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澳洲建筑印象


□ 江 牧 林 鸿


澳洲建筑印象图片1
建筑矗立在城市中,其外观主导着城市的设计趋向和审美取向,它是城市环境最醒目、最基本的构成元素。建筑在以外观体现设计时与人们的生活最为密切,每个身处其中的人都可以观察它,体验置身其中的场所感,这在人与设计的交流中是最主要的、最直接的手段。

一、悉尼歌剧院
我们澳洲之行第一站是悉尼歌剧院,对于悉尼建筑的印象也就从这里开始。这个建筑早已经在各类书籍和杂志上登载过无数次了,但每次欣赏仍被它洁白的身躯、简洁的造型所打动,特别是在蔚蓝的天、湛蓝的海为其衬托时。不知怎地,每当看到这个南半球最著名的建筑时,总会联想起印度的泰姬陵——同样是一个洁白无暇的建筑。在空旷的场所中,泰姬陵透着一股圣洁之气,凛然不可侵犯。而对悉尼歌剧院则怀有一种神圣的感情,同绝大多数人一样不仅仅把它当作一个歌剧院,在人们的心目中早已把它当作一个音乐圣殿。朝圣总是内心向往的,于是悉尼歌剧院成为澳洲建筑之旅的第一站。
有些出乎意料的是,亲眼见到歌剧院的时候,心情居然十分平静,那确实是个熟悉的身影,它活生生地立在眼前,却没有一丝的神圣,只有些许的恬静。努力地找寻着原因,想给自己一个心潮澎湃的理由,然而却注意到周围略显喧闹的环境。歌剧院面朝海湾,背后隔着一个小广场的是一个小山丘,上面是皇家植物园,再远处是悉尼市最繁华的中央商务区的高楼大厦,隔着海湾不远是与之比邻的悉尼海湾大桥。这一景象令人明白现实中的歌剧院会使人产生与照片中不同感受的原因,置身其中的场所感与置身其外的片断欣赏竟是这样的不同。虽然我们常能看到它面临大海的一面,却没法看到它略显拥挤的另一面。歌剧院所处的环境并不开阔,周围建筑的高度与较近的视觉距离,还会给人以包围感,似乎植物园的山丘、林立的摩天楼以及不远处的海湾大桥都簇拥着它、呵护着它。歌剧院就像是一个被宠着的小孩或是一位养尊处优的贵妇,它是安宁的、无忧的,也是恬静的,然而却决不是伟大的。当然它桔瓣、海帆状的现代造型也使它明显区别于以神圣的古典建筑,悉尼歌剧院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丝古典的影子。

二、澳新军团纪念碑
如果找一座场所类似悉尼歌剧院,又带有一点古典神圣影子的建筑就该算位于悉尼市中心海德公园一隅的澳新军团纪念碑。纪念碑是为了纪念在一战中牺牲的澳新军团士兵建立的,现已成为澳大利亚国家与民族的象征。
纪念碑建造前设计经过招标,中标方案碑体的造型是典型的西方式,中空且上下两层,实为一座小型纪念堂。建筑外围四角及裙边有浮雕装饰,主题为澳新军团战士战斗的场景,既有纪念意义又富于装饰意味。整个建筑不高,坐落于花岗岩铺地的广场一端,四周有门,正面与背面则有十数级台阶可直接进入上层室内。纪念碑正面广场有一个长方形水池,水池的另一端就是海德公园四季常青的草坪和枝叶繁茂的大树。从纪念碑背面看过去,海德公园的绿树丛荫成为碑体的背景,视野辽阔,场地空旷,使纪念碑更生静穆、庄严之感。当你早晨前来瞻仰时,斜照的初阳给纪念碑披上一层黄红色的新装,碑顶四角的黄铜雕饰则仿佛跳跃起来。纪念碑宛如一位身披铠甲等待出征的战士,在空阔的背景中,显得那么突出、那么高大。而纪念碑的正面则只能在傍晚的夕照中仔细端详。夕阳的余晖洒在碑体上如同罩上了一层金黄色的薄纱,使整个纪念碑在静穆与庄严之外,还有一种盛装下的雍容与华丽,仿佛凯旋的战士盛装归来接受众人的朝贺。这里,仿古典庙堂造型的碑体确实增添了悉尼歌剧院所不具备的神圣感。室内的陈设与造型极为简洁,屋顶的半穹窿是西方建筑中神圣场所一贯的元素,上面内嵌的小孔象征繁星点点,四面转角的弧墙上刻着少许纪念性的文字,与其他留白的墙面以及通透的大面积玻璃窗对比呼应。一切都那么素雅,所有的华丽装饰在这里都是不合时宜的,而只有底层灰白大理石地面中间的小方台上,一个纯黑大理石的成年裸体男子雕像仰面躺在上面,四肢无力地耷拉下来,他是那样的无助却又义无反顾,让人感到耶稣受难般的勇气与力量,而周围灰白的大理石仿佛是敬献给勇士们的哈达,素白成为了圣洁,令人肃然起敬。

