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原放歌须纵酒


□ 陈建功

  作家出版社资深编辑潘宪立先生把一摞书稿给我,说是即将出版的蒙古族作家陈鹤龄(阿勒得尔图)的散文集,嘱予以序之。我和陈鹤龄没有深交,是否见过,已经不记得了。不过,翻看书稿时,发现一些文章是读过的,特别是其中一篇《人品与酒德》,汪洋恣肆,连类古今,豪气、才气、酒气,奔涌而来,复读之,仍觉文气逼人。文章中谈到了他的父母、朋友,谈到他的狼狈与尴尬,也谈到了世情的冷暖与人心的叵测,还谈到曹操、刘邦、屈原、李白……口无遮拦,仿佛酒气冲天地纵马驰骋于文墨场上,性情中人本色酣畅淋漓。想见其为人,真恨不得也找寻了去,与之一醉方休。
  这是一位经过了生活阅历的磨砺,保留着民族性格的本色,又苦读诗书,具有一定的文化修养与积淀的同行。即使不相熟,序言写得好坏,相信他都不会介意。
  陈鹤龄应该小我9岁。这是一个生于辽宁农村,又举家迁徙内蒙古乡间,现供职于《中国民族报》,新闻与文学兼顾、记者与作家双栖的人物。据说陈鹤龄的少年时代,靠一本残缺不全的《新华字典》和一盏煤油灯,阅读了大量的明清小说和当代小说,由此立志于文学。上个世纪80年代,他被当时席卷中国的文学大潮所驱使,开始了文学创作。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特写,无不涉猎。是文学改变了他的命运,使他成为了记者、史志专家和作家。我想,大概因为这种特殊的多重身份,他的散文集,和一般散文家的结集是有所不同的。其中并不像人们已经习惯的散文文体那么单纯,除了记人记事抒发胸臆的散文外,也有专为报纸所写的风物小记、人物特写、作品评介,甚至还有读书札记。就文体而论,皆为散文,是毫无疑义的,更何况不管是哪一篇,即使是读书札记,都是那么鲜明地带有主观的、感情的色彩,正是古人所谓“有我之境”,文学气息何其浓哉。
  炽烈的主观性,浓厚的情感色彩,应该是陈鹤龄散文的最主要特色。读其散文,发现以第二人称入话的篇什何其多也。即便是一些类似人物特写的篇章,也以第二人称叙述。一般来说,第二人称鲜为作家所用,主要是有太强的主观性,妨碍了叙述的自如。因此,在我们读过的作品中,除了少数作家的少数作品外,是很少有人以此作为作品的主要叙述形态的。然陈鹤龄不然,写农业科技战线的先进人物卢亚东,他写道:“卢亚东,‘你人比黄花瘦’,纤弱得宛如在春风中摇曳的白杨……”,写一个白衣天使,他写道:“你踏碎夕阳泼洒下来的橘红色的晚霞,你踏碎古柳斜刺里抖落下来的斑斑驳驳的树影,急冲冲地走进那座心身所系、梦绕魂牵的伊甸园……”,写优秀文化站长王家斌,他写道:“王家斌,你真棒,1986年8月,你走出洪炉,告别大锤,踏进内蒙古扎兰屯市卧牛河镇文化站的大门……”,即便是回忆自己的“少年时”,作家也要虚拟出一个倾诉的对象:“你问我为什么喜欢风雪,为什么喜欢风雪中满世界乱跑,为什么写那么多描写雪景的散文。你像个天真的孩子,你在镜片儿后面闪烁的眼睛里分明流溢着孩子般的天真和幼稚。如一汪清溪,漫过我的心头,于是,在这细雨霏霏的时节,给你讲个落满雪花儿的童话!……”。当然,人称只是一个现象,即使是陈鹤龄那些以第一人称或第三人称入题的作品,也都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即连本书的题目《纵酒踏歌》也充分展示出这个蒙古族汉子的作品粗犷、坦率、豪放,情感四溢的特色。故此,我不由得小改杜工部名句作为小序的题目,曰:草原放歌须纵酒。不知能得陈鹤龄神韵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