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底层叙事”为何转向浪漫主义?


□ 牛学智

  “底层叙事”应该只是现实主义的一个极端化体现,而不是现实主义的全部。如果不在这个层面上理解“底层叙事”,它的伸张度就非常有限。也正因为比较极端,所以它可能是直接地面对了并且只书写了还在为吃饱肚子奔忙的人群,于是,“底层叙事”总给人的印象是太政治化,或者像有人说的是“新左翼文学”。进而会让有些人担心这类文学会因具体的“政治性”而走得太远。这种认知即便不是过虑,也是对“底层”与“底层叙事”应有内涵的狭隘理解。
  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对“底层叙事”的狭隘理解,说到底就是对底层的一种偏见,具体说是对底层者,那种在一般人的眼里总是先要吃饱肚皮,再要尊严的广大群体的误解,认为不就是吃饭的问题吗?至多也不过是外加一点尊严和理解吗?适当地抚慰一下,感情上表示一下不就行了吗?之所以有如此轻巧的认知,是因为人们压根儿没有把这群人及其处境当做一个时代的大事来看待,文学对这群人的关注,也就不可能被视为对于精神回暖、价值重建,特别是个体人格独立的有效介入。其实,这个群体可能散布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它包括一不小心失业者、失去了土地死乞白赖投靠城市者、好不容易再就业了内心却总有别的想法的人。倘若模仿社会调查的方法进行分类,给这些人拉一挂名单,其实他们并不是一类人,本属于来自工人、学生、民工、知识分子、个体户,而且还可能在数量上占据着重要的比例,几乎随处可见。所以,只能说它是一个庞大到无法具体说清身份的群体——实际上它分布在无数个社会阶层里,可以说有多少个阶层就有多少种这样的底层者。不同的作家有不同的底层者,这是我们最常听到的一种解释。那么,文学在一个适宜的氛围、恰当的时间和一种正义感的推动下,表现了他们,并且使本来对之全然陌生、正在或准备“娱乐至死”的人们看到了他们的影子,说好听点,这类文学如果在表现的诚意上没有太大的水分,也无论表现的是哪种“现实”,只要“真实”还能算现实主义的一个坚定的衡量标准,“底层叙事”就不可能对衡估一个社会整体的人文指数毫无价值。即使在消费主义至上、相对主义成为主导的多元化时代,“底层叙事”中顽强地透露出来的哪怕必然要遭人非难和蔑视的人道主义、知识分子的道德优越感,也仍然不能算作社会的坏事。可是,有人偏偏就肯在那个被称之为“纯文学”转化的节骨眼上下功夫,认为如此的文学似乎太过功利性,即把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摆到了时代的前台。直接说就是,“问题”把现实主义“窄化”了。理由则是,文学的“就事论事”或把丰富的现实“问题化”,虽则尖锐,但毕竟很难读出跨越时空的永恒“人性”。甚至有人说,这类文学的局限就在于,问题解决了,文学也就跟着终结了。
  岂不知,这是个相当管用的提醒。许多“底层叙事”作者正是敏感地领悟到了这个提示的所指,迅速快捷地把本来就有点出卖“苦难美学”的“底层叙事”,相当聪明地转向了“甜美美学”、“和谐美学”以及“幸福美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