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儒学创新的契机


□ 杜维明

  准备飞往德国莱比锡参加由台湾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学及哲学研究所和莱比锡大学合办的当代新儒家国际学术研讨会前夕,接获北京三联书店的电传。欣闻根据我一九八八年夏在台湾大学授课录音而整理出来的讲稿——《现代精神与儒家传统》将在大陆出版。
  在莱比锡宣读的论文是从儒家人文精神的视角对主导现代西方价值取向的启蒙心态进行反思。这项“劳心”的知性工作是以探索现代精神与儒家传统的复杂关系为起点的。匆匆九年、回顾当时在台湾大学哲学系和历史系合办的浓缩课中所涉及的论域,如以韦伯、帕森斯及哈贝马斯一脉相承所建构的理性化过程为现代性的本质特色,使我深深地感到发掘儒家传统的人文资源不仅有助于中国现代精神的发展,也可为建构全球伦理提供条件。
  这个设想,一九八五年春季在北京大学开设“儒家哲学”讲座时,曾受到各种责难,但近来两岸四地(大陆、港、澳和台湾),新马一带,乃至散布全球各处的华人社会(特别是马来西亚),主动自觉地认同儒家人文精神的知识分子已大有人在;积极参与儒学创新的学人在文化中国也屡见不鲜。放眼将来,具有儒家特色的现代性在东亚(包括工业东亚——日本、韩国、新加坡和台、港地区以及社会主义东亚——中国大陆,朝鲜及越南)出现的可能性极大。其实,“东亚现代性”虽然深受西欧和美国的影响,但却不只是西方发展模式的翻版而已,那么不论工业东亚或社会主义东亚(当然社会主义东亚正在工业化,而工业东亚,如新加坡在经济和政治层面的策略选择也有明显的社会主义的倾向),都和传统有血肉相连的关系。在塑造东亚传统起过决定性作用长达数世纪的儒家可发挥积极的作用。
  然而,我们如何确认当今东亚社会中的儒家因素呢?一般学者多半从政治文化的侧面来理解儒家在东亚现代性中仍起作用的正面和负面因素。我想还必须把以下几个侧面也列入考虑才有一窥全豹的可能:一、知识分子自我认同的精神资源;二、企业伦理;三、民间社会的“心灵积习”;四、生命形态的价值取向。
  一九八八年在探讨现代精神这一议题时,我从韦伯有关资本主义兴起的命题切入,介绍了现代西方以势横决天下的文化理由,帕森斯的现代化理论和以美国社会为典范的西方现代性,并特别提出哈贝马斯有关理性的观点。当时我认为全球化和根源性之间的紧张使得西方现代主义面临危机;若想从根源处着手来探讨解决核战威胁、生态破坏、贫富不均、人口爆炸和社会解体种种问题的人类长久共生之道,就必须改变人类社群以“启蒙心态”为基础的游戏规则,建立全球伦理。
  目前我更清楚地意识到现代性中的传统问题以及现代化可以拥有多种文化形态的可能和必要。从最近主持的科研项目“东亚现代性中的儒家传统”可以窥得几分消息。儒家传统在塑造东亚现代性中所起的作用已显而易见。固然我们尚不能定义东亚现代性为儒家传统的现代转化,但东亚的市场经济、民主政治、民间社会和价值体系却都和儒家结了不解之缘;这类现象在比较研究的背景中特别显赫。由“网络资本主义”、“软性权威主义”、“信赖社会”、“社群伦理”及“团队精神”所构成的东亚现代性当然和儒家传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