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笼天地于形内 挫万物于笔端


□ 玛拉沁夫(蒙古族)

  《尹湛纳希与蒙古族文学》序
  
  一
  
   站在历史高处,回望过去,我们看到在中国北方广袤的土地上,曾经有多个民族交替演出过多出神奇、跌宕的历史大剧:久远的匈奴曾经在广阔的疆域纵马放歌;而刚从山林里走出来的鲜卑,一经发力,就冲到了河北、山西、河南;此后,辽、金、西夏、蒙古相继登场,此起彼伏,风起云涌,几番争争和和、和和争争,转眼就是数百年,直至蒙古大将伯颜率领铁骑攻克朦胧娇柔的临安(杭州),南宋小皇帝在他重病缠身的老奶奶的引领下,首先向伯颜将军投降,而后披星戴月奔赴元大都(北京),在现今北海公园附近一座新建成的金碧辉煌的大殿里,在一次盛大隆重仪式上向忽必烈正式投降,从而从法理上完成新旧朝代的更替程序,元,终于作为正统意义上的一个朝代,出现在古老中国的历史上,从而也结束了自盛唐以后一直处于封建割据、四分五裂的局面,在忽必烈皇帝执政的元朝中央政权统领下,完成了中国的大统一。
  一直以来,我认为:忽必烈才是值得大书特书的蒙古人。
  诚然,没有他的老爷爷、那位威震世界的成吉思汗创造的攻无不克的战绩,也不会有忽必烈史无前例的辉煌。
  但是不管怎么说,忽必烈作为蒙古黄金家族的杰出代表,他没有墨守成规,而是勇敢地面对时代的变化,决意立足本土,学习先进民族的文化理念,特别是治国方略,以他的大智大勇成为第一位少数民族出身的统一的大中国之皇帝。在这一点上,他已超越了黄金家族的任何一位前人。
  从历史科学角度而言,我不认同把某一家族——即使是黄金家族——的历史,当成一个民族的历史来进行诠释的做法;家族属于民族,而民族不从属于家族。
  有基于此,成吉思汗攻无不克的战绩也好,忽必烈史无前例的辉煌也好,那都是我们蒙古民族对伟大祖国——中国历史发展的贡献。蒙古民族永远为此而感到自豪和荣光!
  
  二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的统一国家,中华民族是由56个民族组成的团结、友爱、和谐的大家庭。在历史发展进程中,各少数民族的文化艺术不仅和汉族一样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而且形成了各自独特的优良传统。
  一个民族,其语言文字的发展演变过程,就是这个民族社会前行经历的真实反映。回顾历史,蒙古民族有丰富的民间文学传统,口头说唱,代代相承;也曾有过一些诗文出自文人墨士之手,但蒙古民族书面文学即作家文学的成型,则始于清末大家尹湛纳希。
  尹湛纳希(1837—1892),是蒙古族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作家。在这里,请允许我高攀一次吧,他和我同是土默特部落人,我们的家距离只有几十公里,自幼都说蒙古语、学蒙古文,这是我们的共同点;但不同点就多了,首先他是成吉思汗的第二十八代后裔,堂堂皇皇的贵族,可我家从老祖宗起就是“阿日德”(庶民);再则他诞生早于我将近一百年,似乎我与他并没有“文脉”相连的关系。但我十分崇敬他,因为由于他的出现证明早在他那个年代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地区的文化就已经达到了很高水平。
  尹湛纳希用蒙古文创作过四部长篇小说和许多诗文,作为一个历史时期的文化高峰,他的根基是由蒙古民族文化、汉民族文化以及其他民族文化混同构建的。他所达到的历史高度,也是和中国文化史上出现的一座座高峰相辉映、相连结的。所以我们说,尹湛纳希的作品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总谱中的一页辉煌乐章。中国文学史如若缺少这一乐章,那将是历史笑柄。
  
  三
  
   《尹湛纳希与蒙古族文学》这本书的几位作者,都是我相识多年的同族乡友。主编赖炳文同志虽与尹湛纳希相隔一百多年,但他们都是土默特旗(今北票市)下府村人,是真正的老乡。早在上世纪80年代赖炳文就曾与刘文艳合著过《尹湛纳希传》。他研究尹湛纳希不但怀有浓重的乡邻情结,而且拥有诸多文史资源优势,因此他对尹湛纳希的理解多有独到之处。其他三位撰稿人太福生、宝昶、赵景阳都是在我们家乡做过几十年民族工作的老同志。太福生出版过反映民族文化生活的散文集;宝昶既是尹湛纳希的后裔,又有专修历史和收藏尹湛纳希文史资料的优势;赵景阳则是蒙汉兼通的蒙古语言文字专家,他曾汉译过尹湛纳希的长篇小说《红云泪》。由这几位同志合写这本书,再合适不过了。他们精通蒙古语言文字,熟悉蒙古人文史籍,且有长期从事民族工作的经验与体会,堪称强强联合。虽然他们都不是专业文学研究工作者,但评说起民族文学来,个个都是行家里手,而最使我敬佩的是他们都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民族责任感和创作冲动。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