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今夜,我想写尽这黑色的宁静


□ 才旺瑙乳

  我们已经远离了那个铺展开羞涩皱褶的稿纸,用低声的朗诵来交流诗歌的岁月。技术的迅捷抹掉了那些诗歌被传播、筛选的“乡村情调”和“时光法则”,网络的普及使人人成为“诗歌”的制造者。诗坛空前的“壮大”和“繁荣”,大量涌现的文字、奇异纷繁的“思想”,就像突然崛起的城镇、繁花似锦的物质,令人眼花缭乱,疲于观瞻和抉择。
  这时候,在青藏高原的一隅,一位诗人蜗居并默默注视着这些变化。他的脚下是柴达木盆地,背后是云雾中时隐时现的雪山和沿着山脊迅速迁徙的草原,而他的内心,雪花飘飘。这场雪要比世界的变化来的久远,缓慢,忧郁。
  我已经不记得和这位诗人当年在西北民院(现西北民大)是否有过邂逅,是否在酒后有过关于诗歌的慷慨激扬的争论。他在西北民院上学的那个时期,我经常出入于民院,而他就是那时候从那所学府开始了他的诗歌创作之路。我不记得他的形象,也无法想象他思考时的模样。但他的名字和诗歌我并不陌生。在我们编辑《藏族当代诗人诗选(汉文卷)》时,他的汉语诗歌已才华毕现。
  华多太的诗歌文字朴素、用词异质,充满了那个时代(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图博特青年特有的好奇、观望、书写,某种疼痛和深邃。他的语言斑斓持重,视角独特,区别于汉族诗人。能够想象他的苦闷不仅来自于思想,也有对所操持语言进行抉择的困惑。
  但是故乡的雪翩然而至,从一开始就落进他的文字,仿佛母亲的手滋润并抚慰他的灵感。有时候能感觉到他的泪水,和晶莹的雪花辉映。他在寻找自己。噬咬他灵魂和他要咀嚼的,是两种语言,是两种传统和属于那个当下的表述。诗人后来曾深刻地感慨,他的诗歌,“曾经不为母语所铸而感叹和惆怅,每每用母语架构的思绪情感,下笔却成为一摞摞他语……直到我发现一首内心的诗歌,尽管它来自相距辽远的他乡:原谅我吧/我的母语/你赐我以光芒/却所得甚少……(《原谅我吧》——恩里克斯耶维耶斯基)”。
  “我是一位在汉语里呼风唤雨的藏人
  蹲坐在离骚的旁边给自己缝补皮袄
  让布达拉在拥挤的汉字里高高擎起
  于石碑的中央感受局外的温暖阳光”
   ——《我是藏人》
  
  “壮大的图博啊你们何去何从
  灵感回家时我的哀号感动着地下的亡灵”
  ——《柴达木随想曲》
  
  “今夜我想写尽这些黑色的宁静
  一个真理沉浸在硕大的泪珠里时
  我要真诚地讲给黑夜真实的故事
  我来自那个遥远的神话王国”
   ——《十四行》
  从阅读中,能清晰辨别出他话语的衍变。在他不断增长和繁殖的诗歌年轮中,我们能够真切体味图博特民族的历史像他生存的柴达木盆地一样,在他心里循序渐进地积淀,像不语的贝壳梁、像岩画、像远处藏羚羊一样奔腾而过的少女,决定成为滋润他诗歌的盐分。变迁的大自然和干燥的、退化的大地,恰恰牵动的是他灵魂中绵绵不绝的对雪域源头的怀想和神往,甚至更加久远。“人类啊我怜悯你咬着天外的想象不放/历史在纸与笔碰撞的火花里燃烧”。“枯萎的花重归鲜艳缩进土壤/雪域变为深深的海沟/成群的鱼儿涌向远方/涌向宇宙的过去”然后他憨厚真诚地反思作为诗人的自己,“我携一身抱负与委屈蒙头闯进喧嚣的人生/仿佛溶入一地的泥垢之中终生难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学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学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