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学术中心”何处寻?


□ 汪丁丁

  记得我在香港大学工作时,常听到张五常教授雄心勃勃地谈论要把港大经济系办成类似芝加哥大学的世界一流经济学研究中心。听得久了,不得不思考他这个雄心有多大的现实可能性,思考必定引导着观察,这篇随笔把我的观察和思考写出来,就教于读者。
  “经济学研究的中心”,或者广而言之,“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我认为,首先它必须是研究社会科学基本问题的学术机构,其次它必须是在基本问题的研究中居于领导地位的学术机构。我试着提出这两个条件所要求的一组“必要条件”。这些必要条件的意义在于,我们可以依了它们去世界上寻找那些真正可能成为学术中心的地方。
  什么是“基本问题”?去掉冗长的文献索引,我可以“随笔”式地说:基本问题就是贯穿于一个学科的全部历史并且推动着学科发展的那些问题。例如在经济学中,“资本”问题始终推动着经济学发展并且始终没有得到解决(所以是贯穿于经济学全部历史的问题)。这个问题的各种表现形式(表现为同样基本的问题)包括:利润问题或“租”的问题,劳动以及劳动的度量问题,生产过程以及生产的组织问题,人力资本和知识问题,…这些不同的表现形式可以最终遍布经济学全部领域(也正因此而是“基本问题”)。基本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根本就是不可能解决的,研究者只是不断地理解这些问题,不断地重新提出这些问题,从而不断地深化他们对整个理论的领悟。这是学术进步的辩证法。
  当问题永远不能解决并且正由于其永远成为问题而推动着学术发展时,学术就形成了传统。围绕着这些基本问题而形成的学术传统,必须通过学者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如果这些学者突然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那么可以认为学术传统也就随之转移了(例如科学的中心从法西斯德国转移到美国)。为什么传统不能通过书本知识转移到其它地方去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必须引用博兰霓以及其他科学哲学和认识论哲学家的观察。传统是关于基本问题的传统。那么是否一个人单独看书就可以理解这些基本问题呢?当然可以,但是常常非常困难,尤其是当学术传统已经积累了几代人的时候。对基本问题的理解和把握,往往必须靠老师对学生的心智发生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往往必须使学生处于一种时刻包围着他的,渗透着对基本问题的关心的学术气氛中。在这样的环境里,学生可能培养出对传统的继承和发展具有关键意义的“问题意识”。那是一种直觉,一种对与基本问题相关的一切问题和一切事物的敏感性。没有具备这些敏感性的人,固然也可能在偶然情况下发现解决问题的途径,深化对基本问题的理解,但是机会要比具备了这种敏感性的人小得多。这和不具备某种企业家才能的人与具备了那种企业家才能的人相比在特定方向上的创新机会微不足道是同一个道理。
  怎样可以让学生们培养他们的“问题意识”呢?同发掘一个人身上的企业家才能一样,你必须让学生们对基本问题感到兴趣。这就涉及到所谓学术中心的“必要条件”了。一个人对基本问题有兴趣,也许并不很困难。人类共同的好奇心也许足够让任何人对任何基本问题感到一些兴趣。真正困难的,是一个人是否愿意在基本问题的研究上“安身立命”。这里涉及两个因素,一个是经济学可以讨论的,那就是所谓“人力资本投资”的问题。另一个超出了经济学范围,不妨名之为“终极关怀”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