年后,由于翰林学士钱惟演的上言,教坊乐语改由舍人院撰写,但时隔不久,由于知制诰晏殊的奏请,教坊乐语大部分仍然是先由教坊乐人自撰,然后交南舍人院审定修改之后,在宴飨中运用。因此,笔者以为,教坊乐语(教坊词)的撰写者主要还是教坊乐人,当然在宫廷重大节庆宴会之时,一些著名的文人词臣也会进献致语为皇帝歌功颂德,但这些作品大都是应景之作。张世宏先生之所以对教坊词做如此界定,笔者贸然揣测,其主要原因可能有二:第一,现今所遗留的乐语文献较少,而作为乐语之一种的教坊词更是少之又少。现今所能查到的教坊词无一例外都是文人词客所写,至于教坊乐人所撰更是荡然无存。第二,有宋一代确实出现了专门为宫廷重大宴飨活动撰写“优伶献技之词”的词臣,如著名文人宋祁、元绛、苏轼等,他们所撰写的教坊乐语亦常常随同他们的著述而被保存下来。这也正是我们今天仍能见到这些文人所撰教坊乐语的原因。舍弃优人自撰浅俗之词而用文人所撰俳谐、典雅之词,最重要的还是与教坊致语的使用场合的仪式性有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