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菲律宾巴纳韦梯田 在“濒危”中挣扎的世界遗产


  撰文/秦昭

  地球上的庞大梯田群曾书写过辉煌的人类农业文明,哺育了一代代为它劳作的子民。然而,在从传统迈向现代的历程中,这种古老的田制也在面临着新的挑战。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菲律宾巴纳韦水稻高山梯田便是其中的代表,那儿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新故事?让作者带着我们去一探究竟。

  东方出现了鱼肚白,破晓前清凉的晨风吹起。巴纳韦梯田传统祈祷仪式已进行了快一个通宵:三头祭祀用的大肥猪已屠宰完毕,与鸡、茶叶和稻谷等祭品摆在一起;四位伊富高族德高望重的老者头戴庄严的桶帽,身披红黑色披风肃立着。随即,一位老人伸开双臂,围着火塘缓缓地跳起神秘的祭祀舞蹈,旁边的人随着节拍哼唱着——今天是收割稻谷的日子,愿天上和地下的神明和先人保佑丰收,保佑伊富高父老乡亲们富足平安……

  在祈祷的歌声里,天幕徐徐拉并了,阳光下,山地荡漾着金色的稻浪,一座座天梯般的梯田拔地接天。

  深山中的万顷“天梯”

  这里便是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古代人工景观的巴纳韦梯田群,它位于菲律宾吕宋岛北部的中科迪勒拉山区,距离首都马尼拉三百多公里。这里群山林立、地无三尺平。据说两千多年前,来自中国南部和东京湾等地区的移民曾落脚于此,带来了梯田文化和耕作技术。经过漫长的开垦和精耕细作,逐渐形成了蔚为壮观的梯田群。

  与世界其他地方的梯田相比,巴纳韦梯田最大的特色是其巨大的海拔高差和陡峭的坡度——梯田从山脚河谷开始,一层层上升,可达海拔一千五六百米处,许多地方的坡度达到七八十度。在这样的陡坡上,每层梯田的高度往往比它的宽度还要大,它们层层叠叠,让山峰看起来仿佛气势磅礴的绿色高塔。如果说那些柔美的缓坡梯田像婀娜的姑娘,巴纳韦梯田则是伟岸的英雄。

  这令人震惊的世界遗产并非只有雄壮的外观,其曾运行千年的水利排灌系统和行之有效的农户互助耕作方式同样令现代人惊叹,漫长农耕历史衍生出的独特传统和风俗亦是厚重多彩。

  气势磅礴的梯田群由多个相似的小流域梯田构成——山地的最高处是村民共有的龙林,它不仅是人们精神和文化的神圣中心,也是梯田的生命源泉,有着特殊的神圣地位。

  这里气候潮湿,年平均降雨量高达3500毫米,山洪多发,梯田的堤堰多由坚固的石块砌就。因此,与相对缺水的中国云南元阳梯田更注重“灌”不同,整个巴纳韦梯田的水利系统更注重的是“排”——纵贯在梯田之间的主渠往往修得较宽,以便让大量山洪下泄。而在没有降雨的日子,山上的泉流则沿主渠流淌,一路上被分流到两侧的梯田,在灌溉充分后再通过自然渗透和地下的导管与渠道排到下面一层,润泽每块梯田。最后,多余的水会自然汇入山谷中的河流。

  在这充满了智慧的水利系统里,备家各户不仅会出劳力整修主渠,也负责维护自家田地。主渠、导渠、堤坝、水闸、田地协同作用,建构起庞大而高效的灌溉系统。

  在龙林的周围是“木涌”,即归农户所有的林地。它不但是龙林涵养水土的帮手,也为农民生活提供所需的木柴、建材、副食和草药。村庄一般建在木涌的下方,再往下才是梯田。

  两千多年的农耕岁月里,伊富高族人总结出了一整套与梯田相辅相成的文化习俗。古老的历法和准则规范着生产生活,耕种和维修梯田的技术则以口头方式代代相传。作为家族的最重要财产,在传统上由长子继承木涌和最好的梯田,并同时承担照顾年幼家族成员的责任。深陷危机的千年遗产

  由于大山的高深与封闭,以梯田为生的古老伊富高部族曾长期处于半开化状态,甚至在20世纪以前还残存着原始的猎人头习俗,令平原地区的人们望而生畏。然而,在自然环境如此严苛的约束下,他们以精湛的农耕技术和灌溉工程孕育出的梯田农业文明却是名副其实的宝藏。1995年,在几乎没有任何异议的情况下,巴纳韦梯田群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

  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虽然拥有如此的地位和殊荣,可仅仅在6年之后,巴纳韦梯田便发出了“濒危”的呼喊。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受联合国的委派,中国农业考古学家赵志军作为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的专家,曾于2001年来到了陷入危机的巴纳韦梯田,揭开了这片高山田园的众多隐秘。

  他告诉我,最先震惊他的是当地的严重闭塞和人烟稀少。虽然已“加冕”6年,这里仍像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从首都马尼拉到这里的三百多公里的道路狭窄拥塞,进入山区后基本只有土石路,愈发破损崎岖,汽车几乎无法前行。幸好有经验的当地司机备足了工具,得以一边修路一边考察。很少看到游客,而与当地人交流时,听到最多的也是“人力不够”。

  原来,从20世纪中期开始,随着菲律宾社会现代化的发展,在外面精彩世界的吸引下,巴纳韦梯田的主人——伊富高部族中的年轻人纷纷走出大山,到城市里去读书和工作,他们一旦离开便鲜有回归。另一方面,这里由于海拔高,每年只能种一季水稻,产量低,农民连口粮都难以自给,收入很低,这也迫使人们外出谋生。青壮劳动力大量流失,留下力不从心的老弱妇孺,大片田地繁重的耕种和维修工作难以为继,特别是主渠年久失修。而主渠是梯田的命脉,一旦失效,在暴雨山洪的冲击下,整个梯田便会加速损毁。27岁的伽森是一个伊富高家庭的长子。按照习俗,他拥有令其人羡慕的特权,可以在将来继承这个家族中最好的梯田。然而他对这份产业并不感兴趣。现在,他在山下的镇子里开小巴谋生,只在参加家族会议时才会回到山上的村庄,家里的梯田由他的祖母和姐姐照看。至于将来,伽森考虑得很清楚,他说:“一旦我继承了家里的梯田,就出租给别人来耕种。”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菲律宾巴纳韦梯田 在“濒危”中挣扎的世界遗产”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