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洗车图


□ 徐 岩

  1
  
  菊和老宋来城里六年了,夫妻俩啥活都干,可谓是吃尽了辛苦,钱是赚了些,但也没攒下座房子。两人赚的钱回乡下老家能盖三间红砖大瓦房,估计还有余钱,可在城里却买不上。那楼价高得吓人,啥叫天价呀,城里的房子就是天价,是那些戴眼镜的商人拔了算盘珠子弄出来的数字。
  有时候老宋喝点酒坐板凳上便骂,黑心天天,得把不吃了你才怪。老宋说的黑心天天是北方的一种植物上结的果,有黄豆粒般大小,黑色的果肉和黑色的汁液,往往会逗引得小孩子不等成熟就抢着摘吃。老宋说的“得把”是方言,找到机会的意思。老宋是把城里那些楼房的开发商比做了黑心天天果,骂他们心黑。每当老宋喝酒骂人时,菊就在一旁泼冷水熄火,菊说骂人顶啥事,只怪自己没能耐。老宋说你说的没能耐啥表现呀?菊说只能坐家里喝尿水骂人呗。老宋便笑了,他还是打心眼里喜欢自己女人的,模样算是俊,人又善良,还能干活计,要是没女人帮衬两人也不能够在城里站住脚。喝口酒后老宋说,你不用瞎嘟囔,天一会儿就黑,等天黑了你就知道咱有没有能耐了。菊往地上吐了些口水说,你那点能耐还算能耐,跟灌尿水子差不了两样。
  菊和老宋两人虽说没攒下房子,却租了个百十平米的门市开洗车行。门市房在黄河路临街的位置上,左边是家小酒馆,右边是家药店,不打招牌也不树匾,只是在铁拉门上边拿红漆写了两个大大的“洗车”字样。洗车是目前城市里刚刚兴起的一种生意,不办执照也不用去税务局交税,在派出所和街道办备个案就行了。大的洗车行租房子开工作间,小的有两个人备上水桶、刷子、抹布就行了。在城市黄昏后一些僻静的靠近内河的马路边上,三三两两的洗车工组成了一道特殊的风景线,他们的生意是不错的,洗一辆车五块钱,没哪一个司机不说便宜的。菊和老宋开的就不一样了,他们有洗车的工作间,用的是自来水管道里的冷热水,水里浸泡好洗衣粉和清洁剂,洗得快而干净。司机更是有宾至如归的待遇,洗车工作间里靠北窗有两把椅子,小桌上放着茶壶,里面是刚沏好的绿茶,还有一份当天的城市晚报,可以边喝茶边看报纸等着。南墙上是一台悬挂式的电视机,二十英寸虽然小了点,但南北墙之间距离近,足够看画面的。
  老宋还有一份送报纸的工作,他是在两年前经人介绍到那家和兴路邮政局当临时投递员的,专门送城市晨报和生活报。每个月四百块钱,一上午也用不了的活,发辆自行车,三四个小时三转两拐就干完了。菊就去劳务大市场雇了个小伙子,叫大河,身份证上显示他姓郭,也是周家桥镇附近的人,跟他们家老宋算是同乡。菊跟小伙子说好了月工资五百,洗车的数额超了指标后可适当地发些奖金。小伙子大河干了两个月后又领来了一个中年妇女,给菊介绍说是他婶,来干活的。菊昨天刚刚叨咕了一嘴,说最近活多了,车有些洗不过来。大河就把人领来了。菊在心里说,这孩子也真够有心眼的。
  其实女人不是他的婶子,只是两人在劳务市场等着找活干时认识的。两人说好了,谁有活了都帮着对方引见一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