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现代神话


□ 颜翔林

  摘要:现代社会的科技发展并不意味着神话和神话思维的终结,而神话和神话思维却以变形的方式潜藏于人类的物质生产和文化活动之中,继续发挥着重要的功能。在现代社会中,神话的典型表现是科技神话、国家神话、民族神话、英雄神话等样式,它们承袭了传统神话的符号和结构形式而有所变异发展,对文艺依然施加一定的积极作用和审美影响。
  关键词:现代神话;神话思维;国家神话;民族神话
  中图分类号:B9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7)12-0158-07
  作者简介:颜翔林,湖州师范学院教授(浙江湖州313000)
  
  神话和神话思维作为人类精神的原初形态,对于文明和文化的诞生与发展,产生过极其重要而深远的影响。随着主体世界的逻辑思维、抽象思辨等实证理性和工具理性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凸显强化,神话和神话思维的某些功能逐渐弱化和转换。因此。“神话消亡论”者普遍认为,神话已经沦落为精神场景中的夕阳余辉,实用理性的日臻强化和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对它构成消解性的势能,它曾经拥有的美好时光已经黄鹤一去不复返。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写道:
  希腊神话不只是希腊艺术的武库,而且是它的土壤。成为希腊人的幻想的基础、从而成为希腊神话的基础的那种对自然的观点和对社会关系的观点,能够同自动纺织机、铁道、机车和电报并存吗?在罗伯茨公司面前,武尔坎又在哪里?在避雷针面前,丘比特又在哪里?在动产信用公司面前,海尔梅斯又在哪里?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因而,随着这些自然力之实际上被支配,神话也就消失了。
  这段为知识界耳熟能详并且援引过若干次的有关神话的论述,甚至被不少学者作为“神话消亡论”的理论依据。诚然,马克思在当时的历史语境对于神话本质的如此阐释,的确包含着一定的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合理性。然而,在当今的思想场景,我们不能满足于把马克思的这段话作为思考“神话”的逻辑前提,而忽视对“现代神话”的深入探究。在后现代的历史语境里,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超越了马克思所生活的工业时代。然而是否意味着“神话”和“神话思维”的完全解构和消亡呢?答案是否定的。神话学家列维·斯特劳斯说:
  我们知道,神话本身是变化的。这些变化——同一个神话从一种变体到另一种变体,从一个神话到另一个神话、相同的或不同的神话从一个社会到另一个社会——有时影响构架,有时影响代码,有时则与神话的寓意有关,但它本身并未肖亡。因此,这些变化遵循一种神话素材的保存原则,按照这个原则,任何神话永远可能产生于另一个神话。
  在斯特劳斯看来,神话仅仅在空间上消亡,而在时间上则不会消亡。因为神话的基本元素和基本结构是恒定的,一则神话在进入不同的地理环境和人文背景后,它的构架、代码、寓意必然发生变异,但是神话的基本要素、结构不会发生质的变化,所以它在历史时间中不会消亡,只仅仅在某个的地域会消亡。斯氏的看法无疑具有一定的合理内核。然而,斯氏的神话理论毕竟限定于相对狭窄的逻辑范围,而我们关注的理论焦点是在现代性的历史背景中,以往的神话和神话思维如何转换和变异为“现代神话”并对意识形态产生何种影响。在此,简略描述现代神话理论,沿循它的思维路径而进一步探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社会科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