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其实我不是花心大萝卜


□ 张文俊

  今年3月起,厂里的女孩和我打招呼的时候,都不再叫我的名字,而改称我为“花心大萝卜”,或者“花心俊”。路上遇到她们,被叫一声“花心大萝卜”,回头率真可谓是百分之百!最要命的是在食堂里打饭的时候,我再也不敢打自己喜欢吃的萝卜了,因为如果被她们看到,她们会故作惊讶地说:“嘿!想不到花心大萝卜也吃萝卜!”那场面真是让人尴尬之极。
  老实说,我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一天开始得到这个绰号的,也不知道这个绰号究竟是哪个家伙给我起的,但我心里清楚,之所以会得到这个令人难堪的绰号,肯定与前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有关。
  我刚进这家电子厂时是一名普工,进厂的当天就认识了到拉上检查产品质量的IPQC部的女孩彭婷。彭婷是个挺开朗的女孩子,先我五天进厂,热情大方,能说会道,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好,因此两天后,当她在手机短信里问我喜不喜欢她的时候,我告诉她我喜欢,并很快和她确立了恋爱关系。
  一个月后我和彭婷同居了。老实说,从拍拖到同居,一直是彭婷在主动。在我们那间工厂同居是一种普遍现象,当时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问题出在我们同居后的第三天,当时,彭婷在洗澡,手机放在桌子上,她手机刚好来了一条短信,我拿来看了,结果发现那短信特肉麻,仔细看,发短信的却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彭婷洗完澡出来,我问她。她说是以前一个女工友发来的,纯属搞笑。我没在意,也相信了。
  但是两星期后,我与我姐姐到步行街买东西,却意外看见彭婷正与一个男孩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勾肩搭背,态度极其暧昧。于是我走到他们身边咳嗽了一声,她果真发现了我,她目瞪口呆无言以对,我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回到我们的出租屋,我马上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搬回了工厂的员工宿舍。
  事后彭婷找过我,否认有背叛我的行为,我当时根本就不信她,她拼命解释,结果,她的谎言终于在漏洞百出的解释中不攻自破了。没有办法,她只好求我原谅,她坦白那个男孩是她的前男友,仍与她保持联系,她说:“是我不对!但我希望你可以原谅我。人难免犯错——拿你自己说吧!那天和你在一块的女孩子是谁你也没告诉我,对不对?”我很反感她这种口气,加上相识并不久,要中断这感情并不困难,于是我决定不原谅她。我和她说:“目前的情况,分手是最好的结局。”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眼中很难容得下沙子,当时我对彭婷已经彻底失望,懒得告诉她那天与我一块上街的其实是我的亲姐姐。
  我们分手后,彭婷在工厂里呆了几天,就离厂了。期间,有很多人问我:“听说你把彭婷飞了?是不是真的?”考虑到彭婷是个女孩子,脸皮薄,说出真相对她不好,我一直没有告诉大家我们分手的真正原因。每当别人问起,我只是说性格不合。我不知道彭婷是怎么解释的,反正她走后,关于我的一些负面评价就在厂里传开了,大意是说我喜新厌旧,在外面认识一个女孩子就飞了彭婷,惟独不提彭婷与她前男友的事。这明摆着是歪曲事实!因此,再有好事者(一般以年长的女工居多)来向我“求证”的时候,我往往与那些好事者怒目相向,我问她们是谁说的,她们便嘿嘿地笑,说什么“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好像我真的做了负心的事似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江门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江门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