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冯沅君小说爱情意识剖析


□ 张亚璞

  摘 要:冯沅君的作品不仅生动鲜活地表达了“五•四”时期时代青年男女的思想、情感和心理,通过对爱情理想和爱情认知过程辛苦历程的展现,表现了知识女性女性主体的真实存在和觉醒的艰难历程,同时,还是一部反映当时女性主体意识的宝贵文献。
  关键词:冯沅君 爱情 女性主体意识
  
  爱情作为社会关系最为集中的体现,它既是指涉自我身份最本己的场域——身心的关系,又是社会关系网络中“我”与他者关系的最基本单位,而在“五•四”启蒙话语中爱情成了表述个人主体的核心能指,是女性与社会产生联系的最主要环节,爱情问题集中涉及了与女性主体相关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和与社会性别相关的文化问题,是社会价值的一种体现,它不仅是女性生命体验和生存经验最为熟悉的领域,也是女性与自我命运抗争、选择的起点。当“五•四”女性满怀激情地浮出历史地表之后,才发现她们既没有历史和空间,也没有语言,只有在社会文化的缝隙中用来自女性生命体验的语言去自我言说。冯沅君就是这样以鲜明的女性意识,在启蒙话语与男性话语的断裂处,寻找到了女性话语的空间,通过爱情追寻女性的真实存在,追求自我主体的存在方式。
  
  一、爱情作为女性与命运抗争、选择的起点
  
  在中国传统文学话语体系中,“爱情”一词却长期失落,在传统封建礼教的制约下,婚姻的夫妻关系倍受重视,而婚姻中的个人情感与个人幸福根本没有立锥之地;在封建礼教秩序下形成的婚姻制度饱含着“门当户对”、光耀门楣、传宗接代之类的社会性内涵,与爱情成为了两个毫无关系的所指,言“情”只言伦理之情,“儿女之情”是痴,是魔,是“笔端罪过”。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借宝黛的痴心泪,感叹“都言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蒲松龄也只能在《聊斋志异》中借鬼狐来抒写男女之情。就连鲁迅也说:“爱情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中国的男女大抵一对或一群……一男多女……的住着,不知道有谁知道。”封建礼教的桎桍严重破坏了人的正常的健康的情感认知能力。在现代女性文学史中,正是冯沅君第一个大胆地赤裸裸地描写爱情,真诚地展现女性恋爱心理和爱情欲求,迈出了中国女性开始冲出封建伦理根深蒂固的男性中心文化意识形态的约束的第一步;以女性主体的身份寻找爱情,阐释爱情,建立这新型的现代爱情理念,并以爱情作为女性主体意识觉醒和成长的起点开始了女性自我言说漫长而又曲折的道路。
  然而两性不同的性别境遇,使男人与女人对待爱情的态度迥然不同。“男人的爱情是与男人的生命不同的东西;女人的爱情却是女人的整个生存”,男人在生命深处把自我确认为一个生活的主体者,爱情只不过是其生活中的一种价值。对女人来说,在封建父权制意识形态的驯化下所形成的女性本质和女性角色,都是以被动依附为核心,以服从奉献为使命,这就决定了女性在爱情生活中沦为附庸的客体处境。男人们争先恐后地宣布爱情是女人的最高成就。巴尔扎克说:“在最佳的生活当中,男人的生活是名,女人的生活是爱。只有女人使她的生活成为一种不断的奉献,就似男人的生活是不断的行动时候,她和男人才是平等的。”男性话语建造了一个使女人把爱情当作信仰,当成一种生存使命“爱情神话”。1921年郁达夫在《沉沦》中用主人公强烈坦率的语言发出了爱的告白:“知识我不要,名誉我也不要,我只要一个能安慰我体谅我的‘心’。一幅白热的心肠!从这幅心肠里生出来的同情!从同情而来的爱情!我所要求的就是爱情!”,充分体现了这一时期社会对爱情的强烈需求和认知程度,并被鲁迅评价为这是“血的蒸气,醒过来的人的声音”,但这种爱情观念仍是以男性的爱情价值为主导,以女性的奉献为条件的爱情神话模式的一种体现。因此,对于女性主体来说,爱情在一定程度上是在最绚烂最迷人的外表下充满陷阱的考验。这样的创作开端也决定了冯沅君在主体言说过程中必将充满矛盾与焦虑,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是作家女性主体意识探索、成长、确立的一个艰难历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