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译第一首“英”诗《圣梦歌》


□ 李奭学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钱锺书先生率先提出朗法罗的《人生颂》(A Psalm of Life)为中译首见的“英诗”与“西洋诗”之说,所指系威妥玛(Sir Thomas Francis Wade)与董恂“共译”者,时在一八六四至一八七二年间。五十余年后,其时任教于北大的沈弘及其门弟郭晖两人撰文推翻钱氏之说,认为一八五四年时可能是英国传教士麦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所译的弥尔顿之《论失明》(On His Blindness),才是如今可见最早中译的英诗,该诗发表于是年的《遐迩贯珍》之中。历史的巨轮常滚得超出常情,几年来我一直注意明末耶稣会士艾儒略题为《圣梦歌》的一首长篇译诗,发现如果可以国家而不以语种为限,则比起十九世纪中叶所出的《论失明》与《人生颂》,《圣梦歌》完成于一六三七年(崇祯十年),时间上提早了两百年左右,或许才可说是“第一首在华译出的英国诗”。
  在中西文学交流的学术圈内,《圣梦歌》一直是最困扰人的文本之一。六十年前,徐光启后人徐宗泽撰《明清间耶稣会士译著提要》,曾将此诗游目一过,纳之于明末耶稣会“格言类”的译著之中,而且许为“公教文艺之一种”,但所见也仅止于此便了。艾儒略晚年入闽布道,《圣梦歌》首版即刊刻于福建晋江。如今这个刊本已佚,我只在法国国家图书馆东方手稿部看到抄本。艾儒略译完诗后,由闽人张赓代为笔润,并撰有一序。张氏系万历年间举人,工诗文,奉教以来亦常臂助会士“译”举。《圣梦歌》的张序引艾儒略之言道:《圣梦歌》之始也,乃“西土诗歌”,不过艾氏愿以“中邦之韵”出之。所以全诗二百七十六行俱属“自觉性”的文学翻译,殆无可疑。来华之前,艾儒略尝为教师,在欧所授课程之一就是“文学”。
  艾儒略抵达福建之前,曾进入陕西,然后又到晋中敷教。《圣梦歌》的晋江版问世后,艾氏绛州门人段衮以北人缘悭一面为由,于崇祯十二年偕子又于古绛天主堂重刻。段氏的《重刻〈圣梦歌〉》一文也说:“是歌久传西土,余师艾先生与清源张子译而梓之。”不过是时之后,《圣梦歌》似乎仅流传于中国基督徒圈内,要待陈纶绪著《罗马耶稣会档案处汉和图书文献目录提要》出,《圣梦歌》之为“译诗”,才渐渐又引起学界注意,而星移斗换,陈氏所见者刊出之际已值康熙三十七年(一六九八),距艾儒略开其象寄之才达一甲子有余。
  《圣梦歌》妾身未明的关键中,有一项是前引张赓序中艾儒略本人所说的话:此诗系他“粗述圣人伯而纳一梦”而得。此一“圣人伯而纳”当指天主教熙笃会创会者“明谷的圣伯尔纳”(St. Bernard of Clairvaux)。因为艾儒略有作者系伯氏之说,历来学者遂遍检伯氏全集,但始终发现不明,以致治丝益棼,疑团难解。
  据我的了解,一部《圣伯尔纳全集》确有不少观点和《圣梦歌》重叠。但在欧洲中世纪,《圣梦歌》拉丁原文的篇题其实不止一种,我怀疑上面所述乃其中一种即《圣伯尔纳的异相》(Visio Sancti Bernardi)的缘故。一六一三年,此诗尝在英伦重印,书题也道是“传为”伯尔纳所作。十九世纪中叶,英国学者莱特(Thomas Wright)又重印了《圣伯尔纳的异相》的拉丁原文,不过他把著作权划归亨利二世时代英国文坛与教育界的闻人梅波士(Walter Mapes)。在一般说法中,《圣伯尔纳的异相》至少另有两个沿用已久的诗题:有因假想中的作者之名而称之为《傅里伯特的异相》(Visio Philiberti),也有沿旧例因首行而题之为《冬夜寂静时》(Noctis sub Silencio Tempore Brumali)者。当今英国中世纪专家唯一板定的是:《圣伯尔纳的异相》或《圣梦歌》的原文绝非圣伯尔纳本人所作,而是十二至十三世纪之交的一位不列颠的文人或僧侣,名姓已佚。
  从历史沿革来看,《圣伯尔纳的异相》最早的雏形若非十二世纪英国的头韵诗《坟墓》(The Grave),就是往前再推的盎格鲁-撒克逊时期的《灵魂对身体所述之言》(The Soul’s Address to the Body)。盎格鲁-撒克逊时期的英诗甚,而《灵魂对身体所述之言》的生命力堪称旺盛,学者咸信是其后四首重要的辩论诗的祖本,包括用古法文在法国所写的《圣瞻礼日之夜》(Un Samedi par Nuit)。在英国,《灵魂对身体所述之言》的三首衍诗则分别用拉丁文及中世纪英文写出。第一首身体与灵魂的辩论通称《皇家辩论诗》(The Royal Debate),第二及第三首则是《皇家辩论诗》的缩译或改编,其一是仍用中世纪英文写,称《魂尸之争》(Pe Desputisoun bitwen Pe Bodi and Pe Soule),其二则改以拉丁文出之,称《身体与灵魂的对话》(Dialogus inter Corpus et Animan)或《身体与灵魂的辩驳》(Conflictus Corporis et Animae)。后面这两个内容一样的诗题,其实就是《圣伯尔纳的异相》的别称,也就是令世人遍寻不获的《圣梦歌》的原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8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