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出口(中篇)


□ 祝红蕾

  一

  沈晓棠翻出那张发黄的卡片,正面两个古装女子,身形大些的拿个团扇,在朝着柳影虚虚地扑着,或许是扑蝶吧,也没看到蝴蝶在哪里。小一号的女子着杏黄夹袄袖手候在一边,是侍奉小姐的、r头吧。背面的字因为纸张的黄旧,也显得虚飘飘的:愿友谊天长地久。

  那是梁博送给她的卡片。

  十多年了,就这样虚飘飘的,一晃一晃过来了。

  那时她还在鹊仙镇上读高中。那年18岁,下面三个紧挨紧的弟妹都身高窜得比衣服还快,做点家务跑跑腿的,可以顶半个大人使唤了。放了寒假,离置办年货还有些时日,她便到表姨的瑞福包子铺帮工。说好听点是长点见识,说得撑不住脸是图个补贴家用,即使不给钱,表姨随手从箱柜里拿点布料子送给她,也给家中省了穿度花销。晓莉、晓虹可以穿她穿旧的衣服,晓建身上的哪件不是新布料?即使是一匹花布也不妨碍,可以给他做棉衣。这样想着的时候,晓棠是有些气短的,所以,她坐在板凳上剥蒜、择芹菜叶子、摘豆角丝,就无比地专注,像对着一道函数题。她的手浸泡在腻着油污的大铝盆里,呼啦呼啦地洗着那些要做包子馅的菜,两手红肿,生疼,她低着头,眼里却含着笑:等她考上大学,找了工作,再供弟妹上学,家里境况就会越来越好了。

  梁博是经常来吃包子的顾客,有时是一个人,有时夹在一大帮人中间。晓棠用竹编小筐将包子端给他的时候,他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就专心对付他眼前的包子了。他吃得很慢,仿佛在研究包子每一个的皱褶。

  收拾碗筷的时候,晓棠问表妹:“那个穿蓝条子夹克的人是谁?好像在哪里见过。”

  表妹翠云偏着头往辫子上绑皮筋:“他是梁镇长的儿子,你们一个学校呢。这个人,怎么说呢……”表妹突然怔住了,想不出一个恰当的词来下定义。

  平日里,只要梁博过来,表妹便要么取笑他,要么和他狗一爪猫一爪地打闹一阵子,梁博也不恼,嗔一句:“小丫头片子。”晓棠瞅着表妹的大脸盘,打趣道:“你一定是喜欢上他了……”

  晚上,沈晓棠睡在地铺上。睡在床上的表妹梦中咬着牙齿,细细碎碎的,像老鼠在啃一块执拗的铁钉子,咬一阵断一阵,就像一根电线在心里过,从头顶到脚趾都是凉的。

  月亮在窗子边上暗咬银牙,乌云是镶在月亮脸上的金,天空乌蒙蒙的,却又闪着青光,分外地有了寒意。有人在吹口琴,呜呜咽咽的,这么晚了,是谁呢?她很想起来扒着窗子看看是谁,胳膊伸出来,要命的冷像是在刚暖过来的被窝里开了一道口子,她立即缩了回去。其时窗子上正糊着一层塑料纸,北风刮在上面,尖锐的号叫也扩散成了钝钝的呼呼声,塑料纸鼓成了一面半透明的白帆。窗子正对着镇政府的家属院。

  再开学的时候,她果然见到了梁博。还是那件蓝地白条夹克。校门口,梁博点住自行车两脚叉地:“你也在这里呢?”晓棠微微笑着:“哎。”“怪不得看你面熟呢,瑞福包子味道真不错,我还真吃上瘾了呢。”梁博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脸上被太阳光照得亮亮的。往回走的时候,晓棠一直拽自己身上那件紫丁香的灯心绒收腰上衣,它的尺寸有些小了,衬得她腰身格外臃肿。下摆也翘起来了,像公鸡的尾巴一样撅起来,露出里面撒满小花的暗红棉袄。而她头上的蓝发卡也掉了漆。晓棠不觉红了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