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小说两题


□ 罗凤纨

  罗凤纨,笔名小执,女,1 972年5月生,壮族,广西横县人。2008年底开始文学创作,在《三月三》《新故事》《故事会》《麒麟》《广西文学》《柳州文艺》《河池文学》等刊物发表过小说、散文。小小说《二妹的天安门》曾获第二届广西小小说大赛优秀奖,《最后的午餐》入选《2 011中国年度最佳小小说》并来宾市第五届文艺创作“麒麟奖”。现供职于来宾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来宾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广西小小说学会会员。

  路啊路

  雨下了一夜,六爷辗转了一夜。

  天蒙蒙亮,六爷就披上雨衣,背插柴刀,操着铁锨出了门。吱呀的开门声惊醒了儿子,儿子从窗口吼道:“你想把老骨头扔在野外吗?这么冷的天!七八十岁了还这么狂。”六爷虽然耳背,还是听见了儿子的吼声,但是他佝偻的身子很快就消失在了村口。

  崇山峻岭,烟雨迷蒙,山村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路只有现在踩踏在六爷脚下的这条机耕路。泥泞的,逼仄的机耕路只能通行拖拉机、摩托车、单车、牛车、行人,偶有高顶棚的五菱车可以走,小轿车是绝不能走的,路太坑洼,刮底盘。

  正是这样一条泥泞的逼仄的机耕路,使得山村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在往小康的路上奔。

  六爷很快来到了机耕路的第一个涵洞,雨水正畅快淋漓地穿越涵洞而过。六爷松了一口气,奔向第二个涵洞。第二个涵洞有一棵被风刮倒的小树横在洞口,但是并没有影响水流。六爷用铁锨把小树扒拉到了涵洞边,弯腰提拉上来丢到路基上,然后继续往前奔。

  第三个涵洞是六爷最牵挂的。

  这条路是六爷和村民们的梦想,那个时候他们梦想着,有了路他们要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他们梦想着外面世界的色彩斑斓,一锄一铲挖出了这条路。这条路从修成之初便成了六爷的宝贝。

  六爷每天拿着镰刀,扛着铁锨在路上溜达,瞧瞧路面,看看路基,敲敲涵洞,望望路边的坡面。六爷边走边挥动镰刀铁锨清理路上的枯枝杂草石块淤泥,像清理自家的菜园子。有事没事六爷也会在路上逛荡,和那些路过的人点头微笑,听他们踩踏在路上的咚咚脚步声,看那突突突的拖拉机咣当而过,六爷呵呵乐着,心里鼓鼓胀胀的,仿佛城里人逛超市满载而归。阴雨绵绵的早晨,也可以看见六爷坐在路边,戴着斗笠,屁股下垫着铁锨,点根烟望着远山在苦苦思索。

  六爷想什么呢?

  六爷想什么时候有条水泥路该多好!在城里打工的孙子每次回家来,都嘟嘟嚷嚷说这路太难走了,不能开车回来,明年不想回来了。一年比一年回得少。六爷问过孙子如果村里通水泥路,你回不回来住?孙子说如果有水泥路每年就多回来几次呗,住是不可能回来住了。失落挂在六爷脸上的皱褶里。

  六爷宝贝了这条路二十几年,这条路也没有由泥泞路变成水泥路。

  儿子是村长,六爷跟儿子说过,是不是把集体山林卖的钱拿来修水泥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