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只有亲情的婚姻让我疲累


□ 杨 萍

  但,爱情,那种怦然心动、刻骨铭心、醉生梦死的男女之爱,到底是怎样的感觉?!一想到人生最美好的感觉我也许此生都无法体验到,我心底就有巨大的空虚和失落。
  
  3
  
  两年后,儿子出生了。像所有家庭表面所展示的,我们这个小家无疑也是美满和幸福的。和水莲,我们交流的内容仅限于父母、孩子和家,有时我说她听,有时她说我听,没有任何男女之情的流转——即便是夫妻间最亲密的时刻,也是匆忙和疏远的。
  一个大学同学出差到我这里,他新婚不久,他的妻子请了假陪他过来,全当是旅游。酒桌上,我们三个人说说笑笑,回忆起大学时的生活,都很感慨。同学对我说:“那时你很内向,天天高深莫测的样子。”他妻子就笑他:“谁像你,以耍贫嘴为乐,没见过比你更多话的。”同学笑着捏捏她的脸:“你还不是就喜欢我这样。”
  他们夫妻间的亲昵和风情,突然让我心里打碎了五味瓶:是了,这,就是我向往的爱情模式啊!这就是一个男人喜爱一个女人应有的态度!
  一时间,我的心如入油锅备受煎熬:被母亲看轻、被我苦苦压抑、我从未品尝过的爱情,我开始有了强烈的想要拥有的欲望!
  这是一个转折,之前我所有的对婚姻的努力都功亏一篑,再也不能勉强。面对水莲,我再也不能把她当成女人来爱。这种情绪落实到生活中,就是我不能再跟她有夫妻生活。我以种种借口逃避她,最后和她分睡两房。我能看出她的痛苦和隐忍,对此,我也非常痛苦和不安,可是我做不到,再也做不到和一个从小就当妹妹、对其没有任何欲望的女人有夫妻之实!
  水莲很快憔悴了,她终于病倒,住进医院。没有水莲,家里乱了套。母亲对我说:“这个家绝对不可能没有水莲。你可以不在乎她,我们不行!”
  我垂下头,第一次落泪——为我的人生境遇,也为躺在医院里的水莲。我可怜她,深深地可怜,但,人的感情是多么复杂和微妙,我可以把她当成妹妹、亲人、朋友,却怎么也不能把她当成一个我可以付出男人之爱的女人。
  母亲叹气说:“水莲病的是身子,你是心里有病,病得不轻!”我说:“我不是没试过,但是,我做不到。我就是不甘心。”母亲说:“你娶了水莲,我以为你找到了福气,可是儿啊,你却身在福中不知福。人这一辈子,最不能有的,就是‘不甘心’!但是,我把话放在这里,只要水莲自己不想出咱家的门,你就休想有赶她出门另娶一个回来的念头!”
  水莲住院一个月,我衣不解带伺候了一个月。半年后,我辞去公职,投奔了广州的同学。母亲说:“留住你的身,留不住你的心。你要走就走吧。”水莲说:“我会把爹妈孝敬好,把儿子照顾好。你走吧。”
  
  4
  
  我先到广州,后来又去了深圳。期间,因工作或朋友关系,我也接触过一些女性。但,一想到家里的水莲,我就不能买醉放纵!很多朋友半敬佩半取笑地对我说:“没想到你还是个圣人,不然就是你老婆管得太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八小时以外》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