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希望(短篇小说)


□ 路玉荷

  刀子匠上午刚做完了一个净身的活儿,现在有些劳累地坐在上房的椅子上,捧着水烟袋,捏着纸煤儿,呼噜呼噜地吸烟,门帘一掀,一放,下人侯四走了进来,弯着腰轻声说,爷,静海的铁蛋来了。

  刀子匠像没有听见一样,依然慢慢悠悠地吸着烟,丝丝缕缕的烟雾,在头顶上缭绕。也是的,现在正值春末,既不冷也不热,还没有苍蝇蚊子,正是净身的最好时节,每天都有活儿,有时还要做两个,驴骡的两只后脚似的,一步步撵趟儿地追着前脚朝前赶,喘气都要抽空,实在太累了。刀子匠又有一手祖传的绝活儿,干净利落,手艺精湛,都是一次成功,至今还没有失败的先例,慕名而来的络绎不绝。

  下人侯四想退出去,让爷再静那么一会儿,因为一个时辰后,还有一个活要做,但考虑到铁蛋和他娘已在下房里等了—个中午了,又是张总管介绍过来的,就又轻轻叫了声,爷!

  刀子匠抬了抬眼皮,哪个铁蛋?

  下人侯四赶忙说,爷,就是宫里张总管介绍来的那个,直隶静海县的。上个月就挂舀子了(就是报名了)。 刀子匠说,噢,让他进来吧。 下人侯四退出去了。 一会儿,门帘一掀,门口闪了几闪,左手提溜着一个猪头,右手提溜着一只鸡的铁蛋娘,和怀里抱着一坛子酒的铁蛋,被下人侯四招呼着,怯地走了进来。东西朝旁边一放,跪下来,咚咚地磕头。

  刀子匠打个哈欠,起来吧。

  铁蛋娘和铁蛋从地上站了起来。

  眼前的铁蛋,脑后拖着一条辫子,前面的头发剃得干干净净,眉清目秀,腮两边各有一个浅浅的酒窝,浑身透着那么一股子机灵劲儿。

  刀子匠不由眼睛一亮。

  凭感觉,这个铁蛋不同于由他净过身的其他那些孩童,人宫后,如果施以精心调教,定会是个非常有出息的宦官,指不定成为下一个小德张,也就是现如今隆裕太后身边的红人张祥斋张总管也难说。

  刀子匠琢磨着,嗯,倘要那样的话,自己作为他的师傅,不就也跟着交上更好的运,享上更好的福了吗?于是一股喜悦不由在胸腔里开始鼓涨,大海里的潮水一般,呼呼隆隆地翻卷。但多年的经验,已使他历练得不像一般人那样动不动就喜形于色,而是不论多大的事情也全能在心里搁着,笑看天上的云卷云舒般的冷静沉着。

  他抑制着内心里对铁蛋的喜爱,吸口烟,吹吹纸煤儿上的灰,例行公事地进入像对其他要净身之人一样的考查程序,因为将来是要到宫里去当差的,尖嘴猴腮,贼眉 鼠眼者,甚或鸡鸣狗盗之徒是绝对不行的。

  铁蛋的品行,有小德张介绍并担保,应该错不了,至于长相嘛,就在那儿站着呢,那是没的说的,他要试一试铁蛋是不是聪明伶俐,反应能力如何。

  多大啦?刀子匠问。

  十三。

  哪儿人哪?

  直隶静海县的。

  叫什么呀?

  铁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