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记忆中的妹妹


□ 温亚军

这次开批斗会,我终于给地主婆二奶奶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这样,我就再也不会受同学们的嘲笑,说我没有阶级立场了。这对我,是个很大的突破。望着二奶奶干瘦的脸上糊满了唾沫,我一下子觉得自己长大了许多,心里头异常兴奋,就在我准备给地主婆再吐一口唾沫时,哥过来一把拉住我说,快点跟我回家,妹妹已经到家了。我回头看了一眼低着头的二奶奶,咽下了嘴里的唾沫,跟着哥往家里跑了。
妹妹果然已经到家了。看上去,我们的这个妹妹还不到两岁的样子,个子小小的,眼睛却很大,她用怯生生的目光望着我们。我兴奋地冲上去,大着嗓门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被我吓着了,张开嘴大哭了起来。母亲闻声跑过来,顺手给了我一巴掌,她把妹妹抱了起来,一边哄着妹妹一边警告我们,今后谁也不准欺负温柔,不准把温柔当外人看待。
我的这个名字叫温柔的妹妹,是个孤儿。在孤儿登记簿上,她的名字叫程丽敏。这是母亲告诉我们的。母亲还告诉我们,从此以后,谁也不准叫她以前的名字。以前,就叫它过去吧,那都是些伤疤。父亲母亲给妹妹起这么一个名字,是想着叫妹妹从此告别伤疤,开始新的生
后来,我才知道,我的这个妹妹是在唐山大地震中成为孤儿的。她和许多在地震中失去父母的孤儿一起,被民政部门运送到了我们家乡。
我的家乡是一个靠天吃饭的地方,妹妹这批孤儿来到我们这个地方时,正赶上旱年,粮食严重歉收。其实在我们这里,即使不是个旱年,收成也好不到哪里去,每年都是眼巴巴盼着国家的救济粮,掺上野菜、树和树皮度日。谁家里,也不愿多添一个要吃饭的人口。公社接到妹妹这批孤儿后,没有人报名领养,公社就不断地开会,发动群众,号召大家伸出援助之手,抚养孤儿。但这一点也不起作用,在粮食与境界之间,大家都选择粮食,没有几个人主动来领养孤儿,最后,只好从干部身上下手,叫干部带个头。我的母亲是队里的妇女队长,她当仁不让,得领养一个孤儿。孤儿里,那些男孩子,还有年龄大点,日后可以成为好劳力的,都叫那些有点权或者有点门路的人领走了。母亲就领回来了这个温柔。
家里一下子多了一个妹妹,生活就像被割开了一道缝,阳光漏了进来,多了一些色彩,我们高兴得上蹿下跳,稀罕得很,谁也没有把妹妹当孤儿看待的意思,相反,我们全家都围着她转。很快,妹妹温柔哭得少了,和我们在一起疯玩,高兴了,她还会笑起来,一笑,她腮上的两个酒窝可爱得很。我们有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生活中多了不少情趣。可事实上,我们家的情况非常难过,最叫父母发愁的是吃了上顿,就没有了下顿,大多时候的下顿,都是靠父母去挖野菜,或者由父亲去偷生产队里还没有成熟的玉米糊口。在养家糊口上,母亲是绝对不会去偷的,她是妇女队长,也算是个干部了,她不能干这种事。母亲也不允许我们兄妹去偷,但她一般不会阻止父亲的行为,好像父亲就该是干这种事的。尤其是妹妹温柔来我家之后,她吃不到有营养的食物,几天下来,就明显瘦了,那双眼睛看上去更大了,怯怯地看人时,那清澄却无神的眼神总是叫人心疼。每到吃饭的时候,母亲抱着妹妹,一边给她喂菜汤,一边小声问父亲,你今天咋没有去啊,没看到柔柔不爱吃菜汤?父亲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低下头支吾着,说是看护庄稼的人又增加了,手里还拿着枪呢。母亲当着我们的面,不好再说什么,等我们吃过饭走了,母亲就对父亲说,他们手里的枪是民兵训练时用的,里面根本就没有装子弹。
第二天,我们吃的菜汤里会多些玉米粒,是那种又香又甜的玉米粒,很好吃。母亲给妹妹碗里捞的玉米粒最多,我们兄妹没有人会反对母亲这样做,都觉得妹妹应该吃些好的。尽管这样,妹妹温柔的脸色却一点都不见好,并且,她时不时就把吃下去的东西吐了出来。母亲心疼妹妹,经常给她做些纯粮食的饭吃了,不知是怎么搞的,妹妹也会毫不含糊地吐出来,而且,时隔不久,妹妹一到了晚上,就整夜整夜地哭个不停,父母只好轮换抱着妹妹摇晃着在地上走来走去地哄着,可妹妹还是哭得声嘶力竭。妹妹是生病了,母亲背着她天天去医疗站打针,一连打了几天,也不见好。医生只说是水土不服,没其他毛病,吃点有营养的食物补充补充就好了。看着妹妹吃下去的都吐了出来,晚上哭得死去活来的样子,母亲抱着妹妹,自己也哭得泪人儿似的。父亲实在看不下眼,就去了一趟公社,他在供销社想给妹妹偷一袋子奶粉时,被人家抓住了。很快,父亲的批判大会就在公社召开了,过后,像轮回演出似的,父亲又到各个大队、生产队里去开批判会,连我们大队的小学也没有漏过。看着站在台前低着头接受批判的父亲,我们兄弟都耷拉着头,不敢看别人一眼,觉得做贼的父亲比地主婆二奶奶更丢人,同学们把我们看扁了,在一片声讨声中,我们在心里把父亲恨上了,心想着从此不再理这个偷东西的贼了。可是回到家里,看到妹妹面黄肌瘦的样子,我们的心就软了,说到底,父亲还是为了妹妹,心里就不再那么强烈地恨父亲了。父亲还被关押在公社,可能还得开新的批斗会。一想到父亲给我们带来的耻辱,我们兄妹几个商量,父亲回来后,我们都不和他说话,以此来表明我们的清白。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