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月南方买文房(散文)


□ 张济

  张 济

  四月初的安徽南部和江西北部,完全没有“人间四月天”的灿烂,潮湿阴翳到对面六亲不认之后,便下起牛毛细雨,然后继续阴翳。这让临时减了许多衣服的我们,多少有些不适了。但此次南下之旅的收获,让我们完全消除了天气带来的懊恼,还没有离开,便相约不久的将来再来一次。

  歙县遗风

  我们是在杭州着陆的,尽管黄山也有机场,但航班太少,而合肥离黄山比杭州还要远。从地图上看,从杭州到黄山的高速公路是笔直的。但这笔直花费了太多的人力物力,因为浙西南和徽州地界,都以山地为主。尤其是两省交界的地方,真可用穷山恶水来形容,茶园极少,连竹林都不多见。如果不是那些盛开的油菜花,我们真的要为老区人民的生存条件而落泪了。但后来我们发现,这里山形的陡峭,比起江西北部来说,只能算小巫见大巫。

  两个小时后,近午时分,我们到达了此行第一站歙县。歙县离黄山市只有几十公里了,史上著名的歙砚和徽墨都产在这里。从汽车站这边望过去,河对岸的歙县县城,全是白色硬山墙的徽州民居建筑。

  在网上以“遗风堂”的名字出现的考先生,带着刚上小学的女儿来车站接我们。县城里出租车起步价为五元钱,的哥决无抢客一说,往往是“车儿还在路边‘吃草’,开车的人儿却已不知哪里去了”,打车需要四处喊司机,喊不喊得到还在两说。

  “遗风堂”属于考先生和胡女士夫妇,不过是亦厂亦宅的一所小房子,制墨是他们的营生。原本,他们是在县里的墨厂工作的,但“厂子是黄的”,自己干才能活命。两人极朴实,话不多但句句是真。匣子里盛着一些待干的墨,上面用金粉描着“中国美术学院”“杭州书画艺术院”等字样。中国美院都来这里定制教学用墨,可见夫妻俩的手艺跟名声之正宗了。

  我们买墨只为实用,否则会去名头大得多的“胡开文”和“曹素功”。夫妻俩将手头的余墨和残墨拿了出来,油烟的松烟的都有。品相虽逊正品一成,但决不影响使用。

  在《书画江湖网》上以翼庐为名的海鹏学弟,精通书画及文房,且是这次南下的向导。其实他跟“遗风堂”两夫妇也是只在网上交流过,而今日竟一见如故,足见网络之能量有多大。另一方面也说明,真学问还是管用的,翼庐那些帖子,十年内都还将是书画网上的经典。

  我们以极低的价钱将墨块一扫而光,每个人都拎了十几二十几锭,大约两三斤的样子。这么些墨,即使是大书家大画家也够用一辈子了。夫妻俩坚决要留饭,我们以行程紧而婉拒了。

  来歙县当然要看歙砚。歙砚为中国四大名砚之一,是与端砚齐名的珍品。但近年来端砚价高得离谱,歙砚价格正将因材料的日益稀缺而见涨。

  我们到了一家名气颇大的制砚人家,砚是好砚,但因其为名牌,价昂难得。于是我们决定直接到农村去。

  山高路险

  我们包租了一辆小面包车,要从歙县到大畈去。那里有翼庐在网上结识的老朋友东流水和德林小老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