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兰蔻时代


□ 若荷

  小布是我小时候的好友,那时,我与小布经常一起上学,放学后就断不了跑进小布家,享受她母亲端上来的一碗酽红的大叶茶,去喝小布奶奶做的金黄的玉米粥。几乎全村的人都知道,她家除了有一棵古怪的洋槐树之外,还有高达堂屋宽敞的院落。我常盘坐在她家门厅里的蒲团上,往屋子里偷偷张望,果然看到电影里才有的那种古色古香的家具,我想象着这里最早应该是一所深宅大院,只是年深日久让它显得如此的陈旧。

  小布喜欢吃全面的锅饼,我就让母亲买了锅饼换她的煎饼吃,煎饼是地瓜面的那种,吃起来有点甜又有点酸,卷着用香油调过的切成条的老咸菜。咸菜条每一根每一丝都切得十分讲究,不知是谁的手艺。它让我想起小布清瘦的威严的祖母,她纤细的手握刀柄的样子在老咸菜上轻轻地弹动。老咸菜丝油汪汪黄灿灿香喷喷的,一看就知道是经了淡淡香油花儿浸泡过,让人垂涎欲滴。

  小布的奶奶曾是当地大户人家的女儿,和小布的爷爷好上后无法挽回,小布奶奶的娘家才把小布奶奶嫁过去。有钱人家自然是少不了陪嫁的,除了现有的房子和土地,嫁妆中也可能有金银财宝。我和小布上小学时三年自然灾害已经过去,我们没吃过老人们吃过的苦头,不过我们还接续着过粗茶淡饭的日子。小布家很会过生活,这与她家的传统有关系。我记得当大多数人家口粮不够吃时,她家里仍能喝上一些玉米面糊糊,偶尔包一顿白面粉掺‘的瓜面水饺。

  小布的奶奶也很懂得朴素节俭,每顿饭都在稀汤里掺一些蔬菜,有时是集市散去之后拣到的菜叶,有时就是地里挖来的野菜。春天初来的时候,蔬菜断季,集市上是没有得拣了,各家各户窖洞已经揭然一空,野菜也几乎没地方去挖,小布的奶奶才不得不从粥里减少了这道程序,少了掺蔬菜叶子的玉米面糊糊,开始在每一个人的碗里清澈见底照得见影子,大家这才发现,小布家也同样是捉襟见肘的家境。

  为了等野菜下锅,会过日子的奶奶天天眺望院中的那棵洋槐树,这样瞅着瞅着,好像就能从枝头瞅出几朵花来。’果然不久槐树真的开起花来,不光有一嘟噜一嘟噜的白,更散发着一阵又一阵的香。小布的奶奶一边跷脚乐着令人打槐花,一边拍手笑着自言自语:怎么就赶上不景气的年份?小布的父亲就在小布奶奶的自言自语里带领全家上树打槐花晾在天井里的苇席上。此后每顿饭里不但又有了挖来的野菜,还有了玉米面里掺杂着槐花的槐花饼,焦黄的玉米面被满满的星绿点染,不仅好吃而且还非常好看。

  小布家的洋槐树的确是很神秘的。树木分枝砍权,本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了,可是小布的自家人折树枝不会流汁,而凡有外人折它就会流汁个没完,所以村里人觉得这棵槐树有不解的秘密,虽然无人不对这棵槐树能救需时之炊而羡慕而十分的敬畏,但仍不敢上前摘取一叶一枝。每当槐树开花之时槐树的树冠都涉过墙头到小布家的院墙以外去了,槐枝覆盖了院墙以外的大街和小巷,就是这样那花也一点不见减少,从花开到暮落整个枝头完整无缺。

  据说,当年日本鬼子进村,曾绑了小布的爷爷捆在树上拷打,想得到村里抗日队伍的消息,小布的爷爷宁死也不透露半句。伪军向老槐树开枪恐吓,谁知树身竟流出掺血一样粉白的汁来,汨汨不断。当翻译官把这一怪异现象汇报给日本人,当官的日本人向古槐鞠了一躬,又对着旁边的一把太师椅恶狠狠砍了一刀,这才满腹疑惑地离开。多少年后,我在一位喜欢收藏古董的文友家里喝茶,看到一对太师椅古色古香的不同凡响,其中一把扶手上面留有一块刀砍的痕迹。它的典故出处和当年我听说的毫无二致,流落于此的原因是他的原主人故去了,少主人全家也已经移居外地。难道少主人就是小布吗?

  我记得,小布的几个伯伯都在北京工作,凭着这种优越的家庭,小布的生活很有点欢乐,不少吃不少穿,还能和同龄的孩子一起读书。我们想不出小布的不高兴出自哪里,小布的心事从来也不让我们知道。听说小布因此挨了父亲的打。小布家的女人都很温软,惟有她的父亲是一个倔老头,可见男人大小都有点粗野的性格。小布说她很想做一个男孩子,这样她可以爬树也可以去摘花。凭什么女孩就不能上树呢?小布肯定是想学她的哥哥,也想上树摘槐花却遭到她父亲的打骂。小布的奶奶说,不让女孩子上树是老一辈子的规矩。

  可是,这个规矩她不就破过了?我们都私下议论小布的奶奶,当年是谁不让出嫁而硬要嫁给小布爷爷的?不过以事论事,小布不能上树这是她家定的规矩,谁说也是白说。我们越是白说,小布越是握紧了拳头。终于有一天,小布还是趁人不注意时攀上了那棵洋槐树,在那上面很是得意地足足呆了几十分钟。第二天小布没来上学,眼看第三天也没有来,老师慌了,问我,你和小布是最好的,为何你来上学她却不来上学了?我摇摇头大惑不解。

  大惑不解的我也很纳闷,回到家就去问大人,家人说你们老师也真是,有这样的问法吗?你上学为何要和小布拉上攀扯呢?小布要是病了,犯了什么事,不去上学,难道我们也不能上学了不成?我心里老想着小布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大人因为生气,也不让我去看小布。就这样,一个晚上我都在做梦,梦见小布来找我上学。我听母亲跟父亲在床头边嘀咕,这孩子的胆子太小了,这么点小事,就禁不住老想着,所以容易做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兰蔻时代”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