三、圣玛丽大教堂
与澳新军团纪念碑遥遥相望的是圣玛丽大教堂,它是悉尼市目前规模最大的教堂,平面呈拉丁十字形,立面是标准的哥特式造型。整座教堂用浅桔黄色的石材砌筑而成,从内至外透着中世纪教堂神圣的意味和历史的积淀。尽管它应该是19世纪哥特复兴时期的作品,但就建筑本身而言,中世纪的哥特式风格十分浓郁。
教堂正立面的两旁是高耸的尖塔楼,中间入口的上端是教堂尖拱券,正立面前面的大台阶上左右各立着一座使徒雕像。入口处有一个凹字形的小玄关,门开在两侧边。进入室内,头顶上有个挑台是唱诗班的位置。向前看,哥特式教堂的中厅就显现在你的眼前,中厅一直到顶,是十分狭高的单一空间,而两旁列立的束柱也因人眼的透视仿佛斜向上冲去,一直交汇在高高的肋骨拱顶上。中厅两旁是侧廊,高度略低,但相对于人的尺度仍很高。室内的照明因巨大的空间而显得有些暗,自然光只有通过两侧狭长的彩色玻璃窗才能照射进来,一个窗子就像是一幅晶莹且色彩斑斓的画,仿佛光线就是因此才被允许进入的,只有经过神圣的洗礼,滤去人世的俗尘,才能进入这天国般神圣的殿堂。踱步向前,正面祭坛清晰地呈现在眼前,祭坛前左右各有一个耳室,这就是拉丁十字形平面的短边了。其中一个上面靠墙立着巨大的管风琴,复杂的构造及巨大的金属管共鸣腔使得琴声音域宽广,浑厚又不失高亢,余音袅袅,绵绵不绝,对心灵产生震撼般的冲击力。正面祭坛上左侧为神父的讲坛,后面则是一座大型灰白大理石雕刻的哥特式椅子,宽大而高直,以至于靠背可以形成一道屏风。再往后就是一个巨大的彩色玻璃窗,五彩缤纷的颜色作为背景十分恰当,指引着通向天国的道路。回过身抬头仰望屋顶,一个接一个的四分肋骨拱顶形成巨大的屋架,覆盖着宽阔的空间,结构的合理使之显得那么轻灵,一点都没有重负的感觉。远处入口墙上的玫瑰窗这时也突显出来,是整座教堂中唯一的圆窗,各色玻璃镶嵌宛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花。在室外看,它在正立面上也处于中心位置,只是由于室内外照度的反差,这些彩色玻璃在室外基本呈暗灰色,很难辨认它的色彩。这又造成了一个有意思的结果,教堂外观的无色或者说素色正警示着人世间的苦难,而只有当你进入教堂,才能见到象征着天国富庶与幸福的绚丽色彩。
分享: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