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维宪或者违宪


□ 黄 卉

  今年六月二十二日,德国北威州选举,联邦德国总理施罗德所属的社会民主党惨败。当晚施罗德发表声明,要根据《基本法》第六十八条向联邦议会(Bundestag,简称“国会”)提出信任案。他的目的不是争取国会的信任,而是不信任,从而具备提请总统解散国会、提前进行全国大选的法定条件。根据《基本法》第六十八条,总理失去国会信任,国会又无法选出新总理,总统应在二十一天内决定是否解散国会;如决定解散,则在六十天内举行大选。七月一日,施罗德正式向国会提交信任案。他指斥反对党基督教民主联盟“权欲失控”、利用其在联邦议院(Bundesrat,简称“议院”,德国的联邦议会和联邦议院与英美式的上、下议院设置不同,德国联邦议院由各州政府代表组成,完全按照州政府指令行事,投票支持或反对联邦议会通过的法案)的控制力,阻挠一切改革议案,致使执政联盟无所作为。各政党纷纷申明不同的立场,但都同意提前大选。国会投票结果,施罗德如愿“失去了国会的信任”。
  施罗德启动《基本法》第六十八条的背景并不复杂。他领导的“红绿联盟”一九九八年上台执政,二○○二年以三票的微弱优势留任,处境日难。最严重的指标就是,失业率持续上升,超过五百万的失业人数突破了选民的心理底线。政府推行的系列“基民盟连续执政十六年早该开始的(惧怕得罪选民而耽误了的)”改革政策,几乎无效。施罗德斥责反对党利用在联邦议院的多数优势,在过去七年中,对二十九项获国会通过的立法案投了反对票,比议院从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九四年间提出的反对案总数还多。其实,二十九项遭议院反对的立法案中的二十八项,最终还是被通过了的。执政党的改革政策遭到的阻力,出自党内的绝不小于出自反对党的,正是由于修正乃至抛弃了社会民主党代表的社会公正原则,使该党的传统利益、稳定的社会基础政治力量分裂了。而且,施罗德有过很长的时间——整整七年——去改变困境,但都错过了。当反对党在议院取得“可使政府瘫痪的”多数,他只好以负责的态度,打出他手里的最后一张牌。
  从经济萧条到政治涣散,没人敢说提前大选不是必然。但宪法学家可以说。他们惊呼:总理信任案违宪,万万使不得!“宪法危机”出现了。法学家、绿党议员魏讷尔·苏尔茨向总统喊话:“总统不能成为违宪的同谋。”他准备了诉状,当总统批准解散国会、大选提前,他就向设在卡尔斯鲁厄的联邦德国宪法法院提起诉讼,起诉总统决定违宪、无效。
  七月二十二日,德国总统科勒在法定期限的最后一刻——在充分表现“深思熟虑”之后——批准总理解散国会的申请。德国新一届联邦议会选举(提前一年)最迟在今年的九月十八日进行。
  总统站到政治家一边,捍卫宪法的责任留给了宪法法院,苏尔茨议员的状纸已经交到他们手里。这次,宪法法院不能像审理一般宪法案件那样一拖就是几年。政治家们没有在等候判决,巴伐利亚州州长史道白虽然说“宪法法院必须做出自主的决定,不能受任何他人意见的影响”,却又说,“如果宪法法院从法律角度认为提前大选违宪,后果将是严重的,对德国是不利的”。媒体偶尔提及“违宪问题”,注意力已在竞选战争上面。大多数法学界人士(包括“违宪论”者)相信,宪法法院不可能做出违宪判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