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输在起点的儿童美术教育


□ 李 凌 张海燕

  留美博士黄全愈先生说,中国的中学生年年能击败众多对手,获得国际奥林匹克知识竞赛的各种个人奖和集体奖,但当今中国的高校从来没有培养出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才。儿童教育专家王灿明教授曾撰文,为什么我们赢在了起点却输在终点?事实上,我们真的赢在了起点了吗?国际奥林匹克知识竞赛赢的是书本知识上的记忆,而诺贝尔奖输在了学生的创造性上,这两个问题的输与赢并不存在着必然。
  教育学博士上官子木说:“国际学科国际奥林匹克赛无论题出得有多难,多灵活,都在已有的知识范围内,用现成的解题方法来解有正确答案的题。”在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下,我们的基础教育虽然在表面上是“基本功扎实”但却缺乏后劲。也可以这样说,中国如果按这个教育体制走下去,培养的人才只能是离诺贝尔奖越走越远。要是输还有点希望,美国在类似的竞赛中不老是输吗?
  教育是相通的,体制是一样的,死记知识的做法自然的也要带到幼儿园里。幼儿园的美术教育更让人担忧。儿童在没入幼儿园之前,本来是充满想象与幻想的,有很强的求知欲和好奇心,经过幼儿园老师的管理、训化、规范、诱导、控制后,变成了非常听话的好孩子。
  他们是这样教育的,“注意力要集中,我提什么问题,赶快动脑筋思考,跟着我走。什么是棒?老师让你听你就听就是棒,让你唱你就唱就是棒,学习本领就是棒。”接着老师要求学生连续背诵“坐有坐样,站有站样”十几遍后,小朋友在老师的指挥下挺胸、抬头、双手放在身后,在不准说话、不准做小动作的要求下,开始静静地听老师讲课。
  老师要求画法要标准,要与老师的一模一样,老师在黑板上画一笔,孩子跟着老师画一笔。对画得与老师的画比较接近的孩子进行表扬,贴在墙上展示;对画得与老师的画差别太大的,则提出批评;对不听老师的,乱画的,画得“乱七八糟”的批评更加严厉,甚至,当众把画撕了。在画画活动中说我不会画的小朋友,大都受过此挫折。
  在这里,孩子的人格,孩子的自尊没被尊重。老师看到的只是“幼儿的无知,只能把幼儿看作一个等待填充的无知的口袋,因而幼儿的本能、天性、兴趣等便被漠视了”。这种死记画法的教育直接带来的结果是,画面千篇一律,千人一面,无论孩子画什么样的题材,只要画面上需要老师曾经教过的那些形象,在脑子里有“备份”的“文件”就会很快得到“给老师教得一样”的复制。如,在画面的左边画上半个太阳,太阳的右边是一溜溜形态造型一样的小鸟或白云,尖顶小屋的烟筒上冒着大小不一的一溜圆圈的烟,带有疤结的老树长出嫩绿的新芽,几棵经常出现的小花草等等。
  就是这种完全剥夺孩子想象与创造的“填鸭试”教育,却能得到好多家长的支持及赞同,认为老师很负责,手把手的一笔一划地教,画得画既干净又漂亮。“俺画啥像啥”常常是家长炫耀自己孩子画得像的口头禅。我们的老师和家长直到现在还没认识到儿童有自己的认为和感受,还没有充分地认识和发现儿童的天性、潜力、财富,我们的教育急不可待地试图使儿童早日脱离童稚状态,催促他们尽快进入成人世界。其结果便是,我们的儿童教育如同赶鸭子上架。儿童不能用自己的语言说话,成人给规定了一切可学的东西与方法,即便是我们再有热情,用这种极端错误的做法去教我们的孩子,我们能有好的结果吗?我们的做法只会离我们所期望的目标越来越远。在这种无视孩子感受的教育下,我们的孩子画得向日葵的花心很圆很圆,画得向日葵的花叶均匀得一样大。而事实上,幼儿园的孩子在没经过“助长”和成人“污染”的自然条件下,是不可能画得很圆的,画得花叶更不会一般大。即便是美术专业毕业的,教儿童画画还需要对儿童心理学、生理学、教育学等相关学科了解后,才能“上岗”。但事实上能做到的寥寥无几。教孩子画画的教师本来就没有专业和审美知识,用的又是错误的教材,能教成什么样可想而知了。就是有审美和专业知识的老师,我们的教育体制也不允许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加上自己的认为和见解。我们的教师在怎样教上是没有自己权力的,“教师的义务就是按照课程计划的安排,教会学生掌握教材内容,对教材没有发表意见和改进的任务,谈不上参与课程编制问题,只需要在课程确定后对教师进行培训即可。这种偏颇的认识和做法也在很大程度上压制了师生在课程编制和实施中的创造性,限制了课程的创新。”我们的儿童美术教育是不是在起点就输掉了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