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迷潭


□ 朱朝敏

  1

  梅花端盆衣服朝无忧潭走去,右肩上还挎着一个背包。柱龙就恼火了,眉头拧在了一块儿,心却不由地浮+了起来,狠命地摔掉手中的铁锹,哐啷一声翠响,锹板顺着台阶,滚在柱龙脚边,钲亮的锹面聚拢了早上的太阳光,晃着人眼。堂屋里的珍姨不禁咦了声,嘟哝道:招呼(土语:即看好)你的脚。又抬头看消失在高台上的媳妇背影,直叹气。

  妈的,老子不铲了他(她)。

  珍姨不清楚儿子要铲谁,到底是铲媳妇,还是那个隐藏在媳妇心中的把家里闹得鸡犬不宁的陌生男人?但柱龙气得七窍生烟的模样,让珍姨捏了把汗,慌忙弓着驼背走出堂屋.顺手拉下竹竿上搭着的毛巾和袖头,朝无忧潭奔去。边走边吩咐,龙,田里的营养钵今天要打出来,要是下雨就糟了。

  梅花正坐在跳板边的一个石头上,跳板上堆着衣服,衣服还是干的,而梅花正握着手机——珍姨的心就跳起来了,放轻了脚步,探出上半身,看见手机上跳跃着一行字。

  梅花,给谁发信啊?

  梅花惊得慌忙捧住手机,生怕手机掉到潭水里。珍姨的气就管不住了,冷了脸。而扭过头的梅花更让珍姨生气,她又画了眉毛涂了嘴唇,脸上涂抹得煞白,珍姨的声音就硬了——庄稼人这样扮相,不怕人笑话?!

  妈,我再次重复,我要出去打工。梅花站起来,眼色也冷了。

  打工打工,都快把家打散了,你一个女人家,出门就是闲话,你要柱龙如何想。

  我跟柱龙说了,就是打工去,什么闲话,爱说不说的。

  珍姨的心简直跳到了喉咙口,身子止不住地晃。她不想让媳妇看见自己的慌乱,换了口气说,雯雯今年要考大学,到底还是该操心的。

  梅花并不买婆母的账,轻声笑了,接过话说,雯雯早给我们上课了,要我们出去挣钱供她上大学花费,死守家里就只有穷酸一辈子,你看到了,柱龙这个样——不是我说他,磕了半辈子泥巴,越磕越穷酸。

  珍姨的泪就出来了,梅花看不起儿子了,嫌弃儿子穷,没用。心中虚了,有些发呆。梅花一把拉过珍姨手里的毛巾和袖头,淡着口气说,我替你洗了,你回家喂猪去。珍姨只好回头,刚迈脚又停下来,商量着说,我帮你把背包拿回家吧,多不方便。

  梅花犹豫了下,把手里攥着的手机放到背包里,取下背包递给珍姨。

  柱龙刚好返回喝水,看见珍姨走进堂屋,手里拿着梅花的背包,一把夺过。珍姨叹气:她走魔障了,死活要出去打工,唉,哪门子邪啊。

  打屁的工,想相好了,贱妇。

  柱龙翻出梅花的手机,手忙脚乱地按着,信箱里干净得很。柱龙想,她都删除了,一个不留,肯定有鬼。正在气闷,手机一声鸟鸣,来了短信。看着手机屏幕的柱龙,脸庞一阵通红,手在微微地颤抖。珍姨小心问,咋了,龙?

  柱龙咬牙骂了句,老子不铲死他(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