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清代布特哈八旗建立时间及牛录数额新考


□ 金鑫

金鑫

  对于布特哈八旗的建立时间及牛录数额这两个问题,学界一直有所讨论,并形成了多种说法。相关档案材料显示,清代布特哈八旗的建立,其动议始于雍正八年(1731),此后几经周折,最初的旗佐编设方案曾两度修改,近两年以后才得以真正实施。雍正十年布特哈八旗最终编设之时,其所拥有的牛录数额为61个,共有贡貂人丁3661名。从乾隆十五年(1751)开始,布特哈八旗的牛录数额始最终固定为97个。据此看来,布特哈八旗的组建是有一个过程的,并非经过一次决策便固定下来。

  关键词:清代 布特哈八旗 牛录 八旗制度

  作者金鑫,内蒙古大学历史与旅游文化学院讲师。地址:呼和浩特市,邮编010070。

  清顺治年间,原居黑龙江中上游地方的索伦、达斡尔两族陆续南迁至嫩江流域定居。为实现有效控制,清廷依照其组织管理满蒙人众的传统模式,逐步将南迁的两族人众编设为牛录(nlru,汉译佐领)、扎兰(jalan,汉译参领),使其共同盟会、朝贡,并相应设立了总管、副总管、佐领、骁骑校等各级官员。这样,自康熙初年起,形成了一个以索伦、达斡尔为主体,包括后续投来的鄂伦春、巴尔虎等部人丁在内的地方行政建制——“布特哈打牲部落”。“布特哈”(butha)为满语狩猎之意,由打牲部落下各族人丁全以采捕貂皮来向朝廷纳贡而得名。康熙二十三年至三十年(1684-1691),清廷大量征召索伦、达斡尔人丁人黑龙江各城驻防八旗为兵,但此后仍有一半左右的各族牲丁留居布特哈地方。康熙中叶以后,清廷与准噶尔汗国间的关系不断恶化,军事冲突频繁。时黑龙江将军所辖各族官兵,因骑射精熟,颇为清廷所倚重,频频奉调戍守西北边地。但该处八旗驻防额兵不过四千余,又自有镇守之责,远远不能满足需要。为此,清廷不得不经常性地召用索伦、达斡尔牲丁出征,其对于布特哈打牲部落组织的职能设定也渐渐发生改变,越来越倾向于使之固定地承担军事上的职能。在这一背景下,布特哈打牲部落最终被改编为布特哈八旗。

  因史料挖掘不够充分,前人对布特哈八旗组建过程的解读多有歧异。其中,尤以对布特哈八旗的建立时间及牛录数额的争论最为激烈。有学者统计,关于布特哈八旗的建立时间,学界先后出现过康熙八年、康熙十年、康熙二十二年、康熙二十三年、康熙三十年、雍正九年、雍正十年等七种不同的说法;关于布特哈八旗牛录数额的说法,亦有113牛录、108牛录、101牛录、97牛录、92牛录等多种。以清代黑龙江八旗研究见长的日本学者柳泽明,最初反对将布特哈八旗的编设时间定在康熙或雍正年间,认为至少到乾隆二十年间,还难以确定在布特哈已经确立了八旗制度。后来,虽然满文档案材料中的一些新发现,又使他转而认定布特哈八旗应形成于雍正年间,但鉴于史料缺乏,他仍只是说布特哈八旗成立于“雍正十年左右”或“雍正末”,未下明确结沦。依据《清代鄂伦春族满汉文档案汇编》中所译雍正十年六月二十一日《黑龙江将军为布特哈鄂伦春等丁编旗分佐领事札付署理布特哈索伦达呼尔总管文》中的记载,苏钦《关于清代布特哈八旗的几个问题》(《黑龙江民族丛刊》2005年第2期),麻秀荣、那晓波《清初八旗索伦编旗设佐考述》(《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7年第4期),陈鹏《清代东北地区布特哈八旗建立时间考辨》(《满族研究》2010年第1期)等文,以及2009年最新版的《鄂温克族简史》,都明确指出布特哈八旗建立的真正时间应为雍正十年。然而,这些论著对布特哈八旗的编设方式及牛录数额的解释,却仍未尽如人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