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婚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场婚姻的三次断供


□ 焦 阳

  由谁来洗袜子
  引发的断供风波
  
  结婚半年后的一个早上,借着卧室穿衣镜,正在试一条裙子的我悻悻地看到,卫生间的洗衣机旁,老公常飞正猫着腰在储物桶里翻一堆臭袜子。
  我嘴角浮出胜利的微笑,装没看见也不作声,继续试穿。我跟常飞已经“冷战”两周了,这堆臭袜子,还有洗衣机里积攒下的脏衣服,都是我的“无声宣言”。
  要知道,结婚半年多来,常飞心安理得地成了“甩手掌柜”,进门第一句话就是 “老婆,今晚吃啥?”早上睁开眼还是那句“老婆,早上吃啥?”好像他娶我回来,就是给自己娶了一个带工资的厨娘。双休日大扫除的时候,他反倒成了大忙人,不是早早约了朋友,就是喊了同事,反正不等你累个半死把家里收拾一新,他是不会进门的。
  常飞还不时喜欢跟朋友喝杯小酒。有时回来晚了,我自然要给他脸色看,捎带啰嗦几句。这可捅了马蜂窝,他仗着嗓门大、底气足,居然敢还嘴!有次,他甚至用他们老家成都话说我是“瓜婆娘”!
  那一晚,我跟常飞爆发了结婚以来最严重的争吵,我伤心他不该这么说我,他则以牙还牙地说我经常愚蠢地查看他的手机、钱包,甚至有几次我因为追看电视剧只给他煮了泡面。
  我恨恨决定,以后,他的袜子他自己洗,我不伺候了。于是在“冷战”两周后,我看到了急着上班的常飞在一堆臭袜子里翻捡出一双胡乱地套在脚上的狼狈样。
  这次“冷战”持续了一个月,我们家简直成了刚被小偷光顾过的现场。常飞犯了一次不大不小的胃病,而我闲得无聊就购物,超支很严重。
  我妈打电话喊我回家吃饭,饭桌上有道砂锅鱼头,父亲吃得很香。母亲偷偷问我:“你知道我最爱吃的是什么菜?”我脱口而出:“红烧鸡翅。”她摇摇头:“其实我最爱吃砂锅鱼头,可你爸也爱吃,我就说我喜欢吃红烧鸡翅。看着他吃得香,我比自己吃了心里还高兴。做夫妻就是这样,有爱远远不够,别拿自己的习惯爱好去要求他,这样难免磕碰生气。你要把你或者他的习惯都同化成你们婚姻里共同的习惯,这样才能过好日子。”我心虚地点点头。
  进门,家里桌子锃亮地面洁净,阳台上晾了整整两排湿嗒嗒的衣服和袜子,看来常飞已经彻底打扫了这一个多月来的战场,我突然明白老妈这个救兵是他搬的。常飞很低姿态地递过来拖鞋,接过去皮包。人家给了把梯子,咱总得知道下台阶啊,我呵呵一笑:“你今晚想吃什么?我来做。”
  
  亲人差点成了
  我们婚姻的敌人
  
  婚后的第一个春节,常飞带着我回了成都过年。不回去不知道,一回去才发现常飞他们家还真是个亲戚众多的大家族。
  跟着常飞串亲戚,串到他二叔家时,常飞就有了块心病。常飞的二叔从小就最疼他,常飞当年上大学时二叔还赞助他一笔学费。这些年各忙各的,走动少了,常飞这次回来才听说二叔这些年过得并不滋润,做点小生意都赔了钱,还经常跟家里人生气,年都过不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家庭百事通》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