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说“炒作”


□ 喻国明


“炒作”现在成了一个很坏的词,凡是被扣上“炒作”帽子的媒体或人,都意味着犯了恶意传播某件事情的错误。其实,平心而论,“炒作”不过是个中性词,从传播的角度看,“炒作”并非无中生有的臆造,它总是有某种事实依据的,所谓“炒”就是指通过对某一事件点的传播量的增加,来“设置议题”,引起人们关注;而所谓“作”,就是通过某一事件信息的“加宽”(增加背景和相关事实的链接)、“加细” (增加生动的细节报道)和“加厚” (解读事件的影响,判断事件的价值,预测事件的发展)来立体化地呈现事实、强调事实和分析事实。概言之,“炒作”不过是一种传播工具,是一种设置议题、强调事实的一种手法,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原本无所谓好或不好。实际上,我们常常看到的“舆论导向”的集中宣传,也是一种“炒作”。
传播学中“有限的新闻窗”告诉我们,面对新近发生的林林总总的客观事实,传媒不可能“有闻必录”。必须要有所选择、有所忽略、有所强调。这种基于一定价值标准的选择和强调,从广义的角度看,不就是一种“炒作”吗?因此,所谓“炒作”,从一定意义上说,是传媒与生俱来的本性。另一方面,面对纷乱复杂的世界,受众也客观上期待传媒帮助他们分清主次、建立秩序、读解意义,这其实正是“炒作”的社会基础。
于是,传媒便无时无刻不在基于各种目的“炒作”着。有时候,这种“炒作”,成功地帮助政治家实施宣传和导向,帮助商人最大限度地出售其商品,成就演艺人士的明星梦;但也有的时候,这种“炒作”让政治家难堪,让商人煎熬,让明星出丑……“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炒作”就是这样一种让人既爱又恨的东东。
判断一种“炒作”好或者不好的标准是什么呢?我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炒作”的动机和效果。
从动机上看“炒作”,就是“炒作”究竟是为谁之权益而谋、而作的问题。从传播学的角度看,传播产品是多种社会力量纠结、对弈和彼此作用的产物,既得利益集团、媒体自身以及受众三方大体构成了这一利益结构的三极。看一种“炒作”好或者不好,其实很简单,就是看这种“炒作”在多大程度上体现了为受众的权益而谋、而作,以及这种“炒作”在牟“利”的动机上是为既得利益集团或媒体自身的利益考虑得更多,还是为受众、为社会利益考虑得更多。如果是前者,则是不良“炒作”;如果是后者,则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从效果上看“炒作”,就是看“炒作”的结果是通过这样一个传播的“窗口”,人们对于纷乱的世界是看得更加清晰、准确,重点把握得更加得当,事实解读得更加深刻;还是人们对于周围世界的认知更加不得要领,更加失衡,更加偏见、更加“泡沫”化。简言之,就是你的报道量是否和受众的需要量大体上对称;通过你的信息强调是加大了受众的信息不对称,还是减少了受众的信息不对称;是击中“社会绷得最紧的那根弦”,还是言不及义,用一些鸡零狗碎来转移人们对于切身利益的关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