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皮


□ 周 实

“去——去去——全体集合开大会!”
哨子鬼一样地叫着,从监房这头奔到那头。
“去你娘的,只晓得开会!”囚犯们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胡乱地往身上飞快地套着长衣长裤,一边趿起鞋子就跑。
“新教导员刚上任,当然要好好教导我们。要是会都不开一个,对我们又如何教导?”
“这样急做什么,我在这里还有十年,够他教导好一阵子!”
“开会倒是不要紧,反正坐着就是了。只是他娘的六月伏天,还要求什么衣着整齐,要求我们长衣长裤,不是要我们中暑吗?不是要害死我们吗?”
囚犯的队伍相比军队,不过乌合之众而已,却又必须完全彻底按照军队的要求组建。一天无数次的集合。集合照例:立正——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报数——等等等等。囚犯对这些旧口令早就习以为常了,个个满不在乎的:口令仅仅是口令!口令来了,挪挪身子,有个表示,也就行了,也就非常对得起了。干警也不会追究。只是报数这一项,千万马虎不得的。只要数一报到末尾,所有干警的所有耳朵都会竖着兔子一样。跑了人可是头等大事!劳改队没有什么事能和跑了人相比!可是,每天的事实是,无论干警对于报数多么倾心何等重视,报数的场面都很一般,一点也不令人振奋,有时甚至不大耐烦:各种不同的口音交配,显得格外刺耳难听,有的好似苍蝇叫,有的就像狼在嚎。像狼嚎的很得意,可能最近赌赢了。苍蝇叫的很丧气,那无疑是赌输了。要不就是觉得病了,本不该来参加开会。要不就是有了问题,家里老婆又偷人了。干警对这些怪声怪调也是见怪不怪了。干警耳朵关注的只是末尾的那个数字。囚犯也很知道这点。所以,数一报到末尾,站在最后的那个囚犯总像赶着马车一样吆喝着喊出那个字,免得重受报数之苦。
报完了数,开赴会场。一声口令——全体坐下。主持会议的照例是劳改厂的管教干部。台前坐着的照例是:厂长、教导员、车间主任、指导员。
管教干部主持会议,三言两语,简单明了,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这已经是他的习惯。在这个岗位上呆久了,都会自觉不自觉地养成一种习惯:少讲话,讲硬话!
“大家不要讲话了——不要讲话了!现—在—开—会!”
会场就像退潮一样,慢慢安静下来了。
“队领导——为了——加强我们汽修厂的——领导力量和管教力量,给我们——派来了——一位新的教导员。下面——就请教导员——给我们——讲话!鼓掌欢迎!”
是不是该拍手,总是特别说明的。原因无非是这些人缺乏教养毫无礼貌。不过,说了要拍手,总是有人会拍的。台下马上有了反应,零零散散的,就像谁在桌子上甩了几张扑克牌。
教导员一身新警服,风纪扣扣得严严的。大热天这样一身穿着,不免感到有点燥热。汗水从他的毛孔里,不声不响冒出来,聚成颗颗小水珠,顺着皮肤往下爬,令他实在难以忍受。难以忍受,也要忍受,教导员认为这有必要,尤其开会,更有必要。下面坐着的这些人,一个个自由散漫的,无法无天,流氓成性。身为教导员,要有好风纪,才能不失自己的威严,才能使囚犯看到自己就像老鼠见了猫。虽然,教导员并不喜欢这样形容警囚关系。猫是要吃老鼠肉的。教导员不吃囚犯的肉。......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