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狗》:硬拼到底


□ 侯 亮

看过影片的几个院线老总说,只要能把一部分老百姓拉进电影院,良好的口碑就能使票房上去。但是怎么才能让普通观众因为这样的一部片子掏腰包进电影院呢?

引子:冒出个《天狗》

2006年3月,一部还未公映的小制作影片在电影圈内逐渐闯出了口碑。口碑自电影局的审查委员会开始,逐渐波及到有院线经理、电影评论家、制片人、大学生、媒体工作者等参加的大大小小的看片会。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童道明的话大概可以概括众多看过此片的观众的感受:“在2006年3月份看到这样一部电影,这样一部出乎预料之外的电影。我们以为这样的电影是不会出现的,但是它出现了。它给了我们一个惊喜。它可能还有不完善的地方,但它绝对是一个令人鼓舞的电影。”但童道明也说:“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应该如何宣传这部电影,但是我确信只要观众走进电影院,就无法忘记它。”
这部小制作、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叫做《天狗》。在各种魔幻、玄幻电影充斥着世界各地的院线时,“天狗”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中国古老的民间传说“天狗吃月亮”。其实,这两个字只是影片中长着一身硬骨头的男主角的名字,而且这个男主角还是个瘸子。

缘起

时间回到2004年春天。一个名叫肖峰的民营影视公司老板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看到了一本作家张平的中篇小说集。在此之前,肖峰等人刚刚运作完第四代导演黄健中的数字电影《银饰》。此时,他正在寻找新的项目。而张平这个中篇小说集里的第一篇小说《凶犯》让他激动异常。在经过一系列的论证之后,肖峰和另一个制片人李虹决定和作家张平联系,买下《凶犯》的影视剧改编权。而李虹据说是影视圈的发行大腕,参与发行过《天下无贼》等影片,当时她刚刚买下张平《十面埋伏》的影视剧改编权,准备投资拍摄电视剧。
《凶犯》创作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刚刚出版了长篇小说《国家干部》的张平没有想到自己十多年前的作品仍旧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很快,他回复两个制片人:同意卖出影视剧改编权,但一定要尽可能地尊重原作。等到了2006年3月,在北京参加“两会”的张平说:“我觉得这是我所有作品中改编得最尊重原著、最出色、最生动感人的一部电影。《天狗》塑造了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而且这部电影利用视听手段,取得了比小说更震撼、更感人的效果。”
《天狗》:硬拼到底图片1
几个民营公司的老板为什么会投资这样一部农村题材、回归现实的电影?作为制片人之一的肖峰被问及此话题时总是不做正面回答,他说:“现在影视投资出现了‘两媚’的现象。一是媚上——选片不考虑市场,领导喜欢什么就做什么,最后把电影搞成了贡品,二是媚俗———味地迎合观众,满足观众的各种需求,使电影成为一种快餐文化。”肖峰看上去五十岁出头,声音洪亮,喜欢大笑,说起话来很会辩证法。一个有意思的事实是,他以前曾是福建省委宣传部下属的长龙影视公司的老总。
2004年6月,肖峰等人选中了一个导演。由这个导演亲自操刀改编剧本,同时赴各地看外景。一稿过后,剧本仍存在很大问题,而这个导演一直也找不到感觉。经过仔细思考后,他果断地宣布退出。这个时候,一个叫郑宏志的人开始介入。
郑宏志是肖峰所在影视公司的艺术总监,在片子开拍后还担任着执行制片人的角色。郑宏志以前做过纪录片导演,但从未写过剧本。他只花了10天时间,就完成了剧本的创作。用肖峰的话来说是,“剧本出来后,普遍叫好”。张平的原小说矛盾冲突过于尖锐,郑宏志的这一稿弱化了对农村现状的批判,将主人公狗子打死孔家三兄弟的地点由孔家改为山林,升华了主题,同时对狗子的行为在法律等方面的合理性进行了修改。郑宏志四十来岁,抽起烟来一根接一根,他说:“剧本之所以修改得这么顺利,一是我很喜欢原著,二是我拍纪录片的经验使我对中国农村的人、事有一定层次的了解。”

筹拍

剧本出来后,几经周折,导演戚健进入了制片方的视野。戚健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七八”术系,很早就改行当导演,作品有《新闻启示录》《女帅男兵》《棒球少年》《花季雨季》《结婚七年》《坐庄》等。看到剧本后,戚健比较感动。他觉得剧本在对国民性的批判方面很吸引他。
对于《天狗》的导演构思,戚健说:“接到剧本后,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一次在宁夏拍专题片的经历。在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当中,我也常常想起当时的情景。那次让我对中国的农村有了一次非常震撼的了解。”
那年冬天,戚健带着摄制组来到宁夏的一个极度贫穷的村庄。那个地方一年到头下不了几场雨,方圆数十里没有一口井。村民吃水只能拉着车到五十里以外的小河拉冰。在把冰块往回运的途中,会有部分冰块融化,从人力车的缝隙流下。这时,常常会看到小鸟跟在人力车后面飞。村民都在自家挖了土井,冰块运回后,村民就把冰块放在水井里。喝的水混浊无比,村民招待摄制组时,会在水里面放上桔子皮,但喝起来仍是难以下咽。那时候村里已经穷到了一家人穿一条裤子的地步。那里的姑娘出嫁,最大的愿望是能洗把脸。但是她们通常只有两种办法来洗脸,一是想一些伤心的事情让自己流泪,二是让别人到自己的脸上吐唾沫。而县里的领导一年到头的工作就是在省里要救济金,要来救济金之后就吃喝玩乐、修楼买车,底下的村民一分钱都见不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