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在左,我在右


□ 邓雅心

邓雅心

1

实话说,我曾亵渎过母亲。

记得那年,初春的一个晚上,雷声轰隆隆地从小镇上空碾过,下雨了。

我指着窗外密密麻麻的雨线,说:“妈妈,下雨了。”

母亲说:“嗯,收衣服。收完衣服睡觉去。”

本来我打算趴在窗台上看雨的,结果母亲 噌噌噌地跑上楼,催我收衣服,催我洗漱,催我睡觉。我拗不过她,只好乖乖地去收衣服,然后乖乖地爬床上睡觉。

那个夜晚,雷声像卡车一样,一轮接一轮地滚来,风吹得窗户哗哗作响,“一颗星星,两颗星星,三颗星星……”我蜷在被窝心里默数着。

小时候,我和她同睡一间屋子,屋子里有两张床,一张是她睡,一张是我睡。中间用一张方块帘子隔开,家里的床铺是木板拼成的,稍微一翻身,就能听见床吱嘎吱嘎地响,她验证我是否睡着的唯一标准就是听我翻身没有。她若发现我不听话,就会说:“明天没有大白兔啦!”为了那颗可怜的大白兔奶糖,我只能事先准备好一种姿势,闭着眼睛心里数“一颗星星,两颗星星,三颗星星”地入睡。

半个小时后,雷声渐渐停下来,雨声也越来越小,耳朵边开始安静,母亲并没有睡下,她还穿着睡衣在暗灯下为我织毛衣,时不时在床那头自言自语地说:“又多勾了两针……唉,漏针了,重来!”

“一颗星星,两颗星星,三颗星星……”

……

一个钟头后,我听见从巷子口东边传来响亮的皮鞋声,整个石板路咚咚咚,咚咚咚,那声音越来越响亮,最后在我家门口停下了。

“惠芳!惠芳!”一个男人在门前急促地敲着门。

母亲急忙奔下了楼,大声回应着。

“睡觉没?我来找你借一副麻将!”是夏叔叔的声音,我能听出来。

“哦,你进来吧,我找找。”母亲开了门,让他进来。

夏叔叔进屋后,和母亲在一楼寒暄了几句,然后两人就蹑手蹑脚地上了楼,夏叔叔过来瞅瞅我,轻声说:“遥遥睡着啦?”

“嗯,她睡了。”母亲轻声应着。

他俩上楼后,就停止了先前的喧哗,母亲并没有翻箱倒柜地去找麻将,他们俩开始在屋子里说悄悄话,再后来,灯熄灭了,夏叔叔没走。

……

我听见从帘子那处,传来一些轻微的声响,先是床吱嘎地被人坐下了,而后是夏叔叔解皮带时,皮带上挂钥匙链子的摇晃声,紧接着,我又听见那张床被两个人同时躺下的吱嘎声,接着,他们在那边喃喃私语,偶尔传来一阵轻笑。

屋檐的雨滴还在缓慢地敲打着窗台,这个夜晚变得宁静而诡异。他俩一会有声音了,一会又没声音了,一会轻言细语,一会听见她从床的那头发出微微呻吟。我紧闭着眼睛,有些窘迫地浑身上下凝结不动,凝神静听,凝神等待。

……

我胆怯地哆哆嗦嗦地睁开眼睛,透过帘子,我看见他们的影子。他们依然没有结束,我的舌根里窝着很多口水,不敢吞咽。

……

“谢谢了,惠芳!明天下午我把麻将送还你!”夏叔叔一边开门,一边很大声地说。

“不客气,你们慢慢玩吧,随时还都行!”她把他大大方方地送出门,就这样,这个男人大大咧咧地走出去,又咚咚咚地踏着青石板路回去了。她关上门,整个巷子都寂静了,她又蹑手蹑脚地钻进屋子,我听见她微微地掀开帘子的窸窣声,又听见她放下帘子,自己爬上床的声响。

第二天早上,她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很平静地准时起床。起床后,她像往常一样坐在镜子面前梳理头发,她的头发又长又卷,她把头发绾成一个高高的发髻,打一根木钗子。然后她又同每一个早晨一样,把衣柜来回翻个不停,衣柜是木式的,睡梦中我若是听见吱吱嘎嘎的声响,便知道是她起床了。

她梳洗满意后,又准时把我叫起床,起床的第一件事,不是要我去洗漱,而是需要我去卫生间拿毛巾,跪着把卧室的地板擦一遍。她说:“一定要跪着擦,否则不干净。”她是个特别讲究卫生的人,见不得家里有一丁点脏东西,我们家的花台上找不出一粒花泥,她说花泥应该在花盆里,不该在花台上。家里的鞋柜也干净得很,她每次上楼,都要把鞋子拿到门槛上拍拍才带进来。家里不能有一点灰尘,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能有。

这天早上,我擦完地板,吃完早饭,背着书包去上学。太阳已经亮晃晃地挂在了天上,老师说,太阳的工作就是给人类光明和温暖,然而,在我看来,太阳是出来探视人类的,比如探视那些可耻的秘密。走之前,我看了一眼母亲,她仍旧若无其事地在厨房认真打理着。

  

2

我家是住在一个古镇上,古镇的名字叫偏岩。八岁那年,母亲坐在自家门口说,偏岩是明末清初的时候建的,因为老街的西边有一道倾斜高耸的岩壁,所以叫偏岩。母亲一边说,一边坐在自家门口挽毛线。

太阳出来了,很明媚地照在老街的屋檐上,照在老街的青石板路上,也照进了我家的门槛。大街上有人三三两两地走过,他们刚从华蓥山挑水回来,一路上荡出的水,落在地上,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分享:
 
更多关于“母亲在左,我在右”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