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尚娱乐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曾经,有一个女人


□ 张国立

  张国立*生于台北市,自由作家,也写旅游散文和小说,曾出版《匈奴》、《鸟人一族》、《一口咬定意大利》等书。
  
  你去过海边吗?
  假设你对海非常向往,十多年的梦想,有天你终于到了海边,看到海时你说,海呀,我爱你。于是你拿出预先准备好的勺子和水桶,仔细舀起一勺一勺的海水倒进桶子里,装得满满一大桶,高兴地提着那桶心爱的水回家去,然后你认为海属于你了吗?
  你爬过山吧?
  假设你热爱山,尤其对欧洲的阿尔卑斯山憧憬许久。努力工作好几年,累积下旅费和假期,终于有天你背着相机来到阿尔卑斯山,你拼命地拍,从各种角度拍,拍得好几张记忆卡塞得满满,然后回到自己生活的城市,每晚看着照片,你认为从此阿尔卑斯山和你天长地久、海枯石烂?
  以前我曾偷偷爱上个漂亮女孩,她长得既高又甜美,不过如她所期待地当了模特儿,于是她是天上的星星,我是地上一头在沧桑中打滚的老牛,两人距离愈来愈远。
  有天许多老同学老朋友聚在一起吃饭,喝了不少酒,女孩有点醉,很多人知道我对她埋藏了多年的感情,开始起哄要我送她回去,她没拒绝,我则挣扎许久,最后安慰自己艳福上门,把它推出去未免太不近情理,何况,我也喝了不少。
  送女孩到家,我们之间发生了些事情。哎,不是你们想象的,我忙着拿桶子接她吐出的半消化后反刍出来的晚餐,再泡茶找冷毛巾。她呢,不停地拨电话,记得是拨到某个饭店的总机,接某个号码的房间,而住在那房间内的男人名字如此耳熟,啊,有名的歌手,红得台北所有女孩见到他便不由自主发出嘶吼。
  她不停地拨,始终没人接,那是间空房?
  一个多小时后,我走了。站在外面刮着冷风的街道上,我想我总算到过海边看过海,低头闻闻,身上仍带着淡淡海水的盐味。
  梦是不是醒了呢?现在仍会想到她,可见梦从没醒过,只不过藏了起来,偶而闻到空气里有点海的味道,自然又会想起她。
  至于她,曾经在报纸上见过,主角是那位男歌星,可能参加一项活动,他站在舞台正中央,身后是一排托衬红花的绿叶,四五个穿得很性感的女孩,最旁边的一个是她。
  几个月后仍是报纸,也是男歌星的新闻,他要结婚了,搂着另一个女影星,两人亲热地倚在一起,这次身后没有模特儿,当然也没再看到窝在一角的她了。
  所以又想到她,是因为上个月去日本,回程时在机场的免税店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老婆东逛西逛,我提着两袋行李在外面的长廊上等候,就这样听到她的声音。有点年纪的女人有的已放弃修饰外貌,有的则仍坚持,不愿向岁月低头。她属于后者,依然维持纤细的身材,旁边是个穿着厚大衣很体面的男人。她的手挂在男人的臂弯内,缓缓地经过我前面。
  有点喊她名字的冲动,不过没喊。她走过我面前,眼神扫过我已拉开的笑脸,随即又扫过去。她完全没认出我。
  难以想象,梦想就这么碰的一声跳进我的世界,又无声无息地走了。心情起伏了几分钟,很快恢复平静,静得如无风无浪的海面般。
  回程中,我继续想着她,想呀想的便睡着,直到飞机降落在桃园机场,才想起错过了机上的晚餐。老婆说我错过了炸猪排饭和好几部电影。
  人生不能没有对山呀海的梦想,无怨无悔朝着梦想努力追寻,接着更重要的是,回到现实,偶而看看桶里的海水、相机里的阿尔卑斯山。
  嗯,恋爱是老天给人最好的礼物,得不得到倒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而且我发现,人生是由许多影子构成的,有些很深刻,有些则褪得模糊不清,但我们永远记得有那些影子,像收集邮票似的,偶而翻出来看看,看的未必是邮票,而是取得这张邮票那时自己的心情。
  祝福出现在我人生中的每个影子,不管你们在哪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曾经,有一个女人”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