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山哨卡的小草


  谢志强 战士李春林已在斯姆哈纳边防哨所驻守第三个春天了。这个海拔3900米的“西陲第一哨”,是我国西部东经73度56分55秒的哨所,Ⅱ肖卡的战士是中国最后送走太阳的人。哨卡建在雪线以上,终年白雪皑皑。驻地没有一棵树,没有一株草。

  李春林唯有靠记忆中的家乡一点绿色来抵消哨卡无边的白色。第三个年头的挂历早已悬挂在营房墙壁上边,“立春”过后就是“雨水”,随后是“惊蛰”,接着是“春分”,他想象那记忆中的树和草正洇出绿意。“清明”,他在梦里去了爷爷的坟头,整个坟墓顿时绿了,似乎爷爷咳嗽了一声,醒了。第二天,他终于憋不住了。

  李春林来到指导员杨亲锁面前,一肚子话,却噎着那样,他咬住嘴唇,脸上凝固着哀求。他实在张不出口。

  指导员说:小李,有啥事?你说。

  李春林像姑娘一样羞得脸泛红,说:指导员,我想请个假。

  指导员说:请假?啥急事?

  他说:下山。

  指导员说:下山有啥事?

  他又咬咬嘴唇,不知怎地,眼睛盈满了泪花。

  指导员说:碰到啥难事了?你说,有啥不好说的嘛?

  他用手背抹掉泪花,说:指导员,我爹给我起的名字是春天的树林,我上山有三年了,连一根绿草也没见过,快到“谷雨”了,我只想下山看看发芽的小草。

  指导员立刻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说: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在悄悄想呢,你稍等。

  李春林愣在那里。

  不一会儿,指导员牵来一匹马,冲着营房里的李春林唤。

  李春林应声出来,眼睛像阳光照耀着雪峰,又一次愣了,一脸傻不里叽的样子,嘴就咧出了笑。

  指导员抚抚马鬃,指着马背上的干粮和草料,说:你就骑马下山吧,代表我们的哨卡的边防战士,看看山下发芽的小草。

  李春林振作起来,接过缰绳,举了个标标准准的军礼,跃身上马。马儿踏着雪奔去,一路白雪飞溅。

  太阳当空悬着,他渐渐闻到了草的气息,幽淡,却清新,不一会儿,一棵白杨树闯入了他的视野,他策马前去。到了树前,他迫不及待地跳下马,然后,扑上去,紧紧搂抱住耸立的大白杨,像个受了莫大委屈的小孩,嚎啕大哭。

  恰巧有赶着毛驴车的老人路过,近前来问:解放军,你啥麻烦了?要我帮帮你吗?

  李春林止住了哭,先是自我介绍,说自己的名字是春天的树林,他终于接近了树,就像亲兄弟相逢。他说:现在,我太高兴了。

  老人还是疑惑,手在空中一划,说:那边,树多得很嘛,到处都是你的兄弟嘛。

  李春林笑了,指指遥远的雪山,还竖起了三个指头,说:我在那上边当了三年兵,一点点绿色也没见过。

  老人乐了,说:哦,你就是在高高雪山守护我们这低低的绿地呀,你到我的葡萄园去吧,那里也有发芽的小草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