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图腾崇拜对中国哈萨克民族服饰艺术的影响


□ 王光新

  | 内容摘要 | 图腾崇拜是人类童年时代的一种文化现象,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形成哈萨克民族特殊的图腾崇拜,同时也折射到哈萨克民族的服饰上,对传统服饰文化的弘扬,必须发掘图腾所具有的深厚文化内涵。图腾崇拜与服饰艺术之间有着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关系。
  [关键词]  图腾崇拜/图腾观念/民族信仰/心理物化/审美追求
  
  
  
  1-6→哈萨克民族服饰
  图腾崇拜是人类文化史上一种古老而又普遍的文化现象,构成了各民族母系氏族社会时期上层建筑领域的重要内容。
  图腾崇拜是在自然崇拜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图腾崇拜与自然崇拜的不同之处在于:后者是社会处于更原始的情况下,人对一些自然现象的盲目崇拜,而前者则出现于旧石器时代的中晚期。在那时,我们的先人相信,人与某种动物或植物之间,人与生命的物体甚至是自然现象之间存在着一种特殊的关系。
  原始先民认为自己氏族的祖先是由某种动物、植物或者其他无生物演变而来。因此以为自己的氏族同该物之间有一种血缘关系,甚至视为“种源”,于是这种物就被奉为灵物,并将该物作为本族的图腾,物就成为祖先意志的代表,成为部落或者民族的保护神。所以,图腾来源于万物有灵的信仰,图腾的痕迹不但保留在神话的传说中,还保留着后代对灵物的崇拜中。图腾崇拜是在自然宗教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民俗信仰,图腾在民族中处于至高无上、不可侵犯、不可轻视的神圣地位,崇拜是求吉,禁忌是避凶。
  逐渐走向文明的中国哈萨克民族,在深层意识中,仍然埋藏着某种图腾观念,服饰中的图腾形象便是这样一种深层图腾观念的物化,图腾原先的具体形象已随着历史的变迁和人们思维意识的改变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先许多虚幻、模糊的概念逐渐转变为具体可视形象,由“意”生出了“象”。图腾崇拜的物化形象也浸透到服饰当中。如:哈萨克小姑娘、小男孩的塔克亚帽冠顶端中心插着的乌克(猫头鹰的羽毛),据说:猫头鹰与正义相关,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能明察邪恶,人们插着它的羽毛可以辟邪而保一方平安,远离病魔,永保安康。这与远古的图腾崇拜的传延有着深厚的关联。(图1)
  哈萨克族印制、刺绣在衣物上的图腾意象图案及其陪衬服饰的生动而艳丽的图案,无一不是民族智慧的结晶和民族审美与图腾意象心理的物化。(图2、3)其服装款式、色彩搭配、图案风格等,也随地理位置的不同而存在不同的部落特色。例如:“在伊犁地区的乌孙墓葬中,曾发现一些毛织品,还有出土的三棱形骨镞、草编工艺品和刻有精美花卉、动物图案的金银器皿等。”[1]这说明该部落有着自己的图腾崇拜及民俗艺术特色。但是,哈萨克民族各部落的服饰也有共同特点,即都有着皮衣革履、穿貂狐裘的爱好,散发着草原民族的服饰气息。这点充分说明,同一民族由于不同的图腾崇拜或不同的支系有不同的图腾崇拜,从而呈现在服饰上。由于哈萨克民族历史上受萨满教的影响,以白天鹅为哈萨克民族部落的重要图腾之一,(在起源传说里,始祖母被传为白天鹅姑娘)这一形象是在信仰观念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祖灵崇拜与图腾崇拜相结合的产物,同时还体现了母系氏族社会的风俗。萨满教萌起于母系社会末期,女酋长的权利来源于天,白天鹅又是天神与灵魂的化合物体现。哈萨克民族素以白天鹅和猫头鹰为圣鸟,倍加爱护,严禁捕杀,若能得到几支羽毛,更是倍加珍贵。成人的哈萨克姑娘都有用天鹅羽毛配于服饰的传统习俗(图4、5)。
  对于一个民族的群体来说,图腾形象具有普遍的互渗效应,图腾同阳性崇拜现象在我国少数民族普遍存在,其表现在服饰、建筑、装饰、岩画上。在中国新疆巴里坤一带哈萨克族毡房里的中央都有悬挂头羊(种羊)头骨崇拜的习俗,对头羊勇猛、雄健、刚武、繁育的图腾崇拜,在服饰上形成了具有装饰纹样的羊角图案,这是草原上最为普遍流传的图案样式。图有定形,谱有法则。在帽子的外檐、衣襟的下摆处、袖口、口袋盖、领口的图案主要以羊角纹为主,再加以植物图案,因受伊斯兰教的影响,哈萨克民族也禁止描绘带有眼睛的动物,转而表现抽象的羊角纹、植物花卉等具有自然现象、内容的图案艺术。他们通过模拟图腾的形象构成服装造型符号,或者用抽象的几何形图纹来解释图腾的意念,这种崇拜在很多民族中至今尚存。(图6)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7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