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代法:文化差异与传统


□ 梁治平

  人类文化的自然生成,大抵要经历一些相同的阶段。比如从旧石器、新石器文化到青铜文化和铁器文化。这样说并不否定人类文化的差异性。同是青铜文化,古代中国与希腊就大相径庭,这是同中有异。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认为,文明只能在挑战-应战的模式中成长,应战的成功与否可以决定文明的命运。把这个理论稍加引申,还可以说,挑战-应战的方式将决定文明的样式。古代各民族习俗、礼仪、宗教、法律等方面的差异大概都可以用这种理论来解释。
  早期人类所面临的直接挑战多来自自然界。地理、气候等自然环境的差异往往是决定性的。特定人群的信仰,他们对天地万物的看法,以及他们与众不同的行为方式,最初就取决于这些自然生成的差异。历史学家划分大河流域文明与海洋文明的根据多半出于此。再往后些,随着文明的成长,人类面对的挑战更多具有社会的性质,人类的观念、意识也因此更多决定于社会的因素。公元前五八七年,犹太民族被掳往巴比伦尼亚,在那里生活了近五十年。没有这段历史,恐怕就不会有我们今天所见的“旧约”,后来的基督教和基督教文明也可能只是一个神话。历史上这类事件还可以举出许多,如民族大迁徒之于罗马帝国的命运;异族入侵之于汉民族的文化性格特征,等等。古人法观念的形成及差异似乎也可以同一类解释来说明。
  古代法律现象虽有若干相似乃至共同之处,却也同古代文明一样繁复多样,犹太的、巴比伦的、埃及的、希腊-罗马的、印度的、中国的……各不相同。只考察我们较关心也较熟悉的古代中国和希腊-罗马的法律,亦不难获得某种发人深思的启示。
  从字源上看,汉字“法”的渊源颇为久远,但是,把这个字用来专指某种社会现象,却是先秦时代才流行起来的。在此之前,并非没有法律现象,只不过没有人名之为“法”罢了。其时,指称这种现象的是另一个字:刑。刑的一般含义大家都能够理解,不过,古时“刑”的含义比现今更显专门、狭隘。吕思勉先生在他的《先秦史》一书中写道:
  
  刑之始,盖所以待异族。古之言刑与今异。汉人恒言:“刑者不可复属”,亦曰“断者不可复属”,则必殊其体乃谓之刑,拘禁罚作等,不称刑也。(第425页)
  
  就是说,当时所谓刑专指肉刑、死刑,如《吕刑》所载之五刑:墨、劓、腓、宫、大辟。后人所谓苦役、流放、徒刑一类只能算是“罚”,不能称作“刑”。研究表明,这种语言现象的形成与中国早期历史发展有关,不可以简单地归之于约定俗成了事。
  吕思勉先生说:“刑之始,盖所以待异族”。这句话大可玩味。刑是杀害人生命、戕贼人肢体的暴力手段,这一点上文已说明。“异族”可一般解为其他族姓、氏族,大概也无问题。鉴于族姓间的征服和被征服、统治和被统治是当时最基本的两种政治状态,“刑最初只是用来对付异族”这句话就可能有两种意思。第一,在氏族压迫的格局中,“刑”是对内镇压的工具;第二,在氏族征战的过程中,“刑”是对外诛伐的武力。有趣的是,在古人的头脑中,这两个方面常常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不象现在人分得那么清楚。这一点有充分的历史资料和文献资料可以证明。现将钱钟书先生一段精辟文字引录于下:
  
  “故教笞不可废于家,刑罚不可捐于国,诛伐不可偃于天下”:《考证》谓语本《吕氏春秋·荡兵》篇。按兵与刑乃一事之内外异用,其为暴力则同。故《商君书·修权》篇曰:“刑者武也”,又《画策》篇日:“内行刀锯,外用甲兵。”《荀子·正论》篇以“武王伐有商诛纣”为“刑罚”之例。“刑罚”之施于天下者,即“诛伐”也;“诛伐”之施于家、国者,即“刑罚”也。《国语·鲁语》臧文仲曰:“大刑用甲兵,其次用斧钺;中刑用刀锯,其次用钻笮;薄刑用鞭扑。故大者陈之原野,小者致之市朝;”《晋语》六范文子曰:“君人者,刑其民成,而后振武于外。今吾司寇之刀锯日弊而斧钺不行,内犹有不刑,而况外乎?夫战,刑也;细无怨而大不过,而后可以武刑外之不服者。”《尉缭子·天官》篇曰;“刑以伐之。”兵之与刑,二而一也,杜佑《通典》以兵制附刑后,盖本此意。杜牧《樊川文集》卷—○《孙子注序》亦云:“兵者,刑也。刑者,政事也。为夫子之徒,实仲由、冉有之事也。不知自何代何人,分为二途,曰:文、武。”(《管锥编》(一)第285页。文中重点号为引者所加)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87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