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驶去的镇远


□ 朱健榕

  
  从石屏山上看到的镇远城,阳河将镇远分为府城和卫城(对岸)。一列客运火车正在这条湘黔线上穿城而过,没做停留。
  渡轮一次2角钱,2元钱的出租车费;它风景如江南般秀美,但新建筑却异常混乱。在河边,人们竟可以从屋里伸出垂钓的渔竿,但更让我惊异的是:这里从战国时起汇聚着各朝代的汉文化,也许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够与它相比。虽然它的五分之四已被粗糙地改造过,但余下的部分仍会让你感受到一段段真实的中国历史。一位历史学者说:有教养的人会喜欢镇远的。30年前阳河上已航运了上千年的古航道被终止了,军人又早已退出,于是这个有着军事意义名字的古镇——镇远也从中国历史舞台中悄然驶去。
  几年来古城镇远在我心中是一个谜,它有着2280年的历史,却在中国默默无闻。
  今年夏日的一个早晨,我挤上了从贵阳东去开往玉屏并晚点了1个小时的双层空调火车。一位急匆匆赶来的青年坐在了我的旁边,一脸汗水冲我友好地笑着。青年告诉我,今天是他大学毕业后第一天上班报到,地点就在镇远。
  “镇远成为历史旅游名城对我没什么好处。”知道我的目的地也是镇远后,青年饶有兴致地开始他一路上的谈话。“因为我要到那里买东西的话,一定是要贵一些喽!”他的解释让我觉得有些奇怪。他告诉我几个月前,他通过了贵州省政府组织的面试,从而成为中组部在贵州选送的152名优秀大学毕业生到乡镇工作中的一员。他说自己是学经济的,又是在中国商品经济最发达的浙江长大,然而现在他却要来到中国经济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工作,我有些感到出现在他身上的一种不和谐。“我的原则是:在不违法的情况下,什么时候都要衡量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为人民做好事是在自己能过上好日子的前提下。”他说到镇远工作对他就意味着是走从政的道路。
  一路上他侃侃而谈,而透过他近视镜片后的那双眼睛却显出越来越多的欲望。“我喜欢现代化的高楼,因为我是农村出来的。”他给自己冲了一碗干拌面作为午饭。看着他大口吃面条的样子,一丝愈来愈大的疑虑出现在我的想象里:这位满脑装着经济学和浙江人思维,并很可能在未来镇远政府里充当要员的青年,将会是对那座有着2280年历史的古城怎样的一种意味?因为我现在仍然无法想象这座在上个世纪80年代曾被专家们认为是中国最有价值的古城之一,现在已经是什么样子了?
  其实5年前,我就见到了镇远。那年我乘火车从北京去昆明,在湘西,火车一直沿着一条美丽的河西行,在穿过无数个山洞中的某一个时,我突然被窗外的景象惊呆了。一座城市沿一条大河蜿蜒伸展着,那些有点怪异的建筑与静静的河水一道,构成一幅好像是被人类遗弃掉的远古风景。列车没有停下又继续钻入到另一个山洞,“幻象”消失了。我马上找出地图查出那条河的名字是水河,但这座似古城的地方当时却没能知道。
  几年来我始终都没能忘记这个沿河古城的“幻象”。终于有一天,一位在黔东南挖隧道的朋友告诉我,他去过那座名叫镇远的古城,是一个人口较多的小镇,地处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邻近湖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