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石城记


□ 狄 马

  这几年藉着各种因缘,差不多把故乡榆林的各个县都转遍了,只有为数不多的还残存在想象里,吴堡便是其中之一。2007年深秋,我所供职的杂志要在榆林开发行会,朋友文多便撺掇着,到吴堡古城玩一回。
  我们一早从榆林市出发,沿无定河川南下,先至绥德,在城中疏属山巅看过绥德汉画像石馆,便驱车上了吴子高速公路,不到一小时便到了吴堡。穿过大兴土木的县城,绕到城北的公路上,曲曲折折走了近一小时,隐隐望见一座残破的古城落在不远处的山梁上。人说,吴堡古城到了。
  
  铜吴堡
  
  一进古城的北门洞,你立刻会被眼前的破败景象震慑住。到处是断垣残壁,到处是枯井野蒿,到处是破窗烂灶。没有向导,城内有几孔烟囱在冒烟,但看不见一个人影。每一座石砌的四合院都是传统的陕北窑洞建筑,碾磨俱在,但大多破纸迎风,人去楼空,令人目断魂销。从断墙边望进去,你依稀可以辨认出每个院子里的苔藓小路,但没有十足的胆量你不敢跨脚进去,生怕会有个野鸽秃鹰从里面扑愣愣飞出,生怕会有城狐社鼠从齐腰身的荒草中突然站起。
  走在院子背后的幽暗小巷里,你可以想象当年店铺林立、商贾云集的盛景,也可以慨叹世事无常、白云苍狗的变化不居,唯独你觉得很难拈出一个词来定义眼前的感受。与我们同行的两个小姑娘大声喊着“美啊!美”,其实,“美”这个词用在这儿太过肤浅,因为美的东西往往给人的是和谐、自然、均衡、巧妙的印象,而眼前的景色显然不是。西方人把美和崇高分开,认为美是人的爱心在对象上的体现,是变相的同情;而崇高则是我们见到无法认识的力量时所引起的惊惧和逃避。美有形式,崇高则没有形式。堆放在我们面前的这座废弃的荒城是不是就是西哲说的“崇高”?这么一想,转眼又觉得多事。因为人的感觉很复杂,不是总可以拿理论解释。美人出浴、贵妃醉酒、风中玫瑰、月夜孤舟固然很美,可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壮士喋血、英雄受难,美在哪里?你明明觉得它不美,可就是被一种无以名状的悲哀撞击,不能自已。鲁迅说的“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似乎才更接近此时的感受。
  沿着丈把高的城墙走一圈,你就会知道“铜吴堡”何以谓之“铜”也!古城雄居于吴山之巅,城东南西皆为万丈悬崖,城北有一条简易土路与后山梁相连。黄河绕城东南急速流过,因而又有“邑枕黄河”之说。城西为大桥沟,西门外有一羊肠小道直通沟底,为旧时城中居民挑水之地。城南门外有一条官道与今宋家川镇相连,蜿蜒崎岖,神鬼见愁。东门有名无门,只留小洞门形,只因当年居民听了一算卦先生的卦辞,曰,东乃坤之位,坤乃万物之母。如东门洞开,则男不守家,女不从夫,淫风大炽,日久必纲常危坠,长幼失序,遂请城中长老率道德民兵若干,用石头堵死东门,以绝后患。如今立于绝壁之上,可远眺黄河滚滚而来,亦可闻对岸山西军渡的鸡犬之声。纵目俯视,瞭见黄河行舟如一苇过江,慢慢悠悠,更凸显了古城的雄奇壮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陕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陕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