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扶桑的诗


□ 扶 桑

  扶桑 女,1970年代生,著有诗集《爱情诗简》。现居河南信阳。
  
  献给玛丽娜·茨维塔耶娃
  
  “我的非人的生活。”
  “我已不能胜任自己的角色”
  ——摘自玛丽娜·茨维塔耶娃信简
  
  那个
  在你体内熄灭的世界
  那个,把绳索勒上你的脖颈,杀了
  你的烈马不让你奔跑不让你
  活着和爱的世界,啊那个
  世界
  我见过它——
  
  我见过那条你在其上,跌跌撞撞
  从来没有那么
  泥泞的路。见过它那肆虐的风雪它的
  茫茫黑夜——
  我见过已不会写诗的你,四处
  寻求一份口粮、木柴、一间住房的你
  向他们递交的“食堂洗碗工”的申请书
  
  我见过1941年的叶拉布加——
  从你那痛楚的、支离破碎的目光里
  它,孩子般,被突然的惊吓睁得那么大——
  噢,它看到了什么,至今不敢相信?
  它看到了什么?一个政权的血色之夜。以及
  人体内部的黑洞……
  
  你的脸,一个苍白、瘦削
  满头白发的妇人的脸。一块惊惧
  痛楚的、支离破碎的薄冰——
  从一本黑封皮的书里
  一闪
  几乎,我不敢看也不能
  认出——
  哪里去了,你年轻时那无法无天的眼神
   强光般
  笔直上升的声音,哪里去了
  那个大海的深渊一样变幻无穷的
  嘴唇饱满的爱笑的姑娘——
  啊,“歌唱、斗争、闪耀、冲击……”
  
  他们安逸自得地生活。
  那些自家炉火旁蠢动的肥胖的蠕虫
  那些大权在握的超低温动物——
  他们是从来不长也不需要
  感觉神经与罪感细胞的
  
  ……很久以来我一直想哭。我一直在哭
   着什么
  玛丽娜·茨维塔耶娃,但你就像
  哽在我胸口的一声抽泣——
  不是所有的泪,都可以哭出
  那些不能哭出的,我知道
  必须绷紧全部的肌肉和骨头,来忍受
  
  但在今天,中国的江南
  二月午后的这座阳台,你呵
  请来我身边坐一会儿,在油菜花那么金
   灿灿的
  阳光下
  它散发着刚出炉面包的温暖与芬芳
  送上一杯热茶你暖一暖手吧
  
  送上一杯热茶歇一歇脚。
  我不说话。我不说——
  什么也不能打扰你神圣的衰亡。
  然后在一颗长久注视你的心里,躺下
  它像,眼眶里噙着的泪珠那样颤粟
  唤你作
  它的老师、姐妹和可怜的、亲爱的妈妈
  
  给双亲
  
  一
  我知道自己犯下的罪
  当我耗尽,甚至无力爱你们——
  
  父亲、母亲:
  我唯一能为你们做的,就是
  在你们面前,不流泪
  
  二
  当我粗暴,大声嚷嚷
  因为痛苦使人长刺
  而我的心,蜷伏在暗处
  低泣——
  
  我伤害了这世上,唯一
  用神圣的情感爱我的人?
  
  三
  我吸食你们的奶啊
  我吸食你们的血啊
  忧心忡忡、灰白头发的爱啊——
  
  四
  我母亲丰盈美丽的手
  起皱、松弛了
  我父亲的双鬃,仿佛
  夜里,突然降霜的田野——
  
  父母老了,仿佛变弱、变小了——
  我还什么都没有做过
  我还什么都没有做过
  能爱你们的日子,竟已越来越少了
  
  五
  也许会有来世,也许
  让我做父母,你们做孩子——
  
  被祝福的一夜
  
  精神错乱的一夜。如此
  平静的一夜。天,是黑的
  一如它本来所是。
  所有星星一律隐匿人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