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执著的诗性守望


□ 张素敏

  艾米莉·狄更生在美国文学史上是与惠特曼齐名的女诗人,被看作是美国自由诗歌的奠基人和意象派诗歌的先驱,在美国文坛乃至世界文坛享有崇高的威望。但是,她在世时却一直默默无闻,过着隐士般的生活,被称为“阿姆赫斯特的女尼”。 约翰·林恩曾说:“艾米莉·狄更生是位令人困惑的诗人。”天才女诗人,为何长期隐居,成为文学史上的难解之谜。根据史实记载以及她遗留的诗歌和信件,笔者认为造成狄更生长期隐居的原因很复杂,有家庭的、社会的、文化的、宗教的、爱情的、生活的原因,也有她本人的主观心理因素。
  
  一、心埋阴霾,生活闭塞是艾米莉·狄更生选择隐居的家庭和思想因素
  艾米莉·狄更生,1830年出生在美国马萨诸塞州阿姆赫斯特镇的一个律师家庭。祖上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其家庭比较保守,父亲爱德华做过律师、财务主管和议会议员,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由于她父亲的关系,经常有一些文人墨客到她家拜访。狄更生无形中受到他们的影响。其中有两位值得一提:伦纳德·汉弗莱和富兰克林·牛顿。前者是阿姆赫斯特学院的院长。狄更生曾在那里学习过两年。后者是在她父亲办公室实习的法律专业的学生。他们经常给狄更生讲一些文学知识和社会见闻。狄更生对牛顿很崇拜,他不仅年轻有为,而且对她写诗给予鼓励。狄更生把他当作自己的启蒙老师。不幸的是牛顿英年早逝。这件事情对狄更生幼小的心灵触动很大:死亡是那么的无情和偶然。她在“I’v seen a Dying Eye”中写道:我看到了垂死的眼神/在房间里四处徘徊——/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一会变得模糊/一会又升起袅袅烟雾/团团相连,四下飘散/这是怎样的征兆/庇佑我吧,今日所见——。
  她开始担心自己的亲人,害怕他们离她而去,再也得不到他们的呵护。她渴望能永远陪伴在亲人身边。同时,狄更生觉得家乡的水最甜,山最秀,天最蓝,草最绿,人最美,自己不仅可以陶醉其中,而且可以获得创作的灵感。尽管在她17岁那年父亲曾把她送到蒙德豪克女子学院学习,但是,狄更生生性内向,不爱与人交往,加上身体状况不好,患上了严重的思乡病,不到一年便退学了。从此,她几乎再也没有出过远门。
  
  二、宗教束缚,欲抗无能是艾米莉·狄更生选择隐居的精神和社会因素
  狄更生的家人是清教和随后兴起的卡尔文教的忠实追随者。他们相信“原罪”之说。认为人生而有罪,上帝有绝对的统治权,他可以随意拯救一部分人,让他们死后升入天堂,也可以随意将一部分人死后打入地狱。但是,人们不知道自己将来是否能成为上帝的“选民”。若想达到目的,平日必须像圣徒那样去生活,按上帝的意志办事。在宗教盛行的新英格兰,人的一生只是道德修养的一生,在上帝和魔鬼之间痛苦挣扎的一生。在这种文化背景下,文艺创作的目的只能是围绕宗教来开展。狄更生受清教“宿命论”思想的影响,对死亡有一种恐惧感。在“I started Early — Took my Dog”这首诗中,她描写出了令人战栗的意境。
  首先,开头的“It”是她用来隐藏一切真相的保险箱。短短两个字母中蕴藏了所有事实与思想。诗中一再以各种理由否定自己死亡,最后却无奈地承认了“like all them”,言下之意就是接受了死亡的事实。其次,狄更生忽然笔锋一冷,让我们看到了了无生机的死亡世界。让人感觉到生命的渺小与个人对生命的绝望。接下来两节则是全诗的重心所在,惊心动魄地描写出她内心的感受。狄更生以“everything that ticked — has stopped —”和“Space stares all around”两句既生动又充满说服力的叙述法,栩栩如生地显现出了骇人的停滞感与空虚感,这个世界仿佛死寂了一般不再运转。最后则以“Despair”做结尾,无奈的以最终极的手段结束这无法控制的一切。
  因此,她很想知道她的亲人、朋友还有她本人死后是否会成为上帝的“选民”。尽管她有时对上帝有怀疑。但还是摆脱不了清教教义的阴影。在“Is God Love’s Adversary?” 这首诗中,她描绘道:
  这是一种折磨,让大海——/不管它有多么蔚蓝——/横在你的心灵和你之间。
  她认为,人活着并没有什么自由,人在世界只能受苦受难。要想有好的归宿,只有通过奋斗,尽量获得上帝的恩宠,期待死后进入天堂。从大约30岁起,狄更生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她把大量的时间放到写诗、写信上去。她希望通过辛勤的笔耕,赢得上帝的垂青;希望用丰富的想象,借助流畅的笔墨来描绘自己在天国的生活。对她来说,社会活动已显得不那么重要。
  
  三、新旧对立,社会不公是艾米莉·狄更生选择隐居的环境和文化因素
  狄更生所处时代是美国浪漫主义的鼎盛时期。她读过爱默生的《论自然》,不自觉接受了他的“超验论”观点。“超验论”提倡“个人主义”。人们可以通过努力,争取到个人的权利和幸福。对浪漫主义作家来说,提高每个人的素质和捍卫每个人的权利是他们至关重要的任务。爱默生曾大声疾呼,“相信你自己,每一颗心都在跟着这条钢弦一起跳动。”“超验论”强调“天人合一”。他们认为人与自然是同一整体中相辅相成的两个组成部分。由于“超验论”思想既强调了人的重要性,又没有完全否定上帝,狄更生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一度振奋过。在而立之年她曾创下每天写出一首诗的记录。但是,当她满心欢喜地将这些诗歌读给家人、朋友时,却受到了指责。父亲说写诗是男人们的事.女孩子写诗不会有出息。狄更生不应该整天伏案写作,而应帮助家人干些家务之类的活。当时社会妇女的地位还比较低下,文学界普遍对女作家不重视。狄更生曾说,“(在家里)我们很少谈论诗歌,父亲认为这样才接近现实生活。父亲的现实生活和我的有时发生冲突,这时我会默默地走开……父亲对我非常严厉……所以,我现在有一种失宠的感觉。”由于得不到家人的鼓励和支持,得不到朋友的理解和帮助,狄更生心理上感觉越来越孤单。但是,她并不甘心,并没有屈从家庭和社会的压力,而是在做完家务后,默默地继续写作。创作诗歌几乎成了她唯一的乐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