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异文的诗学


□ 颜庆余

  在中国的古典文学研究界,程千帆先生提出的把批评建立在考据的基础上的思想,得到许多学者的认同。然而,实践这一理念谈何容易。我自己经常遇到的烦恼,是批评与考据的各自为政,无法达到文献学与文艺学的完美结合。在最近的阅读中,我欣喜地看到哈佛大学田晓菲教授的大作《尘几录——陶渊明与手抄本文化研究》(中文版,中华书局二○○七年八月),我以为此书是将诗歌研究与校勘学结合起来的一个范例,更新了我们研究古典文学的思路。
  《尘几录》的基本思路,是在认识中古时代手抄本文化的流动性的基础上,勾勒出手抄本文化中陶渊明被逐渐构筑与塑造的轨迹,反思陶渊明形象的生成历史及其背后的意识形态基础。田教授认为,陶渊明的平淡,在很大程度上是宋人通过控制陶集异文而创造出来的。在此之前,陶渊明受到宋人尊崇的观点,在钱锺书先生的论证后,已成为学者的共识。田教授进而指出,宋人是有意识地依照自己时代的观念,将陶渊明塑造成为文化偶像,塑造的手段则是编辑陶集。
  全书由引言、六章、结语和三个附录组成。在《引言》中,田教授强调手抄本的不稳定性,原本的不复可得与重建的不可能,以及读者对文本的主动参与。第一章《得失之间》,围绕陶诗“得”的概念展开,揭示宋人依靠选择“正确”的异文来控制陶诗文本的面貌。第二章《“先生不知何许人也”》,显示陶渊明传记中塑造的诗人形象一方面基于陶渊明本人在诗文中的自叙,一方面深受六朝隐逸话语的影响。第三章《失去的田园:归陶》,通过对陶的田园诗里的异文进行探讨,揭示一个与传统形象有别的另一个陶渊明。第四章《饮食,死亡,与叙事》和第五章《成器》,在饮食、死亡、成器等意象和主题下,细读一系列陶诗,揭示一个对自身和宇宙都具有自觉和复杂的体悟的诗人形象,有别于传统认为的素朴真淳的形象。第六章《实/石证》,追溯有关陶渊明的醉石传说,以此象征陶诗文本的流动性以及后人对陶的塑造。在《结语》中,田教授希望唤起学者对手抄本文化研究的重视。
  此书由校勘入手,讨论异文的去取,关注的却是一个诗歌史的命题,可谓是异文的诗学。这样独特的思路,再加上优美的行文和细致的文本解读,让此书读来耳目一新,胜义纷陈。对于陈旧的中国学界,这类深受西学濡染的著作,且不论观点是否成立、论述是否扎实,都无疑具有良好的借鉴意义和引人深思的魅力。
  《尘几录》是一部有趣的学术著作,其中两个主要论点都是颇有兴味的话题,一是中古时代手抄本文化的流动性,二是宋人通过校勘陶集而重新塑造陶渊明。这两个话题值得我们进一步的思考和讨论。
  关于中古时代的手抄本,田教授引用西人约翰·达格奈斯(John Dagenais)《手抄本文化的阅读伦理》等论著的观点,强调手抄本文化的不稳定性、缺乏中心和权威。对此我有如下的疑问:手抄本文化的流动性是否被过高估计?手抄本文化是否缺乏某种权力的结构而存在绝对的民主?读者的校改和异文的选择是否没有限定?
  在手抄本时代,一种文本的不同抄本之间并不具有相同的地位,在保存和流传中,一些抄本获得优势而幸存,另一些则湮没无存。六朝时期,宫廷藏书显然比民间私家藏书更具保存和流传的优势,而那些因随意的抄写和阅读而产生的抄本,想必是任其散落亡佚。陶集的早期手抄本,如萧统编本、阳休之编本等,都是经过历代宫廷的收藏而著录于隋志、唐志等官方史志目录的手抄本。在宋以后私家藏书兴盛以后,被保存下来的手抄本,除了宫廷之外,主要来自知名学者和收藏家。民间那些仅仅为了阅读而抄写的文本,不被刻意的收藏,也就在使用中很快消失。由此可知,在文化结构中处于权力中心的宫廷和学者,同样处于手抄本文化的中心,他们统治着手抄本文化的形态,防止手抄本文化可能导向的民主与无序。简言之,手抄本文化同样具有权力的中心。
  手抄本的一个特点,是每一次抄写都可能滋生若干异文。田教授由此认为,比起印刷文本,手抄本会大大增加异文的总数,而这些难以把握的异文也会增加手抄本文化的流动性。然而,手抄本虽易滋生异文,却不易保存异文。因为被保存下来的手抄本只是曾经有过的手抄本中的极少部分,相应地,被保存下来的异文也只是曾经滋生的异文中的极少部分。简言之,手抄本中的多数异文是旋生旋灭的。考虑到流传后世的手抄本主要是宫廷和学者的藏书,这些保存下来的异文可以说是经过他们的控制的结果,不是所有异文都有资格和机会被保存下来。
  田教授还指出,手抄本文化中读者与文本的关系不同于印本时代,读者可以主动参与手抄本的创造,作者不再占据稳定、权威的中心地位,文本是变动不居的。我觉得,这种说法可能夸大了读者对于文本的权限,同时也夸大了抄本与印本的差异。古代读者在阅读中,随手校改文字,是很常见的行为,对于抄本和印本都是如此。不过,校改文字并不是随心所欲的,也不一定获得他人认可。校改的文字通常是明显的讹误或者缺字,出于审美标准的改字,并不常见。诗话、笔记中记载一些出于诗学考虑的校改例子,恰好说明这种校改只是特别的现象。在出现异文时,古人的校勘可能缺乏版本的依据,却也不是完全的主观选择,而是现代学者总结的“理校”。理校当然是有理可依的校正,这里的理可能是语言规律、历史知识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9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