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是一只小小鸟


□ 陈 河

  一
  
  那个深夜,十八岁的马红堡坐着从北京到多伦多的飞机即将降落在皮尔逊机场时,贴着机舱玻璃,他看到机翼下的多伦多城的灯光像钻石一样璀璨,庞大的城市好像铺了金黄色地毯似的闪着亮光。学校有人来接机,是一个高大苍老的黑人,开着一辆老式轿车。车窗外边飞速闪过柠檬黄的路灯灯光,他想飞机上看到的金色亮光大概就是这些路灯吧?终于到国外了,马红堡心里还有点难以相信这是真的,他坐着黑人驾驶的车子在金色的道路上飞奔,感觉像在圣诞老人的麋鹿雪橇上,一路上都是奇妙的铃声。
  然后他到了市中心,看到了许多通体透亮的摩天大楼,看到了世界最高的CN电视塔。当天晚上他被安排住在TRAVELODGE旅馆。次日一早醒来,看到外面下雪了,雪下得很大,大片的雪花不会飘舞,而是像沙子一样沉重地洒下来。马红堡的家乡那边天气也很冷,但是气候干燥,雨雪量很少。马红堡发现这里的雪下得太紧张了,让人感到喘不过气来。马路边堆成小山一样的雪堆混杂着泥浆,呈现着灰黑色。这些黑色的雪让他的心情一下子变得低落,甚至还有点恐慌。
  当天中午那个老黑人又来了,拉他去学校注册。马红堡再度兴奋起来,想象着学校可能会像《哈利·波特》电影里那个霍格华兹魔法学院的古堡,会有披着黑袍的神奇教师和学生,说不定还会有几只会送信的猫头鹰呢。可是他想不到,这个名字叫维多利亚国际学院的校舍只是几座连在一起的像是仓库一样的平房,所在的地点也像是一个工业区。他在一个教师带领下参观了学校,然后再次坐上黑人开的车,前往学校给他租下的住房。老黑人离开时祝他好运,以后他得自己想办法去学校了。
  马红堡推开了住家的门。屋内空气混浊,正午的日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他看到里面有一张双层的床,底铺上有个人面朝墙壁睡在那里。大白天的,怎么会睡得着呢?马红堡正寻思着,见那人转了个身,眼睛张开看见了他。他咕哝了一句:“哪儿的?”然后又闭上了眼。
  “青海的。”马红堡说,“你呢?”
  “哈尔滨的。”那个家伙说,眼睛还闭着,呼吸还很深沉,“你老子是大款还是贪官?”
  “没有啦!我爸在油田里干活,是个管设备的处长。”
  “那也没少捞钱啊。”他张开了眼。他很胖,是个大脸猫,“来加拿大读书家里没钱怎么成啊?你说对不?”
  “也许是这样吧!”马红堡说。其实他心里对钱一点概念都没有。
  “刚到啊?去过学校了吗?很吃惊是不是?”
  “去过了,觉得有点小,也很旧。”马红堡照实说来。
  “对新来的留学生来说,这个学校算比较大的了。去年我读的那个学校租借在一座写字楼里,楼里面尽是会计、律师事务所什么的。有一次我出去小了个便跑回来,发现教室里怎么都是拔牙齿的那种椅子。坏了,跑错房间了,这里是牙医诊所,我的教室是在前面那个房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