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作品



  你把我累坏了
  
  音乐·蒋明
  
  吴虹飞
  《再不相爱就老了》
  关键词:独立女声、电子、忧郁
  
  听至第一首《小雅》,我受惊了,退了唱片忙霍霍去书架上找那张《胭脂》,翻了阵想起阿飞并没有送给我,再转身去电脑上链接,然后恍然了了,又把《再不爱》放进唱机,《小雅》响起,我如释重负地坏笑了。这当然是吴虹飞最时髦的进账,除了比蔡依林唱得难听点之外,这首歌还有点周杰伦的印象,再想起内地那么多独立音乐人写不出这样与时俱进的情调,续而羞愤把吉他的失真扭曲到野兽派的伟大。
  与唱片一起寄到的还有一本阿飞的书,我粗粗检阅了一遍,想从中发现些色情片段,但是没有,连点意淫都没有,也没有木子美的深入(有点后悔在高雄一家书店看到台版《遗情书》的精美裸照没敢撕下来)。只好把注意力集中在唱片上,以往的残想是那种“巨乳童颜”的声音,有一种初次分泌荷尔蒙的味道,这决绝是一种溢美之词,放眼当今天下吆喝者,令人有点想法的还真不多。《再不爱》的表现已然是熟了,不知道10年有没有在阿飞身体里留下皱褶,这声音却命定般沾染了烟尘,依然是气息掩盖下的狂乱、怯懦、闪躲逃脱与呐喊后的惊慌。我想念阿飞也在于此,我喜欢一切能带来忧愁的歌手,也固执地认为这才是歌声的本质而不是傻逼式的快乐。很不巧,这张《再不爱》用更时尚的手段掩盖了这样的质朴情感。这是个更国际化的计划,像中国城市都要建设超一流的大都市,我却在西安瞧到俩农民吃面就大葱流了口水,情感一旦犯起贱来,就是老死了也不再与世俗相爱。还好,阿飞始终低飞在华丽之上,是翅膀写满太多忧郁歌声沉重?在这张阿飞不再负责音乐的作品集里,我咀嚼像是千年的风霜,至此不敢再想那耳边的喘息,歌声里已有烟香渺渺。或者像吴虹飞这样的歌手,是不需要太多乐器包围的,她真的不是蔡依林,她是一个唱诗的人、一个唱残缺的人、一个具有沦落品格的人,华丽的编曲能给她什么,一张追随潮流的唱片?一个大鸣大放的舞台?所以,那本书里夹着一张10年精选,我听了,也想告诉阿飞,你的《胭脂》就是自己的精选集,尽管用标准衡量它不够精致。
  忧愁的人总把快乐当做最大的忧愁,做唱片的人也总想把千古情怀全塞在几十分钟里,听的人那个叫累啊,旋律在耳边顺流滑过,却把每一个字往心底的垭口里按,仿佛那就是能治病救人的永恒神符。在今年文艺独立女声来势汹汹的结果中,查可欣、田原、许飞、陈绮贞、张悬、雷光夏、魏如萱⋯⋯都不如阿飞来得沉重与自负,那些仿佛呕心沥血的思索,像是她的乳汁与热血,流淌着袒露的情感,那么脆弱与执拗。民谣的飘逸已经过去了,换来的是电子、后摇甚至是工业金属的铿锵,它们总能与阿飞的女儿音奇怪地达成和谐,这有点形似比约克,《广陵散》与《魏晋》尤其。
  在音乐性上或许这不是阿飞最好的尝试,却是她成熟的标志。在差一点成就经典的过程中,总有些不合时宜的人与事要喧嚣玩闹。也许是这张通往彼岸的专辑、那个关于汉族有否民歌的争论、或你敏感的激情,一切都是注定。还好有音乐可以依附,是吧!只是下次别再起这么煽情的标题,暴露了你的不淡定和小女子矫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娱乐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