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故事与生活之间


□ 陈 予

  维吾尔族作家穆罕默德·伊明是一名既从事文学翻译又从事文学创作的复合型双语作家,他的大部分中短篇小说创作于二十世纪八十至九十年代,创作的高峰期与新时期汉语文学的复兴、繁荣同步。这个时期新疆维吾尔文学创作也获得长足进步,涌现出一批才华横溢具有广泛社会影响的中、短篇小说家。正处于人生金色年华的穆罕默德·伊明迅速走出“文革”的阴影,自觉完成文学创作的转型,以充沛的创作力和形式多样的优秀文学作品,加入到新时期新疆维吾尔文学阵容强大的合唱之中。
  《没有脊梁骨的幽灵》是穆罕默德·伊明具有代表性的一部中短篇小说集,入选的作品大多发表于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汇集了其中短篇小说中的优秀之作。小说反映的社会生活场景以现实为主,亦有非现实场景的作品,但无论是乡村题材还是城市题材,包括非现实的灵幻类小说,关注的主题都是相同的,即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真、善、美与假、恶、丑。在现实生活中,真、善、美与假、恶、丑既是对立的,也是统一的。既属于道德范畴,也深具哲学和美学意味。它们是三对“冤家”,也是三对“夫妻”。正是生活中这些对立统一的元素构成了矛盾生活的瑰丽风景,演绎出丰富多彩的人生故事。真、善、美与假、恶、丑之间的对立、张弛、分合,构成了文学故事的基本要素。故事由此而生,也由此而发展。这些对立因素的增、减、消、长决定了故事的舒缓、紧张、起伏跌宕及故事的精彩程度。
  穆罕默德·伊明是一个关心社会,关心道德,关心人的心灵的作家,并倾心于故事。讲故事,用故事来展示生活,表达作家的思想感情,是维吾尔族小说家的一种共同爱好。他们笔下的故事或直接来自生活,或在生活故事的基础上添油加醋,变形、夸张。穆罕默德·伊明继承了这种源自民族生活方式,源自民族文化的艺术秉赋,成为故事的制造和演绎者。
  短篇小说《阿依努丽》在有限的篇幅里,容纳了一波三折,如同连环画般以乡村生活为背景的故事:勤劳善良的阿依尼莎大婶年轻时嫁给了“冬天呆在馕坑边”“夏天躲在树阴下”,吃饱肚子就万事大吉、游手好闲的懒汉马木提,生了十三个孩子,活下来的只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阿依尼莎起早贪黑,只身承担一家五口养家糊口的重任。儿子吾麦尔不争气,十八岁时就跟一个克死过两个丈夫的中年女人不知私奔到哪里去了。可怜的阿依尼莎大婶含着热泪,咬紧牙关,继续把女儿抚养成人。两个女儿相继走进婚姻殿堂,可一年之后,厄运接踵而至,先是小女儿被一个爱上了自己丈夫的姑娘下毒害死。不久,大女婿在一次事故中不幸亡故,大女儿吐尼莎年纪轻轻地做了寡妇。降临到孩子头上的灾难,对阿依尼莎大婶是沉重的打击。仿佛是命运要考验阿依尼莎大婶的意志力,三年后成了寡妇的大女儿吐尼莎的肚子突然大了,对于生活在乡村的纯朴的阿依尼莎大婶来说,这一耻辱带来的打击和伤害不亚于前者。她在乡亲们中间抬不起头来,一度“把自己关在家里”。但是,“在那靠公社食堂的玉米糊糊维系生命的日子里,长期不出门就意味着自寻死路。”看着女儿的可怜相,阿依尼莎大婶再一次承担起养活即将成为母亲的女儿的重担。分娩时女儿吐尼莎难产,孩子降生了,“年轻的母亲连孩子的面都没有来得及看一眼,抱着心头的秘密永远离开了人世”。阿依尼莎大婶义无反顾地又承担起抚养外孙女阿依努丽的责任。生活的打击仍在继续:丈夫马木提感染风寒,卧床不起,无钱治病,最后辞世入土了。世上只剩下阿依努丽和她相依为命。身体和心灵都日渐成熟的阿依努丽因为谁是自己的父亲一次又一次缠问阿依尼莎大婶,搅乱她本已平静的内心。当阿依努丽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和一个叫吾甫尔的小伙子偷偷恋爱时,故事具有了悲剧色彩:阿依努丽爱的吾甫尔不是别人,而是因账目不清而自杀的库房保管员克尤木的儿子,而正是这个名叫克尤木的库房保管员在遍地饥馑的年代以几十斤小麦为诱饵,让年轻的吐尼莎委身于他生下了阿依努丽。阿依努丽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和她同父异母的哥哥相爱了。一段孽缘孽生出一段新的孽缘:这个秘密阿依努丽一无所知。而阿依尼莎却心知肚明。阿依尼莎全力阻止悲剧进一步发展。她做了一切努力却未能奏效。不明真相的阿依努丽不顾外祖母的劝告和坚决反对,为了追求爱情,追求幸福,留下一封信和年轻的吾甫尔远走他乡,从此杳无音信。肉体的疲惫,精神上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让这个孤苦无依的老人再也无法承受,在一个寒冷的日子里身心交瘁的老人去戈壁滩砍柴时终于倒在了荒野上。小说中的阿依尼莎大婶像鲁迅小说《祝福》中的祥林嫂一样,是一个命运十分悲惨的人物。如果说小说前半部分中阿依尼莎大婶所经历的亲人的背叛和死亡还属于生活层面个人生活不幸的话,小说中阿依努丽的出现以及阿依努丽与吾甫尔之间发生的爱情使小说中人物一般意义上的苦难升化为悲剧。这一悲剧具有多重意义:既是孙女阿依努丽的,也是女儿吐尼莎的,包括阿依尼莎大婶在内,所有的人都是悲剧性人物。应该说小说中的这类故事在中外文学作品中并不鲜见,《罗密欧与朱丽叶》、《莎乐美》之类的文学作品把这类故事演绎得更精彩,也更深刻。故事本身并没有什么独特之处,之所以选择这篇小说作为解读穆罕默德·伊明小说世界的钥匙,并且不厌其烦地叙述小说故事情节,是因为小说《阿依努丽》作为其小说中的一个个案,它在语言上,在叙事上,在故事结构上,比较集中地体现了作家的基本美学追求和思想倾向,在其小说中具有普适性。形成其小说的精神之“核”。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