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只有亲情的婚姻让我疲累


□ 杨 萍

  我是电台节目主持人,有十年的情感夜话节目主持经历,自认对情感问题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被经常问到的问题是,爱情为什么不能持久,结婚真的是爱情的坟墓吗?我的观点是,爱情只是一种化学反应,专家研究,男欢女爱的激情最多维持两年;再绚烂的爱情到达婚姻都会归于平淡,最终转化为亲情。只有用亲情缔结的婚姻才能更长久。
  
  但最近,一个来自福建的男人给我出了一个难题:他和妻子就是以深厚的亲情走到一起的,但他们没有爱情,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为躲避妻子,几年来他全国各地游荡,可是因为对妻子的一份亲情和责任,他又不能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夜空里,这个中年男人无奈而悲伤地问我:这个在外人看来如此美满的婚姻对他来说却是藩篱和牢笼!没有爱情,只有亲情的婚姻能走多远?
  
  1
  
  2007年3月,因母亲病重,我从山东赶回福建老家。医院里,母亲还在昏迷。妻子水莲守在床前,见到我,她很欢喜,接着背过身子,不停地用手抹眼泪。她从我手里接过行李,低声说:“你看看妈吧。我先回家给你做饭。”
  不久,我的两个弟弟都来到医院,催我先回家看看。我只得起身离开医院。
  这个我出生并成长的地方处处弥漫着让我亲切、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我已整整三年没有回来了。有个七八岁的男孩站在门口,怯生生地望着我。他长大很多,但我还是一眼认出,这是我儿子小光。我还未来得及叫他,从他身后又闪出一张小脸——一个很小的孩子,因为太小,我无法分辨出是男孩还是女孩,但那眉眼之间分明是几年前小光的模样。怔忪之中,水莲从屋里出来,说:“爸爸回来了。你们赶紧叫啊。”大的叫了一声爸爸,小的,也跟在后面模糊不清地叫了一声,也是爸爸!水莲说:“你还没见过你闺女呢,她叫小军,都两岁多了。我一直没告诉你,你又有了一个女儿。”
  我的头皮一阵发麻,恍如梦中。我想马上转身逃离这里,走到天边不回来。但,我知道我做不到,如果我够心狠,够明智,甚至哪怕我心思愚钝,我都不会一步走错,步步错!到今天,一层层枷锁套上身,再也无法逃脱!
  
  2
  
  在我考上大学离家前夕,母亲郑重地跟我谈话:“我和水莲的父母都已同意两家结为亲家,你大学毕业就给你们完婚。到了外面,你要时刻牢记你是有女人的男人,不可乱来!”
  我们家和水莲家是世交,两家关系像亲戚般往来。水莲小我两岁,从小我们一起长大,我们彼此了解对方的一切底细,甚至小时下河游泳,都是光着屁股——我从没有把她当成别的女孩,我们一直兄妹相称,我只当她是妹妹。
  母亲的嘱托让我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当时年纪小,知道大人的话要听,大人总是对的,我没有做任何分辩。
  大学期间,很多同学出双入对,加之我读到了很多文学作品,我渐渐体会到,我同水莲,我们的感情不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情感。从三年级开始,我告诉母亲要同水莲解除婚约。母亲生气地说:“怨不得人家说这世上陈世美多,出了门就忘祖。我问你,水莲这丫头哪点儿不好?她是不贤惠?还是对你不好?”我说:“都不是。”母亲说:“你为什么不要她?”我大着胆子说:“我对她,不是爱情。”母亲不屑地说:“早知道你到了外面学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我不会让你出门的。自古祖辈的婚姻都是媒妁之言,一辈辈都是这么走过来的。我倒见过那些不经父母做主的私奔男女,没一个落得好下场!如今年轻人行就的自由恋爱,我也没见能过出多少好日子的,天天鸡飞狗跳的家庭,还不是这些自己做主的男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八小时以外》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