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只有亲情的婚姻让我疲累


□ 杨 萍

  
  4
  
  我先到广州,后来又去了深圳。期间,因工作或朋友关系,我也接触过一些女性。但,一想到家里的水莲,我就不能买醉放纵!很多朋友半敬佩半取笑地对我说:“没想到你还是个圣人,不然就是你老婆管得太严了。”
  
  我不是圣人,我只是一想到侍奉在母亲身边的水莲,就无法放下心中重重的责任感——我的心无法控制,但我可以管住我的身。再说,风月场所,和我理想中的爱情也有着天壤之别。也偶有女性,或是年轻女孩,对我流露出些许好感,但我深知自己无法和水莲离婚,对谁都不能负有责任,这种沉重的心态,自然无法开始一段所谓的爱情。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工作上,薪水越来越高,我只留一小部分,其余全寄给了水莲。这多少减少了我深深的愧疚感。
  三年前,父亲去世,我回家奔丧,在家住了两个月。母亲老了,却不糊涂,拉着我的手落泪:“儿啊,咱们真对不起人家水莲!我也对她说过,你若守不住,就走吧。她只是哭,却摇头,说要替你服侍我们到终老。”
  归程的前一晚,我喝醉了。半夜醒来,在水莲的屋里。她躺在我身边,在低声饮泣。我叫声:“水莲?”我起身,要走。她再也收不住,登时变成号啕大哭。寂静的夜,一个女人的悲泣在黑暗中回荡。我扳过她的身子,揽她入怀——也许是醉了,也许是她无法抑制的哭声触动了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那晚,我留下了!
  可是,第二天一早,我彻底清醒,不知该如何面对水莲。我在母亲窗前同她打声招呼,怀着深深的茫然和愧疚,又踏上了回南方的列车。
  这一走,又是三年!我辗转很多地方,最后来到山东。我定时给家里汇款,越来越多。我也会不时给母亲打电话。她只说她身体好,家里也好。
  我万没想到,和水莲的那一夜,居然会再留下一个孩子,我不知道我有了一个女儿,已经两岁!
  
  5
  
  医生说,母亲将不久于人世。母亲也许有预感,执意出院回家。我白天留在自己家里陪孩子玩耍,晚上就回母亲的老屋,睡在她的脚边。
  那晚,母亲异常清醒,她说:“你不要怪水莲。”我没出声。母亲又说:“我知道你是怪她——女儿这么大了,当爹的还不知道。是我不让她同你说的。当时她对我说又有了孩子,是你走时留下的。我劝她打掉——我也知道说这话是罪过,但我儿子是怎么对人家的?凭什么再让她为咱家再生个一儿半女?可是水莲执意要生下来。我就说,那好,这个孩子所有的福气都是你自己的,不要让那个没良心的爹享半点儿女福。他什么时候回来,才让他知道他又有了孩子。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儿。水莲给她取名叫小军——一个丫头,偏偏叫小军。我的儿啊,你生生坑苦了这个女人啊!”
  我早已泪如雨下。我单名一个“辉”,儿子叫“光”,女儿叫“军”。母亲说:“水莲让你成为上等人,儿女双全了!我只盼你早点醒悟,不要到老了才后悔!”
  这是母亲跟我的最后谈话。她最终没有让我许诺如何对待或是报答水莲。知儿莫若母,如果我不是发自内心的,留下我的人,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依然让我饱受煎熬,也依然会愧对水莲?
  水莲对我,不仅有着亲情,更有一份重重的恩情!可是母亲去世后,挣扎了很久,我仍然决定离开。
  水莲一如我当年离家时,平静地说:“我会照顾好孩子,你走吧!”
  归途中,我一次次泪盈于睫。人生过半,如果有人来评判,我定是一个失败的、不合格的、甚至是一个不知好歹的男人。可是,有谁相信,我读过四年大学,结过婚,生了两个孩子,走南闯北,如今在生意场上打拼,我却从未经历过爱情!爱情,对我来说是如此奢侈,又让我如此向往。可是,正因为这份对爱情的欲望,让我搭进了自己的人生,也把一个好女人的一生给搭进去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