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清代布特哈八旗建立时间及牛录数额新考


□ 金鑫

金鑫

  对于布特哈八旗的建立时间及牛录数额这两个问题,学界一直有所讨论,并形成了多种说法。相关档案材料显示,清代布特哈八旗的建立,其动议始于雍正八年(1731),此后几经周折,最初的旗佐编设方案曾两度修改,近两年以后才得以真正实施。雍正十年布特哈八旗最终编设之时,其所拥有的牛录数额为61个,共有贡貂人丁3661名。从乾隆十五年(1751)开始,布特哈八旗的牛录数额始最终固定为97个。据此看来,布特哈八旗的组建是有一个过程的,并非经过一次决策便固定下来。

  关键词:清代 布特哈八旗 牛录 八旗制度

  作者金鑫,内蒙古大学历史与旅游化学院讲师。地址:呼和浩特市,邮编010070。

  清顺治年间,原居黑龙江中上游地方的索伦、达斡尔两族陆续南迁至嫩江流域定居。为实现有效控制,清廷依照其组织管理满蒙人众的传统模式,逐步将南迁的两族人众编设为牛录(nlru,汉译佐领)、扎兰(jalan,汉译参领),使其共同盟会、朝贡,并相应设立了总管、副总管、佐领、骁骑校等各级官员。这样,自康熙初年起,形成了一个以索伦、达斡尔为主体,包括后续投来的鄂伦春、巴尔虎等部人丁在内的地方行政建制——“布特哈打牲部落”。“布特哈”(butha)为满语狩猎之意,由打牲部落下各族人丁全以采捕貂皮来向朝廷纳贡而得名。康熙二十三年至三十年(1684-1691),清廷大量征召索伦、达斡尔人丁人黑龙江各城驻防八旗为兵,但此后仍有一半左右的各族牲丁留居布特哈地方。康熙中叶以后,清廷与准噶尔汗国间的关系不断恶化,军事冲突频繁。时黑龙江将军所辖各族官兵,因骑射精熟,颇为清廷所倚重,频频奉调戍守西北边地。但该处八旗驻防额兵不过四千余,又自有镇守之责,远远不能满足需要。为此,清廷不得不经常性地召用索伦、达斡尔牲丁出征,其对于布特哈打牲部落组织的职能设定也渐渐发生改变,越来越倾向于使之固定地承担军事上的职能。在这一背景下,布特哈打牲部落最终被改编为布特哈八旗。

  因史料挖掘不够充分,前人对布特哈八旗组建过程的解读多有歧异。其中,尤以对布特哈八旗的建立时间及牛录数额的争论最为激烈。有学者统计,关于布特哈八旗的建立时间,学界先后出现过康熙八年、康熙十年、康熙二十二年、康熙二十三年、康熙三十年、雍正九年、雍正十年等七种不同的说法;关于布特哈八旗牛录数额的说法,亦有113牛录、108牛录、101牛录、97牛录、92牛录等多种。以清代黑龙江八旗研究见长的日本学者柳泽明,最初反对将布特哈八旗的编设时间定在康熙或雍正年间,认为至少到乾隆二十年间,还难以确定在布特哈已经确立了八旗制度。后来,虽然满文档案材料中的一些新发现,又使他转而认定布特哈八旗应形成于雍正年间,但鉴于史料缺乏,他仍只是说布特哈八旗成立于“雍正十年左右”或“雍正末”,未下明确结沦。依据《清代鄂伦春族满汉文档案汇编》中所译雍正十年六月二十一日《黑龙江将军为布特哈鄂伦春等丁编旗分佐领事札付署理布特哈索伦达呼尔总管文》中的记载,苏钦《关于清代布特哈八旗的几个问题》(《黑龙江民族丛刊》2005年第2期),麻秀荣、那晓波《清初八旗索伦编旗设佐考述》(《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7年第4期),陈鹏《清代东北地区布特哈八旗建立时间考辨》(《满族研究》2010年第1期)等文,以及2009年最新版的《鄂温克族简史》,都明确指出布特哈八旗建立的真正时间应为雍正十年。然而,这些论著对布特哈八旗的编设方式及牛录数额的解释,却仍未尽如人意。

  例如,《关于清代布特哈八旗的几个问题》一文,一方面认定布特哈八旗的正式组建是在雍正十年,可在言及具体的编旗安排时,却又说:“这次编设布特哈八旗,黑龙江将军卓尔海是将达斡尔36佐领归为镶黄、正黄、正白三旗,索伦48佐领及鄂伦春9佐领归为镶黄、正黄、镶白、正红、镶红、正蓝、镶蓝七旗,巴尔虎5佐领、特楞古特、克尔萨喀勒及塔畚、乌梁海等8佐领归为镶蓝旗。”这里其引用的是《清代鄂伦春族满汉文档案汇编》中所译雍正八年满文档案中的内容。布特哈编旗一议,既然早在雍正八年就已提出,并且制定过具体的编设方案,为何迟至雍正十年才终获实施?其间是否曾经历过一些曲折,后来最终执行的组建方案还是不是与雍正八年的原议完全一致?对于这些问题,该文全然未予探究。最令人不解的是,在引述了这样一段材料后,该文却又照《达斡尔族简史》中的说法,认为布特哈八旗的编设就是简单地赋予3个扎兰、5个阿巴某种旗色,并说布特哈八旗共下设92个佐,其中达斡尔39佐、鄂温克47佐,鄂伦春6佐。《达斡尔族简史》中所述内容,与其前面所引档案材料对布特哈八旗编设情况的描述明显存在矛盾。姑且不论所述牛录数额不相符合,从旗色分配来看,按该则档案中的说法.镶蓝旗当时应被划定为巴尔虎、特楞古特等蒙古牛录的专有旗分,如若真是以此来编设旗佐,则绝对不会出现《达斡尔族简史》中所说的,直接以索伦托信阿巴编为镶蓝旗的情况。以上这些缺憾,后来又原封不动地出现在《清初八旗索伦编旗设佐考述》一文之中。2009年最新版的《鄂温克族简史》提出,雍正十年布特哈八旗正式组建时,有达斡尔39佐、鄂温克47佐、鄂伦春9佐、巴尔虎5佐、特楞古特、克尔萨喀勒及塔畚、乌梁海8佐,共计108个佐。然而事实上,这一解释不过是将雍正八年档案中的记载与《达斡尔族简史》中的说法杂糅起来,并没有确切可信的史料依据。《清代东北地区布特哈八旗建立时间考辨》称,关于布特哈八旗设立的正确表述是“雍正十年,清政府在原‘布特哈打牲部落’3扎兰、5阿巴的基础上,正式把索伦八围壮丁6661名按八旗旗色和居住围场编成八旗,称作‘布特哈八旗’或‘打牲八旗”’。但就在该文用以论证布特哈八旗成于雍正十年的关键史料《黑龙江将军为布特哈鄂伦春等丁编旗分佐领事札付署理布特哈索伦达呼尔总管文》中,布特哈八旗正式建立时的人丁数被明确地记作3661名。为了自圆其说,该文的作者竟又将《实录》所载雍正十年春清政府于济喇嘛泰河口,将3000名索伦、达斡尔、鄂伦春、巴尔虎牲丁编设为呼伦贝尔驻防八旗的史事,也强说成是布特哈八旗组建的一部分,这显然也是不能成立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清代布特哈八旗建立时间及牛录数额新考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